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维恩图

sada酱世界第一可爱,伊达沼民,全员粉。

【烛中心】The……box

→all燭注意,cp不明,烛中心。(包含长船,织田,伊达)
→现代设定,心情简单牛郎咪。
大概故事就是牛郎咪在工作中遇到的各种人各种事,食用快乐。
————————————
1.
暗紫色的灯光,金碧辉煌的房间,燕尾领结,缓慢而低沉的布鲁斯,男人女人的欢笑,酒杯相碰清脆响声——这是他的工作环境。
“夫人,再来一杯吗?”
充满诱惑力的声线在女人耳畔响起,女人有些迟疑,握住烛台切的手微微一动,烛台切光忠露出礼貌的微笑,看上去是如此的正直,温柔的捧起那双手,抬起金眸深切的注视女人……
“还有好多话想说呢”
手里握着高档香槟,向女人的酒杯中注入淡黄色调酒液,用尽欢言哄女人喝下一杯又一杯,直到女人失去意识倒在沙发上,他整理好衣装以后绅士的为她叫来了出租,送她离开。

烛台切站在门口,久久的望向车离开的方向,忽然被一只手从后面勒住,熟悉的声音传来:
“今天格外的卖力啊,小光。”
是前辈鹤丸国永。
“真嫉妒啊,小光来了以后,都把我的风头抢光了。”鹤丸国永微微一笑,一只手指头勾起烛台切的下巴。
“我也想被小光好好「招待」啊”
意义不明的笑,烛台切只能肯定他要的不是单纯的招待。
“过奖了,鹤先生再怎么说也是前辈,我还有很多要向您学习的地方,想要招待的话……休息时间可以来我家?”
烛台切仔细斟酌了一番,才向对方发出了邀请。
“用你哄人的招数来……喂!”
鹤丸“啧”了一声以后失去兴致,摆摆手又拍住了烛台切的肩膀。
“不在工作状态原来是这么无聊的人吗。”
烛台切只有赔笑,为自己辩解
“我一直都是这样。”

——
「如果我是一个迷,你又想见证怎样的奇迹?」

2.
习惯于昼伏夜出的烛台切光忠,整个白天都躺在床上养精蓄锐。同住的家人都知道他的情况,皆是沉默以对,不能说是支持,但也不反对。在这个家最困难的时刻,是烛台切靠着这个赚钱养家,挺了过来。

烛台切光忠,一米八六,相貌出众,品行端正,能言善辩,温柔亲人。用上所有美好的形容词去修饰他,很抱歉,他会害羞到无地自容。
这样一个大好青年,无论是去做什么都一定会有个好出路。周围的人都想不通他为何走上了这条路。
他一如既然的笑着,看不出情绪和想法。

“光忠哥,吃饭了”谦信景光趴在门边,探出半个身子在烛台切黑漆漆的房间里张望,试图看清他在何处。
枕头被子中一点黑色动了动,模模糊糊的答应着“知道了……马上”

谦信景光知道烛台切醒了,跑去向小豆汇报。
大般若长光坐在餐桌边举着报纸读新闻,小豆长光和保姆在厨房里准备早餐。小龙景光早早的去上学了,不在家。
烛台切随意的穿个了运动服,把自己打理好了来到餐桌边坐着,无精打采的打着哈欠。
大般若长光瞥向烛台切,比了两个口型,刚想要说些什么,转念又把话吞进肚子里了,一抖报纸举得高些,避开不看他。

年轻的保姆端出早餐时忍不住多向烛台切看了几眼,烛台切勾起惯用的温柔微笑面对她,“谢谢”接过早餐开始享用。

被小豆长光看在眼里,默默记下。
“最近很忙吗?”烛台切看大般若放不下手里的报纸,对方是从事证券工作的,看上去相当忙碌。
大般若长光闻言便放下了报纸,“倒也不忙,你先照顾好自己吧。”
小豆长光也应和“光忠,不要太勉强自己了,如果累了就休息吧。”

【已经不需要你再去这种事了,回来吧。】大般若和小豆面面相觑,但都说不出这话。

烛台切谢了他们的好意,
“没事的”
这样说了,看见谦信挑剔的把青椒拨开,凑过去逗谦信吃青椒。
“吃了就会长高哦,你看隔壁家的小贞,和你差不多大,人家什么都吃,长得比我们谦信高哦。”
谦信迟疑的看看青椒,一咬牙,一狠心。吃掉了青椒。
三人相视欣慰一笑。

当天,小豆向家政公司提出了辞退要求。

——
「若我是你昙花一现的美梦,会是转瞬一逝的影子,还是未来?」

3.
一个清闲的周末,谦信要初中入学体检。正好是熟悉的医院,说不定能遇见熟人。烛台切主动提出开车带他去,捎上小龙景光,顺路出去玩一会儿。
到了医院,谦信去做体检了。小龙在一边和烛台切坐着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
烛台切果然看见了熟人,凑上去打招呼。
“呀,长谷部君。”
棕发男子抬头难以置信的看着烛台切,“你怎么……有哪里不舒服吗?所以我说你这做事就……”
一个眼神之后就是滔滔不绝的数落,烛台切一字一句的听着,认同的点头。
两人是老同学,关系不错。踏入社会之后也还有联系。

“所以,哪里不舒服。”压切长谷部问。
“带谦信来体检的。”烛台切说出真相。小龙景光捂嘴偷笑,长谷部瞪了小龙一眼,尴尬的咳嗽了一声,
“没事就好。”

烛台切跟着小龙笑了,“晚上喝一杯?”
长谷部没多想,直言“你不用陪客人喝吗?我可不要被你坑钱。”

小龙景光顿时垮下脸。烛台切揉了一把小龙景光,脸上倒是没有表情变化,“我请客,不坑钱。”

长谷部后知后觉自己说错了话。“那我忙去了,电话联系。”
匆匆离开。

两人坐在一起的氛围变得冷凝,察觉小龙心情不好,烛台切去买了饮料请他。
“有什么不高兴的。”
小龙景光接了饮料,赌气般喝了一大口,险些呛入气管。“……能不做了吗,工作”
“小龙觉得,有哪里不好吗?”烛台切反问。
小龙景光答不上来,只能说“感觉,不想你抛头露面的”

烛台切觉得孩子这样子有些好笑,“做什么工作不抛头露面啊,我做的又不是非法职业。和人聊聊天就能赚钱,多简单。”

小龙把气憋在肚子里。
谦信完事以后,烛台切又带两人去附近的商场里逛了一圈。傍晚长谷部打来电话,约定好聚餐地点。又开着车带着两人去吃饭。

长谷部带来了大俱利伽罗,因为和长谷部关系很好,和大俱利也算相熟。对方是个好孩子,可是性情冷淡,不太喜欢和人接触。

“小伽罗也来了啊。”烛台切惊喜地看着长谷部身边坐着的人。

大俱利没有反应,低头看着菜单。
久违的一次聚餐。互相诉说了一些近日的琐事。说是来喝酒,但两人都要开车,就以茶代酒的喝了不少。
“长谷部,我的「box」呢?”烛台切光忠忽然问。

“以前就想问了,你到底要什么盒子。”长谷部睡着从包里掏了一个木盒子出来给烛台切。两人的约定,只要见面,长谷部一定要给他一个「box」如果不是烛台切想要的,他就会退回去。
送了很多次,但依旧没有找到烛台切想要的「box」

烛台切打开木盒,里面放着一个铁十字,倒是很帅气。“不是哟。”然后把木盒子还了回去。

“就不能直接告诉我吗”长谷部郁闷。
“时间到了,就自然找到了。就像密室的时间谜题,总要到那个时间才会出现。烛台切依旧笑着。

“那你,现在爱着谁?”长谷部想要确认自己的付出没有错。
“爱着,爱我的一切。”烛台切只用了一个模糊的回答,长谷部再无法看出什么情绪。
“你是真不懂还是假装的啊,混蛋。”长谷部气恼的摔了杯子,不快的离开。

小龙景光不再看烛台切,拉着谦信离得远远的。
就算烛台切的笑再怎么温柔,小龙也无法靠到身边了。

——「如果我是一个迷,你会鼓起勇气认识我吗?」

4.
“但凡美丽之物,都有走向终端的一天。”
宗三左文字抽着烟如是说,不屑于看身边的女人,将对方打发走,要了威士忌同烛台切在一处聊天。

“怎么突然说这种话?”碰杯,饮下,今日回绝了所有客人,专心和宗三喝酒。

“突然觉得过不下去了而已,一不高兴,让这店倒闭吧。”宗三喝着酒,目视前方迷离而无神。能说出这样的话,只因为他就是这里的老板,听到如此任性的发言烛台切笑着摇了摇头,
“老板,考虑考虑我们这些打工的人吧。”

“光忠你在哪里都混的下去吧,为什么要执着于这里。”
宗三反问,看着烛台切脸上一成不变的微笑,如同多年前他第一次见到他那般,充满能量却是那么的勉强,是虚假还是真实,宗三倒也看不透。

“是吗,我觉得在一个地方从始至终比较好啊。”烛台切说。

“看起来那么好懂的男人,其实就是一团迷。”宗三如此评论烛台切,对方笑着接纳评价。
“我知道你家里人对你做这行有意见,别做了吧。”宗三难得的好言相劝。
“如果是这样,那我就接受吧。”烛台切喝完最后一口酒,提起衣服,和周围熟悉的人打了声招呼,离开了店。

——
「你对我有什么期待,或者,你了解我什么?」

5.
他对鹤丸说,“用我方式来招待您,请务必光临”
他对小龙说,“让你看看,我期待的工作。”
他对长谷部说,“属于「box」的时间,来了。”
昨夜还在舞池中一展风姿的男人,有意无意诱惑的身姿引起了不小的风波。

——今天
他男人躺在漆黑的盒子里。身着漆黑的燕尾礼服。精致的面容一如继往。只是缺少了属于人类的温度。
终于找到了,属于他的「box」
「the eternity box」

接到讯息的宗三以为是烛台切被他刺激到了,寻了短见,询问才知是自然死亡。
找不出什么理由,他一直身体健康。

谜底揭开的同时,身为谜面的他却不复存在了。

如同不再被这个世界需要,被自然法则随意剔除,
或者是,想要抛弃了这个世界,独自离开。

每个故事的结局都需要一个属于主角的盒子。作为一切真正的结局存在,为闹剧画上句号,迎接世界的终焉。

——「我可以展露真实的面容,也可以形同陌路」

评论
热度(13)

© v维恩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