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瓶子不想说话

沉迷王杰希。沉迷微草。沉迷茨狗。沉迷叶蓝。沉迷普爷。

【宝贝】伍

伍)

日常向短文

酒吞出没,友情向。

--------------------------------------------------------------------

整个寮都很清楚阴阳师对大天狗的溺爱到了何种程度。每天一睁开眼就有茨木负责穿衣打扮,孟婆做好食物端到面前。阴阳师端着白饭看着大天狗下饭吃,大天狗感到一阵恶寒。


(大天狗视角)

  我是大天狗,阿爸叫我狗子,我虽然很不想承认这个名字,但是它已经确确实实代替了我的大名落在了式神录上。


  我也不想承认这个阿爸,死变态。


  我也不想承认这个茨木,死变态。


  “阿爸,添饭。”“傻狍子,捏肩。”


  我怎么可能承认他们呢。


  最近我身边发生了灵异的事件。


  我怀疑那个傻狍子会分裂,还是无丝分裂。


  因为我隔一段时间就能从被子里掏出一只小狍子,和大的一样傻的那种。


  至于为什么都是从我被窝里掏出来的。就要问我阿爸了。


  吃完早饭和傀儡姐姐一起做运动,她面无表情的将傀儡哥哥的手臂拽了下来“最近,哥哥大人的关节不太灵活,需要,调整。”然后直勾勾的看着我,我选择,帮她。于是我们花了一整天的时间给傀儡哥哥做了一次大保健。


  接近傍晚的时候傻狍子来找我,把我抓到惠比寿爷爷那里接受惯例检查。然后和老爷子喝茶等吃饭。傻狍子继续掐肩揉腿,我看了一眼这个人,重甲还未脱去,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看来刚刚和阿爸打完架回来,罢了“停手吧。”我好心让他休。息,他却憋红了脸。“是不是我弄疼你了?我改!我继续帮你......”我打开他的手“脏......”盔甲太脏了去换下来吧。茨木听了就跑去池塘洗了手,“干净了。”今天茨木也没有愧对他的称号。


  晚饭阿爸提出他来做,孟婆奸笑着离开了,于是大半夜阿爸睡了,我悄悄的跑到了厨房开小灶,于是等我的小灶出锅,茨木又来帮我重开了一次。“你什么时候学的?”“孟婆教的,说她不在也千万不要让阿爸和狗......进厨房。”很好,你很棒棒哦。


  这就是茨家老大的故事。


(茨木视角)


  我叫茨木童子,阿爸喊我傻狍子,我一直不太理解,我真的很傻吗?傻子能管天(大天狗)管地(阿爸)管吃饭(厨房)吗!每次快翻车的时候我牵黄,右擎苍左夹大天狗,抱阿爸,后面还拖着个高龄奶爸。我容易吗?


  没有挚友的第一万天,想他。

                                     ——于大天狗的被窝中写到。


  挚友多好,能一起打架,一起分担家务。(鬼王不是你家保姆)


  接近凌晨的时候,阿爸悄咪咪的丢了一只白球进来,不要问我为什么醒着。没有为什么(不是被狗子的翅膀打醒的)阿爸笑嘻嘻说了声乖,就跑了。


  白团子是一只睡着了的缩小版的他。


  放哪呢?


  我盯上了大天狗的被窝。就这么丢了进去。然后换了衣服找八歧大蛇做早操去了。


  回来的时候大天狗抓着小小的自己的角。我谜一般的抱住了自己的头,那种痛,谁被拎谁知道。


  接着我就发现自己在式神录上的名字被改成了傻狍子一。


  阿爸,艰不拆。


  今天也是没有挚友的一天

                                       ——抱着大天狗喂饭中有感。


  挚友多好,能和他打一架,不用忍着不用全力。(想着抱着狗子吧唧一口)像这个欺负不得。


  被大天狗赶出了房间找阿爸搭窝。

“阿爸啊,什么时候来个挚友啊。”

“有狗子还不够吗?”

“那哪一样啊!”

“孩子,媳妇和挚友不可兼得。”

“哦”(⊙o⊙)!

没有挚友的不知道多少天,希望挚友来得再晚一些。

                                                      ——于阿爸身旁抒怀。

(等等儿砸你好像误会了什么!)

 


-------------------------------------------

今天的我依旧没有酒吞。我已经淡然了,酒吞来不来无所谓。

来了给茨木当个酒友。平时没事打打架,不然我觉得我家茨木要被欺压出病了。

今天的狗子依旧很可爱。

宝贝的意思,就是,宝贝咯。

我家的宝贝们的日常生活。

评论(4)
热度(33)

© 熊瓶子不想说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