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瓶子不想说话

沉迷王杰希。沉迷微草。沉迷茨狗。沉迷叶蓝。沉迷普爷。

宠狗。无条件的。不成比例。难受。如果我有了第三个狗子能把晴明换下来不。

再给我来个狗子吧。正好三个茨木一人一个(真好又可以玩连连看了)

【茨狗】朝与夜的故事(后续)

朝与夜的故事

二】

“我们一边哭泣一边降临,心怀同样的苦楚;我们一边微笑一边远去,往遥远的地平线而去。”

天边的火烧云如同燃烧着的风车,随风旋转着,迸发出火星,将我烫伤。

今天是我的死期。

紫阳花做我的陪葬,环抱着我入眠;紫罗兰为我哭泣,安抚好这位属于死亡之夜的女孩,不必为我伤心,风车攀上顶峰时我便会重生。

像那人一样,欢笑着,

离开。

酒吞接到大天狗的死讯。吞服安眠药自杀。发现者是大天狗的母亲。

酒吞送走了第二个好友。

“傻子你开心吧,大天狗跟着你走了。”酒吞点了一支烟,在茨木的墓前说着。茨木和大天狗没有葬在一起,挺远的,几乎隔了半个城市。大天狗毕竟有家人,不像他们一样随...

【茨狗】朝与夜的故事

朝与夜的故事

现代paro

梗来自soundhorizon的朝と夜の物语。吃我安利,我大SH万年好。

只是借用梗,与部分自我理解。陛下的歌词都很生涩,每个人有不同的理解。

---------------------------------------------------------------------------

茨木死了,在一个清晨微笑着离开了人世,就在大天狗的臂弯中。能带着欢笑离开这个人世,再好不过。

直到死亡前一秒茨木都在接受病痛的折磨,能带着微笑沉睡,他大概是放下了吧,大天狗想。

听酒吞说,茨木和他分手的那一天,喝了很多酒,不顾酒吞的劝阻,开车上路。在公路上遇到事...

【宝贝】伍

伍)

日常向短文

酒吞出没,友情向。

--------------------------------------------------------------------

整个寮都很清楚阴阳师对大天狗的溺爱到了何种程度。每天一睁开眼就有茨木负责穿衣打扮,孟婆做好食物端到面前。阴阳师端着白饭看着大天狗下饭吃,大天狗感到一阵恶寒。


(大天狗视角)

  我是大天狗,阿爸叫我狗子,我虽然很不想承认这个名字,但是它已经确确实实代替了我的大名落在了式神录上。


  我也不想承认这个阿爸,死变态。


  我也不想承认这个...

【茨狗】片段

换一种格式。第一波小车被翻
链接评论放。
小推车。不好吃

家里好多茨木(狗子:慌张)。日常观察崽子。三个茨站成一排。狗子马上跑了

疗伤(片段)

==我想写一个温柔兮兮的茨木,宠宠宠宠。

我家的破事特多温柔吧唧茨x家暴大宝贝狗。

小片段吧。

---------------------------------------------------- 

  夜晚,大天狗安稳的睡下,茨木将盔甲卸下后轻轻的钻了进去,正面搂住天狗的腰,大天狗被弄醒了,但他并不想睁开眼。茨木沉稳的呼吸打在头顶,痒痒的,大天狗稍微动了动身,茨木发现这人没睡着,抓住小手就往怀里塞。天狗被弄得睁开了眼,他很累,但是睡不着。


  茨木吻上了那双迷雾朦胧的双眼。“睡吧,看你累的。”大天狗重...

【宝贝】肆

本章狐酒出没

肆】

  背上的人跟羽毛一样轻。茨木是这样感觉的。


  茨木见识了大天狗的能力,真正的感受到了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大天狗在一声巨响中惊醒。从庭院传来的,大天狗慌忙跑到庭院,只见院中有一个大坑。茨木像只护主的忠犬,将阴阳师和一干式神护在身后。大天狗知道坑是谁干的了。


  再看对面,大天狗记得这似乎也是阴阳师的朋友,但是相隔胜选,不经常来往。“茨木童子,这个人是......”大天狗正要说什么,一股熟悉的妖气,袭来,大天狗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钢铁羽翼顺势顷刻爆发,向袭击者卷...

【宝贝】叁

大天狗一天天强大,不再需要带着保命的蝠翼,阴阳师冥思苦想,将家里属性最好的一套日女巳时给了大天狗,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比起蝠翼让大天狗更加如鱼得水。孟婆和傀儡师包括莹草和大天狗,前前后后都换过好几次御魂,唯一不变的是茨木,他的那套破势是当前阴阳师能凑到的最强的御魂。


  作为家里最得宠的大天狗有些坐不住,说好的最爱我呢?好东西为什么都给茨木?阴阳师似乎看出了大天狗所想,但只是笑笑不说话。


  阴阳师不知道从那里弄来了西瓜,茨木看着西瓜,想也不想就是一拳头,瓜碎,取了最大的一块丢给了大天狗。“谢谢。。”大天狗猝不及防的接到西瓜,因为暴力砸开,...

1 / 2

© 熊瓶子不想说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