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维恩图

sada酱世界第一可爱
伊达沼民
全员粉。

【烛鞍烛】你说是养兔子还是养哥啊

【烛鞍烛】你说是养兔子还是养哥啊
现代pa。
cp烛鞍烛(烛台切光忠x鞍切景秀)
兄弟爱甜段子合集,有长船出没,家族爱。
无条件的甜!
————————————
一.关于家里养的大兔子,我必须做出声明
   本人烛台切光忠,大学毕业实习工作中,因家距离工作地点较远,应常年在国外工作的叔叔邀请,搬到离公司只有两条街远的表弟•鞍切景秀家一起生活。
  介于对方还是一个独居高中生,本人自愿在闲暇时间为他打理家务,提供餐食服务。
同时对他提出以下几点要求:
1.允许你作为“软若无骨”的大兔子在家瘫着,但要听从我的管教。
2.作为一只长毛兔,要学会收集自己毛发,然后丢掉,别让下水道堵着了。
3.多吃蔬菜,希望你在饮食习惯方面像只真兔子。
4.每日自觉交出菜单,告诉我想吃什么。
5.学会照顾自己,不要以为总能依赖我。
6.(条款留出空档,待日后补充)

二.关于家里养的哥,我必须做出声明
  本人鞍切景秀,自愿收留表哥烛台切光忠。介于对方是一个上班族,特此对他提出几点要求:
1.每天记得按时吃饭(笨蛋,谁比谁不会照顾自己啊)
2.每天记得叠被子(你才是小孩子啊)
3.不要把我当小孩,我不是太鼓钟。
4.不要和我抢厕所的镜子,我头发比你长,更难打理。(要保持帅气)
5.不要试图剪我的头发,不然长毛兔(你是这样叫我的吧)会咬人的。
6.别啰嗦,接受我的照顾。
7.
以上,待补充。
虽然这些东西你一条都看不到,但它们确确实实的存在着,今后会慢慢告诉你的。

life is story……

三.降雨量高达80%
  这天烛台切忙着开会,一大早丢下给鞍切留的三明治就走了。
  “今日降雨量高达80%……”
  鞍切景秀一边嚼着三明治,一边思考着这句话的含义,在午休时间给烛台切打去了骚扰电话。
“喂?怎么了”烛台切还在忙,声音有些焦急。
“别忙出事了,大哥”鞍切不清不楚的提醒了一句就挂断了,没有体会到内涵的烛台切一脸莫名其妙,很快就把他的话抛到脑后了。

下午,全城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
  鞍切景秀撑着伞绕到了商店街,绕到了便利店,拎了大包小包的水果和干粮,还有便利店看上去不错的便当。
  特意挑了距离一条最长的小路漫步雨中。
“嘟……嘟……”
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他知道自己赌对了——沿着小路到达烛台切所在的公司,果然对方还在忙。自己便在接待大厅瘫着,顺便吃了个苹果填肚子。

晚上雨渐大了。烛台切的工作才告一段落。
“走啊,回家”
鞍切景秀拎着一包吃的忽然出现。让烛台切大感意外。
鞍切景秀把吃的全塞给了烛台切拿着,自己撑伞,说起来,他年纪不大,但身高感人,比烛台切还要高上一点,而且因为削瘦,看起来更显高。一把折叠伞容不下他们两人,到家时烛台切发现鞍切景秀已经接近全身湿透。
“愣着干嘛,赶紧吃饭,已经过了吃饭的点了”
鞍切景秀抢过袋子摆出了便当,自己吃起来。烛台切看了一会儿,去厕所拿了块毛巾罩着鞍切,乱揉一通,直到对方炸了毛。

“兔子淋雨会死掉的”

四.动如脱兔
放假的鞍切被烛台切抓到老家——长船村居住。目的是督促他学习。
结果平时看起来性格不温不火的鞍切景秀,一来到乡下就解放了天性。
每天都不知道跟着同族某小辈——小龙景光跑到哪里玩去了。
两个人简直达成共识,完全忽略辈分,爬上爬下,到处玩。

“浪费时间可耻”
鞍切如是说。
烛台切想骂人,那你在家里每天瘫着是为什么。“因为在学校里已经学够了啊”鞍切回答更直接
“行了,野去吧。”烛台切知道,跟天才说话只会惹得自己浑身难受,推了他一把,把他送出了家门。

他现在只能忧郁的教育某真•宅在家的小辈——大般若长光。
“大般若啊,出去玩玩怎么样?”哄劝中

鞍切和小龙每天都能带回来惊喜。
第一天,水果,不知道哪里的阿姨送的又大又甜的水蜜桃。
第二天,蜂蜜,养蜂人家送的一大瓶野生蜂蜜。
第三天,一堆小零嘴,村口便利店打折处理的。
第四天,竖着出去,横着进来了……小豆长光和大般若长光一人背一个,从山里弄回来了。

“找到了,俩脱兔在山里露营,抓回来了”烛台切胃痛的向父亲电话汇报着。

五.染上你的颜色
那一天,挂了电话的烛台切以自己此生最快的速度冲回了家。
“小兔崽子你住手!”
一边跑一边毫无形象的喊着。
鞍切景秀抱着洗衣筐一脸茫然的看向自己满头大汗的哥哥。
烛台切强笑着在框子里拎了一件被染成了有点好看的水红色的“白”衬衫

鞍切喜欢红色,头发也是红色,衣服也有很多红色。绚丽的颜色,十分衬他。

“说,你是不是故意的”
大兔子乖巧懂事的抱着框子,毫不避讳的直言。
“是”
……
“……原谅你了”
不知道是某人脾气好,还是宠弟弟

六.十全大补汤
  鞍切要考试了。
隔壁的热心大叔鹤丸国永送来了零食,陪鞍切玩了一下午游戏。
父辈朋友家的孩子太鼓钟贞宗,紧接着来分享了零食。
鞍切的同学大俱利伽罗,沉默的和两个人玩着游戏,把把都赢。
乡下亲戚也送来了慰问,都是一些特产。
在家做了一天家务的烛台切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玩了一天。
“孩子,你要升学考了?”
烛台切以反问的语气想提醒他。
“了解”
鞍切选择淡然处之。

烛台切愤然搓了一把大兔子,把他按到餐桌边上投食。
“十全大补汤,正是需要营养的时候……”叽里呱啦的说了一些过来人的经验,鞍切一句话也没听进去。
“哥,申请”
鞍切举起右手
“鞍切同学请说”
“我要十一全”
烛台切思考了一会儿,“那一会给你加个水果?”
“……好吧”鞍切思考了一阵,并没有把自己想的说出来。
饭后烛台切送来果盘。
鞍切叼着一块苹果飞速接近烛台切,喂给了对方。
“十一全”
心满意足的一笑,在对方生气前跑回房间,锁住了门。

六.海阔天空
高中毕业,成绩优异的鞍切理所当然的进入了伊达高校。由最优秀的教授伊达政宗亲自从大一带起。
鞍切把一家子人从长船村全拐到了城里来,烛台切顿时忙得不可开交。
鞍切刚成年,每天带着两个最小辈出去野,回来还会给大般若带酒,就非常的令人头大了。虽然大般若也不嗜酒,就是每日喝一口养生而已。鞍切带来的酒全是高级货,拿来收藏的。
烛台切想,自己是不是该离开了,他要有自己的生活了。
海阔天空,他不是家里养的兔子,而是雄鹰,已经从幼年期长成,是时候要去飞了。
烛台切的考虑,没有告诉任何人。
鞍切像是成了精一样的有所感应,送走了家里人以后,天天缩在家里不出去,快懒死在床上,吃得也越来越少。唯一能让他动一动的只有觅食等生理上的需求。

大兔子日渐消瘦,连毛色都不光亮了。
烛台切开始慌了,他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完全没有往自己的错那方面思考。
甚至在想,自己是不是一定要走了?他把一切归因于鞍切想要个人世界。
悄悄租了一个房租不菲的公寓,悄悄的准备搬走。
第二天却发现大兔子缩在他的新家。

“不想看见死兔子就不要丢下我”
像是一个任性的小孩一样。

微笑着把「小朋友」抱在怀里哄哄

条款补充:6.不会留你一个人

评论(4)
热度(26)

© v维恩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