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维恩图

sada酱世界第一可爱
伊达沼民
全员粉。

【小豆婶】Je dors sur des roses

【小豆婶】Je dors sur des roses
→cp为小豆长光x男婶
→听歌写文系列
→在小黄文的边缘试探
→狗粮

要七夕了答应自家俱利的俱利烛一个字还没写,满脑子都是摸鱼。再续一秒
————————————————
【01.你的沉默是刺痛我的尖叫】
  午后,正是晚饭前的一段休闲时光。阳光直射角度变得很低,尽管让人燥热却不刺眼。付丧神们有事无事的成群结伴,活动在本丸的每一个角落。他们的审神者,主人——「蓝」一位不知晓年龄,外表却是清秀的黑发少年的审神者。

审神者坐在属于他的专属乘凉位,穿着朴素的背心短裤,吃着不知道是谁做的刨冰,脚下泡着凉水,五虎退的老虎围在脚盆边试图玩水,审神者没有去理会五只小老虎,他的目光一直在远方。

拥有一头豆红短发男人,围着与外表不符的粉色围裙,围裙上还有三颗蠢萌蠢萌的豆子——小豆长光。审神者不知道嘲笑过对方几遍了,他温柔的笑着,一一揉摸着身边一众短刀的头,“孩子们喜欢就好了”

审神者喜欢小豆长光。
这个不算秘密的事实,除了审神者自己,众刀皆知。审神者自认是——看不惯小豆一副淑男的样子,想要欺负他。总是去找小豆长光的麻烦。
小豆长光逃避着审神者的感情,他不觉得两人之间适合产生出火花,没有结果的赌博,他不会去触碰。

审神者在不远处注视着小豆长光,看着对方轮廓分明的脸庞,青蓝的眼睛……毫无遮拦,一副活活要把小豆长光当作刨冰吃掉的表情。

属于「少年」灼热的目光,小豆长光早就注意到了,不去理会,无法应对。逃避似的埋头和几把短刀一起玩折纸游戏。

审神者受不了对方的无视和沉默,直接赤着脚从另一边跑过来。
“蓝大人?”众刀不解的看着审神者。除了淡漠,在审神者的脸上看不到更多的情绪。

“谦信,你们离开,我有话要给小豆说。”审神者吩咐着,短刀们牵着手匆匆离开了。

看着短刀们离开,审神者才转过头看向小豆长光,盘腿坐着,围裙已经是皱皱巴巴,上面都是纸屑。小豆的表情还是那样——没有微笑,没有情绪,没有言语。
「一点也没有面对短刀那样的温柔」看着这个眼神,审神者在心里嘲讽着自己。不受对方宠爱

——因为

一个时间停止的怪物,虽然有一副少年的皮囊,但内心却没有孩子那样单纯了。
他在厌恶这个是吗?

刚从冷水里拿出来的双腿湿漉漉的,一路跑过来沾了些灰。审神者故意没礼貌的一脚踩在小豆的围裙上来回蹭,将围裙弄脏了。小豆面无表情的看着对方纤细的脚踝,「一下就能折断吧」这样可怕的事,不能让审神者知道了。

“为什么不生气?”审神者蹲在小豆长光面前,试图看到小豆眼睛里的情绪。“您做什么都是对的”小豆长光淡然回答,闭上了眼不去看他。

审神者被惹恼了,暴躁的一把推倒小豆长光,倒下的响声惊动了附近的付丧神。大家只是看看这边,然后匆匆离开。

“呐,我要看你的出阵服”少年骑在男人身上,如此命令到。

【02.沉睡在炽烈芬芳】
小豆长光受审神者的命令,换上了出阵服。他比少年高太多,身形也相差甚多。
“要我做什么吗?”小豆长光问少年,等待他的吩咐。

少年贴近小豆长光。钻到他的单边披风之下,从后面抱着他。
“小豆讨厌我吗?”审神者问。
“不,您想多了”小豆长光任他抱着,如此回答。
“那为什么不对我笑?不像对谦信那样温柔?”少年的手不安分的伸向对方西服的扣子,一个个解开。

“或许这是错误的。”小豆长光拉住少年的手,制止他的行为。
“放手,你是我的仆人,要听我的安排”少年以命令到语气说到,小豆认命一般的松开了手,任由少年解开了他的上衣,肩甲,腰带……
少年恶趣味的勾住背带一弹,小豆长光也没有什么反应。任由他「欺负」

少年更加郁闷的绕到他面前,抚上他的手,用嘴咬住漆黑手套的一角向外拉扯,少年抬眼看着小豆长光。小豆长光的视线与他相对,然后匆匆扭头避开。

“你在逃避我?”愤怒的声音传来,小豆长光只觉得下巴被人扯住,头被少年向下拉扯,“看着我,不许躲。”又一个命令。

他看着少年一点点将自己的手套拉扯下来。熟悉的清冷表情,却做出这种……事。他不确定少年真的知道自己行为的意义。
或许对少年是一场玩闹,但对他来说却是意义重大。
真正爱护一个人,是要去为他做长远的考虑。他可以立即回应少年的热烈,但少年对他有多少真情……?还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想要确认。
单手抬起少年的下巴,对着那毫无血色的唇吻了下去,唇上沾有刨冰的香甜,柔软温暖。“蓝,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男人低沉的声线传来的讯息打在耳膜上。审神者还沉浸在被男人吻过之后的惊讶,少年呆滞的抬头看他,平日里看不惯的那双眼睛,此刻却让人胆颤。

“或许得问清楚一点吧。蓝,你爱我吗?”
男人追问,一双大手摩挲着少年的脸庞,深切的望着,等待回应。

“我……或许吧。”少年支支吾吾的,却很享受男人双手带来的,触电般的温暖。有点痒,但很温柔,让人安心。

“我不是上杉大人那样的圣人,如果踏出这一步,之后再也无法回头了,即使如此,你也愿意吗?”
听见如此的提问,少年用行为做出了回答。紧紧抱着男人,躺在贴近心脏的位置,聆听着他的生命。
答案明了。

一点一滴的触碰也是小心翼翼,如图在玩弄一个精致的人偶,稍有不慎就会受伤,少年细碎的呜咽提醒着他保持最后的理智。平日里的冷静与淡漠也被一一击碎,妖冶的笑是男人从未见过的。绵长一吻谁也不愿意放开谁,在窒息前不得不换气,贪婪的呼吸着对方的空气。

把少年欺负到哭,他就能明白自己到底多爱他了吧。平时再怎么也舍不得他难过,现在却耐不住,自己果然是个坏人……
“坏人……”少年似学会了读心术一般,喘息着伏在他耳边,虚弱的声音,带着哭腔,面上绯红一片,如此指责他。
少年吻住小豆的脖颈,犬牙在皮肤上划出浅淡的痕迹,用此标记来宣示着不满

“原谅我”
吻落于额头,虽然对肉体上的疼痛并没有实质性的作用,但少年的哭声却减轻了。

将灵魂埋葬在情欲里,就此成为你的俘虏。

【03.De ma vie】
“笑”
男人莞尔一笑,揉搓着少年乱糟糟的头发,有意让它变得更加混乱。
“嘁”
男人捏住少年的脸,拉扯出了一个弧度
“多笑笑才好看啊。”







评论
热度(3)

© v维恩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