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维恩图

sada酱世界第一可爱
伊达沼民
全员粉。

【般龙般】壁虎之尾•下

【般龙般】壁虎之尾•下
大般若长光x小龙景光(*般龙般攻受无差)
→悬疑类型注意
→架空现代
→长船派出没
—————————————————
【一】
在小龙景光的记忆里,几乎是没有那一位长辈的——大般若长光。
在小龙景光小的时候,大般若长光就去世了,所以这个人——在他心里,大般若长光仅仅只是一个名字和一张不会动的遗像。
大般若长光只是一个在特殊节日时需要去祭祀的长辈,仅此而已。

“小龙,吃饭了——”小豆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小龙合上书,走出去吃饭。
今晚的晚餐很丰盛,有酱排骨,谦信更是喜欢今晚的料理,吃得很开心。

小龙满心只想着那个名叫小虎的幽灵。两人的关系,用正常的说法,应该是“笔友”吧。
那个人有着高雅的品味,懂得欣赏艺术品,擅长外文,喜欢喝酒,更喜欢品酒。
迷一样的男人,让人忍不住去更深的探索。

“小龙哥,小龙哥!”谦信的呼唤把他拉回现实,孩子双眼泛光的看着自己,满脸期待,
“小龙哥,可以把排骨拿给我吃吗?”谦信问,
小龙看了看自己面前没动几下的美味排骨,“好啊,给你一点……”

刚说完就被烛台切拦下,
“谦信,我的给你,别跟你小龙哥抢吃的,他也要长身体”
谦信闻言只好乖乖把碗拿给了烛台切,小龙只有把刚夹起来排骨塞到嘴里。
“有什么嘛,我都那么高了,还长什么啊!”
严重不满。

“你看看你,瘦成这样,还不多吃点”烛台切满嘴的典型溺爱孩子型家长发言,小龙景光只有无奈接受,这些年他也听得不少。

当年烛台切突然把他从这乡下带出去,带到城市,一直照顾到现在,对方也算自己半个父母了。

“我吃好了”
小龙随意吃了几口就回房间了,烛台切的脸色愈加难看,看向小龙剩下的饭。


【二】

今夜的纸语还在耳边。
渐渐成为了安睡的伴音。
那个人在做什么呢?

记忆里有一处阴霾永远无法消除。
那是心中的乌云。如果被它笼罩了一定是万劫不复吧。

「你不在吗」
……
「抱歉,今天喝多了酒」
……
「为什么?」
……
「想到了让人难过的事」
……
「是什么?能告诉我吗」
……
「家里的……兄弟」
……
「逝者已逝,再去想又有什么用呢」
……
「我觉得,他们还在陪着我,在这里」
「一切都是我的错」
「无论多少次的忏悔也无法赎罪」
「你知道独活是怎样的滋味吗」
「是他们把生的机会留给了我」
……
合上了书,品味对方的话。他的家人,把生的机会留给了他。他一直在……忏悔?
他在痛苦着自己的独活,把罪孽揽在自己身上吗。

自从回到这个老宅,他也有一种被人陪伴着的感觉。和以前烛台切给的陪伴不一样的……

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三】
烛台切今天又出去了。
忙碌一整天回来,疲惫到连晚餐也没有吃就睡着了。
小龙去帮他收拾衣服,看见了睡倒的人旁边放着的文件。
“房地产合同……?”
好奇的拿过来仔细看。
里面是一份地产合同,就是自己家那片农田的。还有一堆看不懂的文件,
有一份尤其惹眼
 ——判决书。
“……大般若长光……”

颅内突然传来一阵剧痛,疼痛让小龙松开了手里的文件。
“呜……”
捂着嘴也止不住的呜咽,眼泪止不住的向下流,这一举动惊扰到了烛台切。
“小龙?!”烛台切搭着小龙的肩膀,又看到满地散落的文件,知道小龙肯定看到了。

“没事了,没事了,都过去了,那只是一场噩梦,一场噩梦……”烛台切将小龙抱在怀里不断安慰着,小龙景光却怎么样都无法停止眼泪。
“小豆,小豆——快把药拿来”
烛台切只能求援,小豆长光见此情形,连忙把小龙景光的药找来,喂他吃下,又安慰了一阵子,对方才渐渐睡着。

“已经不行了……都是我的错。”烛台切懊恼的捶墙,小豆长光看了看小龙景光,又看看烛台切,“你也是为他好,但纸包不住火,只能带他去再治疗了。”

“不需要……你们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以为一切平静的两人却又听见了小龙景光的声音。
“说吧……”
他现在只想知道他忘记了什么。

“那年你还小,大般若,你叔叔他……被人杀死,你是唯一目击者,从那时候就留下了心理阴影,带你去找医生看过,你抗拒吃药,所以我都是悄悄加在你的饭菜里。”
烛台切缓缓将真相道来。

“所以,这些是什么……”小龙景光看着那些文件。
“当年那块地的主人,不满判处,在打官司。”烛台切正是因为这个奔波。

“我把他忘记了……我的罪,他的……”
小龙说着两人听不懂的话,再度陷入沉睡。


【四】
「你在吗」
……
「你发生了什么?我听到很大的声音」
……
「我发现,是我杀了我的叔叔」
……
「究竟发生了什么?」

小龙合上了书,匆匆结束这一夜的对话,久久不能平复心情。
他忘记了对他最好的叔叔……

那年——
他散开银白的长发,用后背作为屏风,挡在阳光下,柔软阴影地遮蔽了刺眼的日光,自己躲在他的阴影下午睡。
然后——
再也无法思考。


【五】
小龙景光带着书,漫无目的在山间闲逛。
今天的阳光,好刺眼。让人睁不开眼的黄昏真是讨厌啊。
自己这样的人,根本没有资格被阳光照耀吧。

这样走着,一片火红的火烧云下,小龙景光看见远处有两个人影,一大一小。
大人手里拿着似乎是长条样的东西,向小孩挥去,只是打偏了,小孩发出了刺耳的尖叫。

小龙景光第一反应是小孩遇到了坏人的袭击,立刻冲过去,向着那人的后背就是一个飞踢。

眼前的孩子
和他似照镜子一般。
一个把人照小的镜子。
稚嫩的脸庞上全是恐惧。

一边倒下的大人
银白色的长发散乱的铺开。腹部插着长刀,创口不断向外渗着血。

“你在干什么!”
小小的自己扑过来猛捶着自己,
“叔叔他在给我砍木头,你为什么过来!”

不去理会小的自己。
要赶紧把叔叔带去救治……
对了,要报警。
是我的错。
去自首……

向着警局的方向奔跑,
手机没有信号。
呼喊无人应答。

“我要报警!”小龙景光满头大汗,喘息着
“发生了什么”警察立刻警觉,
“杀人了……”
“凶手呢?”
“我!”

警察满眼惊恐,立刻派出了警队去搜索。
什么都没有,那里是长船家的农田。仅此而已。
小龙景光本要被关起来教育,但被闻讯赶来的烛台切保释了回去。

啊啊,这就是一切的开始。
我的罪。


【六】
「你在吗」
……
「怎么了?」
……
「我知道我叔叔是怎么死的了」
「不过,我很快就要忘记了」
「他们又要带我去治疗了,你,我也要忘记了吧」
……
「真好,我也想忘记。」
……
「能告诉我你的真名吗?」
……
「大般若长光」

上          

评论(3)
热度(14)

© v维恩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