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维恩图

sada酱世界第一可爱
伊达沼民
全员粉。

【江宗】修罗(上)

修罗
江宗向。
左文字中心。
架空私设有。
看了一篇江宗的条漫,get到灵感。
————————————
传说左文字一家都是恶魔之子。

幺子出生时,正好赶上了气候最恶劣的时候,烈日炎炎,土地龟裂,颗粒无收。

左文字一家失去了父母,村中大部分的人因饥饿与疫病死去。

无知的村民将一切的罪恶归咎于左文字一家。

因为他们的父亲是巫师,母亲是被巫师捡到的失忆的女人。

村民计划在半夜放火烧死巫师留下的三个孩子。

这个计划被二子宗三左文字听见,宗三左文字心里只感到无限嘲讽,巫师活着的时候,为村子祈雨、祭祀,也是村子里唯一懂医术的人。那时候村中人都是带着一副讨好的嘴脸面对他们一家。现在他们一家失去了利用价值,就被无情的抛弃了。

有一天,母亲去山上砍柴,很晚了都没回来,他们在山谷底找到了母亲。父亲从此忧郁,但想到三个孩子,还是坚持活了下去。

然后饥荒就来了,都说是上天对巫术的惩罚,所有恶毒的语言都用在了巫师身上,说巫师企图运用邪恶的法术复活妻子,招来了这场饥荒。幺子还没断奶,请来的奶妈恐惧的丢下小夜跑了,宗三只有每天去挤羊奶一点一点的喂小夜。

没过多久,瘟疫也来了。
父亲找寻救治村民的方法,大哥江雪亦在帮忙,宗三在家照顾小夜。

因为瘟疫死了第一个人的时候,父亲忧心忡忡的对江雪说,“如果我不在了,你们要赶紧离开这个村子”

没过几天,父亲被村民以献祭的名义烧死。
村民承诺不动三兄弟,江雪顾虑小夜还太小了,也不适合迁居,就没有遵照父亲的嘱咐。

因为杀父之仇,三兄弟与村里的人毫无交际的生活着。

宗三问了很多次他们为什么不离开。江雪说,为了小夜。宗三是极力支持迁居的,但决定权在江雪那里。宗三只好作罢。

宗三听说村民的计划之后,第一想法就是跑回家,告诉江雪,赶紧离开。

宗三向家跑时与一个村民相撞,引起了村长的注意,村长一声令下,村民把宗三抓住,抓着头发狠狠的砸向地面。

眼前一片绯红。
疼痛。
要死过去一般的疼痛。

宗三晕过去前还在想着大哥与小夜,「赶紧离开啊」,但他只能被恶魔的笑声环绕着陷入黑暗中。

宗三醒来时,眼前只有一片火红。

熊熊烈焰就在他的身边,火焰如同巨大的毒蛇,向他吐着信子,马上就要将他整个吞入腹中。

嘴被堵住,手脚都被绑住,无法动弹。
不知道兄弟的死活。
只能默默流下绝望的泪。

“宗三!宗三!你在吗”
江雪的声音传来。
宗三很想回应。「我在」这样简单的话语都无法发出。

宗三看着火焰,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将手靠近火焰,烈焰把绳索点燃,宗三解放的双手,代价是双手烫伤。

宗三扯下堵住嘴的布包,大声喊。
“江雪,我在这里!”

外面江雪的声音停止了一下,
然后不断有踢木板的声音。
“宗三,你没事吧?马上,等一下就好。”
江雪的声音无疑是现在最让人安心的存在。

宗三头上还有伤,剧烈运动了一下以后现在特别难受,只能无力的躺在地上。
「江雪,快一点啊」

江雪终于把隔着的门打开。
看见宗三。
然后头顶掉下来的天花板向宗三压去。

江雪在那一瞬间停止了呼吸。
然后就无法思考,也看不见任何东西了。

宗三在昏迷中只能感受到强烈的风。
然后变成了“可以杀人的风”
一道一道的风刃将他刮醒。

他醒来以后看见的是一片雪白的时间。
和季节不符的暴风雪。
与断壁残垣。
宗三踩在废墟之上,看着周围,树木倒塌,房屋毁坏,还有被掩埋在白雪之下的死人,是村里的村民。

一串脚印向前蔓延。宗三跟着那串脚印找到了江雪。
江雪正抓着一具被冻僵的尸体,然后甩在了一边。

“大哥?”宗三问。
试图靠近江雪。
江雪身边的风更加凛冽,肃杀。
宗三一把抱住江雪。
“大哥,已经没事了。”

江雪听见宗三的声音才找回了自我。
“这个世界,充满了悲伤”
江雪缓缓的说。
“或许,我真的是恶魔吧”
江雪看着自己的手,
他屠杀了整个村子,无数生命。

宗三踮起脚,将江雪的头摆正,与他直视。
这个比他大五岁的哥哥,他唯一的依靠。

“如果你是恶魔的话,我也一定流着同样的血”

「所以,没关系的,你不是一个人」

宗三还没有说完就晕了过去。
江雪紧紧的抱住弟弟,离开了被大雪掩埋的村庄。

评论(2)
热度(35)

© v维恩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