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瓶子不想说话

沉迷王杰希。沉迷微草。沉迷茨狗。沉迷叶蓝。沉迷普爷。

【宝贝】壹

茨狗,狐酒出没。我家的茨狗和朋友家的狐酒,性格崩坏。

文风混乱,几年没写文,复健ing

大概是日常小甜文。


【一】我家的

  大天狗来到这个寮的时候是半夜,阴阳师准备睡下之际无意间画出一张符。


  金光闪闪


  完了,睡不着了。


  来者正是阴阳师期盼已久的大天狗。


  新生的式神看起来十分脆弱,阴阳师将他小心的抱在怀里。


  嗯,你以后就叫狗子吧。(小天狗???)


  力量的缺少让幼小的天狗昏昏欲睡,在阿爸的臂弯中度过了第一夜。


  第二天,阴阳师早早的就将大天狗精心打扮好,引荐给家里的其他式神。这个家的大女儿是傀儡师,傀儡师与背上的傀儡相依舞蹈着,外界的一切都无法干扰他们,阴阳师也不介意,傀儡师依旧是他最宠爱的大女儿,就随她去了。老二是活泼的孟婆,负责全家上下的伙食,尽管厨艺不佳,但是经历过阴阳师的死亡厨房的式神都表示,认怂。孟婆开心的接过了弟弟的小手,将他拉上锅子,带他熟悉这个家。


  傀儡师接下为弟弟刷一身御魂的任务。阴阳师心疼小孩,决定让他带一身能保命的蝠翼。阴阳师为小天狗准备了强身健体的药材,等傀儡师刷完御魂归来,一起对小天狗进行了包装。被打造一番的小奶狗不再向初来时那样脆弱,但还是让阴阳师心疼,这个家刚刚建立,一切都不完备,这意味着小天狗不得不亲自为自己打出一片天。


  接下来的日子傀儡师和孟婆带着小天狗刷经验,让他快快长大。家里没有医生,所有的伤都尽量自己扛过去,傀儡哥哥能帮傀儡师治疗,所以傀儡师不畏多帮弟弟抗一些伤,常年冷着脸的女孩,对这个弟弟还是很宠爱的。


  小天狗就这样跌跌撞撞的慢慢成长着。


  又是一个夜晚。阴阳师和朋友相互打趣完回家。阴阳师有些惆怅,朋友话里踌躇满志的想要召唤一位强大的鬼之子,朋友形容着那份让人战栗的强大,阴阳师有些心动,但是那样强大的式神岂是轻易就能召唤的。阴阳师有些激动,又很失落。


  阴阳师教小天狗学习人间文化,末了,准备送小天狗睡下,突然心生一念。“狗子,想帮阿爸召唤式神吗?”小天狗迷迷糊糊的抱上召唤台,迷迷糊糊的写下了什么,迷迷糊糊中金光四射,迷迷糊糊中,他的阿爸尖叫了起来,迷迷糊糊的他就这样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第二天,小天狗是被硌醒的,被窝不如往常一般柔软,有什么坚硬得像石头一般的东西抵着他。天狗坐起,看向被子外多出的一双脚,掀开被子,一个长着角的少年躺在他的旁边,少年白发微卷,脸上有一些看起来十分年久的伤痕,这个人他认得,鬼之子,茨木童子。


  大天狗思考了一会,笑了,来到这个地方,大天狗不再是爱岩山主,只是阴阳师怀里的一个孩子。那令人闻风丧胆的鬼之子,自然也只是一个少年而已。只是......大天狗很不平衡,为什么他被召唤出来时是一个小孩,茨木童子却是以少年的形象出现!


  大天狗很不爽的抓着熟睡中少年的角,猛的一提,少年痛得立刻惊醒,大天狗被甩得飞出去,少年抱着头,准备挥拳砸向始作俑者,却看到那双湿润的蓝色双眸......


-----------------------------------------------------------

我的狗子,我的茨。

青梅竹马。

第一次用lofter。

复健文,拙劣的文笔写不出我够的万分之一可爱。

带朋友家的狐酒玩,两个吃邪教无法自拔的人。

评论(1)
热度(36)

© 熊瓶子不想说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