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维恩图

sada酱世界第一可爱
伊达沼民
全员粉。

【长船】goodbye to all that

【长船】goodbye to all that
治愈向
长船群像
听歌写文系列
————————————

“叮咚,叮咚,叮咚,叮……”
清脆悠扬的铃声回荡

“告别一切,告别过去……”
不知何处歌唱这样的句子。
……
神明的声音?
回应我。

最先醒来的人是小豆长光,全身带着不明的疼痛,胸口很闷,像有什么堵住一般。艰难的从柔软的地毯上爬起来。等等……地毯?
难以置信的看着手下抓皱了的灰黑色毛绒地毯。
他们,不是在外远征吗?从审神者处接受了去往本能寺的远征任务,然后……
冷静下来去观察周围的环境,微凉的空气中有一些柴火燃烧的灰焦味。这是一个西式装修的房间,壁炉里燃着微弱的火焰。天色灰暗,其他四人都躺在离自己不远的各处。

小豆长光警觉的注意着周围的环境,迅速走到同伴身边,将他们喊醒。

“唔,疼……”谦信景光细碎的小声呻吟着疼痛在小豆长光的怀里醒来。
“谦信怎么了?”急忙查看他是不是受伤了。
谦信醒来,活动了下手指,轻轻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再活动活动身体,压身疼痛感也渐渐减轻了,“没事了,小豆”回报小豆一个灿烂的笑容。小豆长光这才安心下来。

其他几人也相继醒来,小龙景光寻找屋子的出口,但并打不开。烛台切光忠透过窗户,发现屋外正下着暴风雪,根本看不清景色。窗户也无法打开。

壁炉正上方挂着华丽的摆钟。嘀嗒嘀嗒,依旧规律的运行着。

现在的场景颇像从审神者的书架里看过的“推理小说”里面的密室杀人事件环境布置相似。

壁炉的火焰坚持不了多久,已经熄灭了。空气又变得冷凝起来。谦信冷得发颤,只好裹紧了风衣取暖。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小龙你先去把火生起来,般若你去看看有没有别的出口,小豆你照顾谦信,我去找找有没有什么可以用得上的东西”烛台切光忠发言,看向其他四人,得到一致肯定的回应以后便分散开来。

壁炉旁有打火石和木柴,小龙很快生起了火,谦信自觉的坐到火边取暖。大般若长光查看了房间各处,有一些蜡烛、油灯,一一点燃。整个房间终于被点亮。

可以看尽这个房间的全貌。不是很大的房子,布置却很温馨,柔软的地毯铺满房间,皮质的沙发围绕着壁炉,挂了一些油画,各处摆着装饰物件。厨房也很整洁,并且工具齐全。

再没有其他出口,大般若放弃,回到壁炉边陪着谦信烤火。
烛台切在餐桌上发现了一个信封。火漆封口,印着他的刀纹——伊达竹、长船。
看来是给自己的?
打开信封。里面只有寥寥几句

「告别往事,欢庆吧」

下面还写了一句。

「尽情享受这里的一切」

摆钟叮咚叮咚的响了起来,围在壁炉边的几人皆是一惊,险些拔刀。
“尽情享受这里的一切?我们现在是被人囚禁起来了吗?”烛台切困惑的看着那份信。和长船家的各位分享了自己的想法。

“出不去,也联系不上本丸,也只有呆在这里了”小龙景光说,继续向壁炉里加着柴火,捂着肚子,“嗯……稍稍,感觉到饿了呢”小龙自己也不太清楚这种感觉。
“……我也饿了……”谦信也说。

“光忠,我们去看看厨房里有没有食物吧”小豆闻言,便提出来去寻找食物,反正一时半会也无法离开。

大般若长光走到一边的书架旁,书架上摆了一些书,都是一些故事书,有看过的,也有没看过的。
引人注目的是角落堆着一些信封。
拿到壁炉边上和小龙、谦信一块看。

另一边,小豆和烛台切在冰柜里找到了很多新鲜食物。牛肉,猪肉,生蔬……可以说是应有尽有了,各类调料也很齐全。
检查了食物和用水是否有问题,便开始准备起了食物。

「长船家的诸位都非常的帅气,气质很让人欣赏呢,希望能像他们一样帅气的战斗」
第一封信,一行歪歪扭扭的字,像是小孩的笔迹,下面也确实有署名——今剑。

继续看下去。
「光坊一向爱操心,他太可靠了,搞得我都不想努力了,不过他累了,我会帮忙的」
署名——鹤丸国永

「谦信君和小豆君,以前一起在谦信公那里的时候就很要好了,能重逢真的太好了,希望能一直在一起」
署名——五虎退

……

「希望各位早日远征归来」
署名——审神者

看完了几封信,气氛变得缓和下来。来自本丸同伴的信件意外的让人安心。“能早日找到回去的路就好了!”谦信开心的说。

厨房里飘来了香气,小豆和烛台切两位擅长料理的高手亲自下厨,还未出锅就引人垂涎三尺。

“叮咚叮咚叮咚……”
摆钟又传来了声响,这次并没有人去在意。
大般若在柜子里找到了红酒。不知道是否有问题,不敢尝试。

小豆烧了开水,这个安全,接了三杯,拿给两个景光。

喝着热水,烤着温暖的火。谦信渐渐睡了过去,缩成小小的一团,小龙脱下披风给谦信盖上。
烛台切正在做最后一道菜,感觉自己突然有点头晕,差点没撑住,是小豆拉了他一把。“光忠?怎么了,是不是太累了,去休息吧,剩下的我来就好。”

“诶~还没有好吗?”小龙景光捂着肚子望着厨房。
“快了快了”小豆笑笑。

烛台切坐下休息。换了大般若去帮忙,
“帮我把柜子里那个南瓜抱来吧”小豆说,大般若找到了小豆说的南瓜,双手抓住,正要抱起来,却突然手滑,又摔了回去。

活动活动手臂,重新将南瓜抱起来,递给小豆。

不一会儿,饭做好了。
谦信还在睡,叫了一次没醒,哼哼了两声又继续睡了,不好再吵他,只有四人齐坐在餐桌边。

烛台切给其他人盛饭。
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人动手去夹菜,尽管菜很诱人。

“这是怎么了?不吃吗?”烛台切笑着问他们。“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氛围,感觉不好意思先下手”小龙吐槽。
一种家庭聚会的感觉,他一个晚辈,不好先动手。
烛台切也感受到了,便先动手,夹了菜。其他三人才动手。

“这样坐在一起吃饭,只有我们五人,真的很像一家人啊”烛台切吃着饭,笑得异常开心。三人只是笑笑,没说什么,他们也是这样想的。

在遥远的时空中,在各处有过一面之缘,没想到会成为同伴,以人的身份坐在一起,像一家人一样的吃饭,交谈。

不可思议,但这就是真的。

“今后……还请多关照啦,哈哈哈”烛台切说。
“光忠你真的很像一个老头子诶”小龙直言不讳,大般若捂嘴偷笑,烛台切强忍要教育孩子的冲动,依旧保持微笑。
“般若你也不小了”小豆吐槽幸灾乐祸的大般若。“切~”大般若无所谓的摊手。

四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叮咚叮咚叮咚”
摆钟的声音回响着,似乎也想参与这场争辩。

时间差不多了,小豆觉得可以叫谦信起来吃饭了。
“谦信,谦信?”轻轻摇摇,没有回应,小豆感觉自己手上有什么湿润的触感,抬起来……一抹鲜红,
“谦信!”慌忙把谦信抱在怀里,才发现小小的人儿死死的咬着下唇,双眼紧闭,微微发颤,他一直在忍耐着疼痛吗?
解开小龙的披风以后,才看见孩子满身的伤,还有血……

其他三人也连忙过来查看情况。
“小……”
孩子想说些什么,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就没了气息,身体在众人眼前一点点龟裂,化作刀剑的碎片。

一切发生在瞬息间
“谦信!”众人异口同声的叫喊着。
回应,没有的。

小豆长光突然全身失去力气一般跪在了地上。
胸口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个鲜血淋漓的大口子,
小豆“谦信……”
还沉浸在孩子的碎裂中的男人,自己也变成了相同的东西。

“到底发生了什么!”小龙景光看着眼前难以置信的一幕。
“小豆和谦信……碎刀?”烛台切呆滞了。
大般若想要去捞起两刃的碎片,却发现自己没有拿起一片碎片的力气。

“般若你怎么了?”烛台切连忙去扶大般若,
“不知道,我……”突然变得很虚弱,全身的力气被抽干,只能倚靠在烛台切身上。

“般若,般若!”
小龙景光也伸手去扶大般若起来,拉扯中大般若束发丝带散开。发丝像是被剪刀切断一般,一点点的向下掉。

“我没有力气……”虚弱的躺在烛台切身边,“我们赶紧离开这个地方!”小龙景光匆忙大喊,烛台切就要背上大般若。

银发的那人却闭上了眼,在他背上散开了。

五人→两人

“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小龙景光拼命的扭着门把手。
摆钟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叮咚叮咚叮咚咚咚咚……”
越来越快,越来越急促,就像两人现在的心情一般。

门却突然开了。
大门外是白雪皑皑的世界。
暴风雪已停,白雪覆盖的是寂静无声的。

两人匆忙跑了出去。
试图寻找离开的办法。

“我们看见了!本丸同伴们给我们的信,明明就在那个书架上!”小龙景光拉扯着烛台切的衣领说。
“好了好了,先冷静下来,冷静下来……才能找到离开的办法”烛台切强作镇定。

听到烛台切的话后小龙景光的情绪稍有缓和。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们往森林走吧,我记得我们当时是在一片森林”
小龙景光指向不远处的森林。
烛台切点头答允了,雪地难行,行动灵活的小龙在前开路。两人一步一步向前推进。

小龙景光有些恐惧,方才有三人在他眼前化成了碎片,还剩他们两人,明明前不久还在一起互相调侃的家人们……

“光忠,老头子,快和我说说话!”小龙回头看看烛台切有没有跟上,嗯,有好好的在跟,有些安心的转头继续开路。

“不许叫我老头子,那样太丢脸了,要叫前辈!”后方传来了烛台切恼怒了声音。

“好,等我们回去了,就再也不叫你老头子了!爷爷”小龙笑嘻嘻继续刺激烛台切。

“小龙景光——好好活着,孩子……”
小龙惊恐的看向后面,只见烛台切微笑着,平日里那只闪闪发光的金色瞳孔此刻变得血肉模糊。
他微笑着,消失在他眼前。

“叮咚叮咚叮咚……”
远处传来熟悉的钟声

“叮咚,叮咚,叮咚,叮……”
清脆悠扬的铃声回荡

“告别一切,告别过去……”
不知何处歌唱这样的句子。

看着自己腹部不断渗出的鲜血。小龙知道下一个就是自己……

他看见——
他与他们只隔着一道看不见的墙。
审神者不断摇动着召唤铃,嘴里念念有词,这是——在叫他们回家吗?

他看见——
他们离开的那间小屋子,屋顶有一座巨大的钟。

回响着。

「丧钟」早已敲响

早在远征之时,他们五人就已经重伤碎刀了啊。
审神者大人,可惜你把我们传送回错了地方啊。
不过……还不赖,至少最后……是快乐的。

「告别一切」

—end—

评论(27)
热度(25)

© v维恩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