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维恩图

sada酱世界第一可爱
伊达沼民
全员粉。

【般龙般】壁虎之尾•中

【般龙般】壁虎之尾•中
大般若长光x小龙景光(*般龙般攻受无差)
→悬疑类型注意
→架空现代
→长船派出没 
—————————————————

「谁是壁虎,谁又是渐渐腐烂的壁虎之尾」

【一】
——我知道你在
——你是谁
——我们该怎么沟通

潜意识里小龙景光觉得这个「鬼魂」不是坏人,想和对方沟通,想知道他到底是谁,苦于没有办法。

一贯热爱冒险,不畏艰难困苦,烛台切对这个小辈的精神是又佩服又苦恼的。
保护好小龙景光是他唯一的愿望。

孩子越大越不好管教,是烛台切的亲身经历。

如果那个人听话了,他也不会英年早逝,早早的离开了人世,那个人甚至还没来得及看看自己给他准备的生日礼物。
祠堂里放着祖宗的牌位,烛台切面对着最下一排,照片里映着那人的笑脸,是对方成年礼那年拍的,穿着印着家纹的和服,还是那样的充满生命力,一个鲜活的——人。

“你说,我该怎么守护他呢”

喃喃自语,无人应答。

“在和他说小话吗?”小豆长光倚在门口,看着烛台切对着灵位自言自语就说了一句戏话。

“你别打趣我了,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
烛台切忧心忡忡的看着遗像上的人。

“不会有事的,已经过来那么多年,一切都过去了。”
一切都过去了,所以不会再发生那样可怕的事了,不要再伤心了——小豆想说出这样的话,但实际上,他们都无法从那人死亡的阴影里走出来。

某位家族成员的死亡,成为两人的一生之痛。

【二】
小龙被烛台切发配出门干活,目的是放松精神,让他不要再去想那些鬼神之事。
家里以前经营一个小农场,现在已经不依靠它作为生计了,小农场的产物也是供应自家。

小龙翻完地以后顶着遮阳帽和其他家的老人坐在一块讨口茶解渴。顺便听听老人家之间的八卦消息。

“说起来,小伙子你家的地以前是别人作为赔款赔给你家的,以前这里还是一片荒地,到你家手里后才慢慢作为农场的”一个老人回忆
到。
“诶,是这样啊”小龙看向田地,不禁好奇起这里以前的样子。

午间,准备收拾了东西回家,回望麦田里却有被人踩过的痕迹。小龙还气恼是谁干的,想把人拖出来打一顿。一个脚印却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是一块地上。
“!”
是那个「幽灵」吗?
举起手里的铁锹看向四周,无人。那串脚印却是胡乱的移动着,毫无章法。

“喂!是不是你在”

想也不会有回答。
在不清楚这个「幽灵」是何方神圣时,只能赶紧逃离了。


【三】
小龙景光回家时发现小豆和烛台切都在祠堂里,有些奇怪,今天并不是什么特殊的祭祀日。

“我回来了——”

反应过来的两人慌忙从屋子里出来。“今天感觉怎么样?”烛台切问。“那个幽灵,到田里去了,踩坏了好多庄稼”小龙把自己的所见全盘托出。
烛台切和小豆的脸色愈差。

“饿了吧,我去给你准备吃的”烛台切匆匆遁去有意避开这个话题。

小龙有些头疼,洗干净手就缩到房间里躺着。
熟悉的气息,小龙觉得自己渐渐能感知到那个「幽灵」真正的存在了。
比如那位现在正和他躺着床上,昨天在房间里看书。

书……?
他每天都能听见翻书声
小龙景光突然想到了,会不会书上有什么奇怪呢?
奔向书房,书架上还是那些书,谦信自己有一个单独的书架,这几天自己观察小豆,也不会来这间房看书。也就是说这些书基本上没人动。

书架上有几本书的封面磨损比较严重,看起来经常有人翻看,
随意出一本,翻了一遍,并没有什么。
再拿一本,第一页的页码处,被人用铅笔写了“是谁”

这难道是幽灵留下的笔迹吗?
越想越兴奋,尝试着在书上写下“你又是谁”
把书放回原位,不知道幽灵会不会回话。


【四】
“这里,原来发生过命案”
“是一个年轻人吧,第二天早上被人发现死在这”
“真可惜,听说才刚成年不久,活到现在估计是个有出息的人吧”
小龙景光又在听着老人们的对话。
命案……?和自己家的田有关系吗?

回到家,匆匆的去看书架上的那本书。果然出现了自己期待的回复。

“我是这家的人”
答非所问?但也不全是,小龙景光分析着这句话的含义,「这家的人」,这个幽灵难不成是自己的祖先一类的。

回到房间。
今夜耳边也有翻书声。
如果能和幽灵用纸笔沟通的话……小龙试着准备了一张白纸,在纸上写下
“你在吗?”
等待回复,却始终没有等来。

他们只能通过在书上写字沟通。
小龙开始怀疑对方是书本妖精一类的了。
找到了那本熟悉的书,书上有一句幽灵的留言——
「你是鬼吗」
小龙一笑,对方反而问起自己是不是幽灵来了真是好笑。
忍住笑意,回复
「我是人,你呢?」
小龙干脆将书带回了房间,等待留言。

……
「我也是人,但我为什么看不见你」
留言又出现了
……
「我也看不见你,真可怕」
小龙写下。
……
「你在我身边?」
这次回复意外的快,
……
「为什么我们只能用书本交流?」
……
「不知道,你不是妖精吗?」
……
「才不是,我叫小龙景光」
……
「我叫小虎,你好~小龙」
看着这个名字,小龙怀疑对方用的是假名,但对方不想说真名自己也没办法。
那夜两人聊了很多,小龙知道对方是一个看不见的,存在着的……人?对这个身份是持有怀疑的。

龙「你家里有几个人?」
虎「查户口吗,一个长辈一个后辈,本来还有一个兄弟和一个后辈的」
龙「本来?现在呢?」
虎「去世了」
龙「我有两个长辈,一个兄弟,本来还有一个长辈的,也去世了」
虎「真巧,都是五口人呢」
不知道对方想法,只觉得和他聊天非常有趣。
再多说一些话吧,不禁这样想。

虎「两人死于车祸,当时我也在,只有我活下了」
龙「那还真是幸运」
虎「我宁愿不要这样的幸运」
……
此夜再无对话。

小龙没有告诉其他人自己能和幽灵对话的事,只是泡在书房的时间越来越多,烛台切也没有怀疑什么,只要小龙不再说鬼神之事就好。

丰年雨水充沛,乌云遮蔽了日光。
一年一轮回,如此往复,生生不息。


上     

评论(2)
热度(12)

© v维恩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