v维恩图

sada酱世界第一可爱
伊达沼民
全员粉。

一颗咸柠檬√

一颗咸柠檬

髭切中心。
如果髭切成为了审神者
(ಡ艸ಡ)噗
日常(?),群像——

中短篇吧。很快就会完结√

【一】
「头痛欲裂,四肢绵软,身体仿佛已经不属于自己了。」
「对啊,我——是谁?」
.........
.....
..

髭切在不熟悉的天花板下醒来。
感受着从窗外透进来的刺眼阳光,想必已时候不早。
今天为什么没有人叫他?

双手支撑着上半身,让自己坐起来。髭切开始打量着身边的环境。

一个很普通的房间,整洁而淡雅,墙上挂着两幅画,第一幅上只有一只蝴蝶,另一幅画则是一片龙胆花丛。

床铺正对着的地方放置着刀架,上面正是自己的本体。
很奇怪并不是两个刀架,平时他和弟弟是住在一起的。

床铺边放着一件素色和服,并不是自己日常穿的那件运动衫,拎起来打量了一番,也没什么怪异之处,想想兴许是弟弟给自己准备,便换上了。

刚换好衣服,就听见了熟悉的声音,有些滑稽,而且故作严肃一般的腔调,是狐之助的声音。
“阿路基sama,阿路基sama,快起床工作了”

熟悉的发言,这是他以前常听的。
主殿?
在哪里?隔壁,还是外面?

髭切打开房门,看见小小的黄色一团被吓得往后一滚,笑出了声。
“哈哈哈,早上好”亲切的向狐之助打着招呼。

狐之助爬起来,用满带怒火的小眼睛盯着髭切,“真是的,主人以为现在几点了!居然还笑得出来”
很明显这话是对着髭切说的。

“主人?我吗?”髭切摸不着头脑,呆呆的看着狐之助。
“啊,又失忆了吗?”狐之助叹息一声,用见怪不怪的语气说着。感觉这事经常发生,已经习以为常了。

“您就没有一点身为审神者的自觉吗!”狐之助边说边用脚掌拍着地板,很生气的样子。

髭切觉得很奇怪,蹲下来,看着狐之助,“可是,我好像也是刀剑诶”指着自己,

狐之助再次叹气,“您是一个意外,但这个本丸已经建立了许久,政府早已经确认了您的入职”

髭切想不知道还能说什么,是不是自己还没睡醒?拍了拍脸,感觉到疼,自己也还在这里。

狐之助拉了拉髭切的衣摆,“主人,近侍大人已等待许久”
髭切一愣,问到“这里有其他人吗?”
狐之助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都说了,这个本丸已经建立许久,已经有了很多刀剑”

“近侍是谁?”除了他弟弟,他想不到自己还能让谁来做近侍了。

“哈哈哈,主殿还是这么糊涂呢”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再熟悉不过的笑声,隔壁三条家的那位天下五剑,诶多——谁来着。

髭切搜索了一遍大脑,就是无法将那个名字找到。

“三日月宗近,主殿”像是知道他的烦恼一般,来者主动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呀,早上好~”髭切开心的一笑,向三日月打了一个招呼。

“已经不早了哦,不过不是什么要紧事,哈哈哈”三日月很随意的笑着,狐之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
“还请主殿安排今天的内番当值和出阵名单。”三日月不忘自己的工作。

髭切苦恼了一会,“我先逛一逛再安排吧。”
三日月没说什么,先离开了,髭切跟在他后面,看着他进了办公的房间。

办公室外是一整面白色的墙,上面贴着各种大小的纸,有胡乱的涂鸦,有书法,还有各种安排表。

上面写着昨天的内番和出阵安排,髭切看了一眼,并没有什么值得关注的地方。

我弟弟呢?
髭切现在只有这个疑问。

推开办公室的门,很整洁,有两套桌椅。三日月坐在侧面书桌前,看着诗集,桌上还放着一套茶具。

正对着的那个书桌更大,明显是属于主人的,髭切现在并不想坐下来,接受自己以一个审神者的身份去“工作”。

“那个,有看到我弟弟,那个...肘丸吗?”

三日月先是一愣,随后反应过来,微微一笑,“膝丸的话,这个本丸还没有迎接到呢,大家都很努力了,他就是不肯来呢。”

髭切突然心里一紧,有些难以言喻的心情浮上,大概是难过吧。

看着髭切不说话,三日月倒了一杯茶,走上前递给他。
“总会来的”

髭切接过杯子,握在手里,依旧不说话。

两人在办公室里呆了一会,三日月见髭切状态不对,便作主安排了内番和出阵。

髭切坐在窗前,看着屋外的风景。
突然,粉色头发的小孩跑了过来,满脸期待“主殿,要开饭了,烛台切先生让我来请您去饭堂”

髭切认出了他是栗田口家的短刀,但叫不上名字,以前在本丸也很少接触到。

“嗯,知道了~”髭切温柔的答应着短刀。

三日月和髭切来到饭堂,很热闹,鹤丸国永向两人招手,走过去,正好空下了两人的位置。

“嗯嗯,坐下开饭吧。”三日月看着髭切。
髭切看着周围的各桌,所有人都齐齐的看向他,在等待他的落座。

“嗯,开饭吧。”髭切坐下。开始吃自己面前摆着的那一份饭菜。都是自己喜欢的,很合自己的口味。吃的很开心。身边坐着的都是自己在原来本丸就认识过的平安老刀们。

小短刀们吵吵嚷嚷的说着什么,一阵胡闹似的声音过后,太鼓钟端着什么走了过来。
“主人啊,这是我们送给您的礼物”
太鼓钟献宝似的递上了东西。

一盒点心,包装精美。
太鼓钟一脸骄傲的说“这是我们远征的时候买的”
髭切看看太鼓钟身后那堆短刀们闪闪发光的眼神。
髭切感受到了他们对自己关注。
“谢谢你了。”温柔了揉了揉太鼓钟的头顶。

有这些人的存在,没有你也,不会寂寞呢。

—tbc—

评论
热度(11)

© v维恩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