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瓶子不想说话

沉迷王杰希。沉迷微草。沉迷茨狗。沉迷叶蓝。沉迷普爷。

学着问刀刀问题。
髭切把我撩了一遍。
“你喜欢我吗?”
(金刀装)
“你喜欢吗弟弟吗?”
(白刀装)
“你喜欢当我的近侍吗?”
(金刀装)

我要当世界第一髭切吹了!
阿尼甲又欧又会撩!

出货成功。
all350+梅。
近侍髭切。
髭切玄学法。这个大佬太厉害(白切黑太可怕。)都不敢把他从近侍换下来了。
我家欧刀全是髭切包办的。
小乌丸(无御礼出),数珠丸(+梅出),典典(+梅出)。

意外之喜。
近侍髭切。
用的世界公式。
看见谁出了祖宗就去沾别人欧气。
祖宗真是可爱。
可是我还是没有数珠丸。
千战没有数珠丸。(绝望脸)

对不起我出戏了。
出自《平家物语》

伊达日常随想

贞:无聊想搞事。
鹤:要搞就搞大事!
贞:(星星眼)
光:搞事可以,不要出事。(慈爱笑)
俱:搞事可以不要搞我。




于是伽罗成为了唯一的受害者。
婶:(亲妈的微笑)

离别之日的信

离别之日

阴阳师发现自己的灵力变得很不稳定。

完全察觉之时,他已看不见自己的式神们。

“啊啊,饶了我吧。”面对“冷清”的庭院,阴阳师流下泪。

阴阳师感觉到身边温柔的气息,是他的孩子们,可惜他再也无法与他们交流了。

“我爱着这个世界,到底是这个世界先抛弃了我。”

“连连,狗子,傻茨,爷爷,灯灯......”轻念着那些令人怀念的昵称,“今日将你们解放。”阴阳师哭着掰断了写有式神名字的木板,木板毁,式神恢复自由,再也不会记得他。

他将作为一个人类继续活下去。

不甘心——阴阳师想到,他明明还有愿望,他想把判官培养成顶级式神,他想给狗子做几套新衣服,他想把所有式神集齐。这些愿望被硬生生的...

宠狗。无条件的。不成比例。难受。如果我有了第三个狗子能把晴明换下来不。

再给我来个狗子吧。正好三个茨木一人一个(真好又可以玩连连看了)

【茨狗】朝与夜的故事

朝与夜的故事

现代paro

梗来自soundhorizon的朝と夜の物语。吃我安利,我大SH万年好。

只是借用梗,与部分自我理解。陛下的歌词都很生涩,每个人有不同的理解。

---------------------------------------------------------------------------

茨木死了,在一个清晨微笑着离开了人世,就在大天狗的臂弯中。能带着欢笑离开这个人世,再好不过。

直到死亡前一秒茨木都在接受病痛的折磨,能带着微笑沉睡,他大概是放下了吧,大天狗想。

听酒吞说,茨木和他分手的那一天,喝了很多酒,不顾酒吞的劝阻,开车上路。在公路上遇到事...

【宝贝】伍

伍)

日常向短文

酒吞出没,友情向。

--------------------------------------------------------------------

整个寮都很清楚阴阳师对大天狗的溺爱到了何种程度。每天一睁开眼就有茨木负责穿衣打扮,孟婆做好食物端到面前。阴阳师端着白饭看着大天狗下饭吃,大天狗感到一阵恶寒。


(大天狗视角)

  我是大天狗,阿爸叫我狗子,我虽然很不想承认这个名字,但是它已经确确实实代替了我的大名落在了式神录上。


  我也不想承认这个阿爸,死变态。


  我也不想承认这个...

1 / 2

© 熊瓶子不想说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