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维恩图

sada酱世界第一可爱
伊达沼民
全员粉。

【般龙般】壁虎之尾•终

【般龙般】壁虎之尾•终
哈哈哈x想不到吧,居然还有!(无赖发言)
确认看过前文

     中        下

向下

——————————————

「也许与你的相遇从开始一段童话」
「也许是小小的你从过去给我寄来了书信」
「但现在也像泡沫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写下再也无法寄出的信息,他知道,他的小朋友再也不会出现了。
                                      ——合上书页

……

昏暗的屋子没有灯光,厚重的窗帘将屋子封闭成一个密闭的「盒子」,来往于书房之间只需要通过两扇房门。
踩在木板上吱呀吱呀的响声是唯一的音乐。不知晓年代的红葡萄酒沿着嘴角滑落,沾湿了衬衫。

药瓶被打翻了,一粒一粒白色的药片在地板上撒出一副「死亡之画」犹如扭曲的骷髅在张牙舞爪着。

「还有必要吃药吗?」这个问题对他来说已经是毋庸置疑的了。再也撑不下去了,就没必要垂死挣扎了。
明天烛台切看见了一定又是一通说教,再多说一点吧,不知道还能听多久。

大般若长光。原本的天骄之子,大好前途。
却被一场突如其来意外击垮。
一次旅行,大般若长光主动提出的旅行。小豆长光与小龙景光同行,归途偶遇大雨,因为大般若对自己技术的自信而没有停下避雨。
意外总是悄然无息的发生,带走了他的两个亲人,独留下了他。

“这是上帝对我处罚吗?”
他总坐在轮椅上这样想,望着窗外天空里的艳阳,耀目而悲怆。是他夺走了两人应该享有的风景。

医生说大般若身体无事,但他却怎么样也无法站起来了,医生说,这是心理疾病。
为了养病烛台切将大般若送到乡下老家散心,内心的魔障使他每天都能梦见逝去的两人,每日要吃大量的治疗药物才能保持正常的生活。

路途中——
服务站的难吃的饼,乡间清新的空气,把他的记忆一点点拉回过去。
与兄弟在山间玩耍,互相推攘着去谁在下面垫底,谁去摘果子。
与侄子玩闹,追着那小崽子满山跑,惹得烛台切发火把两人教训一顿。
看着他一天一天长大,多好。

他的老家,一个偏僻的山村,一座老宅,一草一木都诉说着它的故事。
偶然间发现的不对劲,让他这个家产生了好奇。「是谁?」
他的家除了烛台切和谦信以为还有人在,那个人每日每夜就躺在他的身边,他却无法看见,无法触碰。
他们共享一片空气,共享一张床,共享一个浴池,共享灵魂。他觉得自己能触摸到了——

最开始他以为那是死神的缠绕,
「死神也罢,就这样,挺好」
至少从那一天起他不觉得寂寞了,有一种熟悉的气息,令人安心。

「你在我的身边」
在白纸上写下这样的话,无人应答。
「爱听故事的孩子都是书中精灵的转世」
他以前总这样哄小龙景光,
翻开熟悉的故事书,「是谁」
魔怔一般的写下,匆匆合书离去,第二天却依旧打开了那本书,
「你又是谁」
居然收到了死神的回复吗?他自嘲着自己的异想天开,写下了新的话……

简单的对话,让“人”与“人”的距离更近了。
他开玩笑一般的调侃那看不见的死神「你是妖精吗?」
对方却给了他意外的答复「才不是,我叫小龙景光」

一种失而复得的喜悦涌上心头,那夜他猛的站立了起来,如若珍宝的将书抱在怀里。
是他回来了。
就算是昙花一现之梦,此夜也足矣。

「你是过去,还是回忆,是另一个世界吗?你还活着,那里一定很美吧」
                     ——我却无法与你同享。

每次与“小龙”交流之后他都在思考着,自责的思想愈发严重,越来越依赖酒精。
「我杀了我叔叔」
不,是我杀了你。
……
「他们又要带我去治疗了,你,我也要忘记了吧」
「你能告诉我你的真名吗」
……
那一刻写字的手是颤抖的,
「大般若长光」
他从未写自己的名字如此丑过,因为心情复杂,他不知道是怎么完成的。

静静的守着再也不会得到回复的书,
写下一篇一篇追忆的文字。
“不要让我再这样痛苦,你带走我好吗!”
向着漆黑发天花板咆哮,如坐在深井里的青蛙,此刻他只是一个人,得不到救赎。

天空——是怎样的呢?

余光扫到一抹艳红。
今天的火烧云,是多么的美啊。
……
下一个世界再见。

一切的故事,化作灰飞,留作尘埃,都不重要了。

——end——

后记*
至此壁虎之尾系列全结束。
我流cp文,祝……吃刀快乐。
一个平行世界设定,一条小龙线,一条大般若线。
小龙线包含莫比乌斯环设定,所以挺迷幻的。但这就是我所想的世界。

我错了,我一定重新做人,好好发糖。

评论(5)
热度(14)

© v维恩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