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瓶子不想说话

沉迷王杰希。沉迷微草。沉迷茨狗。沉迷叶蓝。沉迷普爷。

【宝贝】肆

本章狐酒出没

肆】

  背上的人跟羽毛一样轻。茨木是这样感觉的。


  茨木见识了大天狗的能力,真正的感受到了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大天狗在一声巨响中惊醒。从庭院传来的,大天狗慌忙跑到庭院,只见院中有一个大坑。茨木像只护主的忠犬,将阴阳师和一干式神护在身后。大天狗知道坑是谁干的了。


  再看对面,大天狗记得这似乎也是阴阳师的朋友,但是相隔胜选,不经常来往。“茨木童子,这个人是......”大天狗正要说什么,一股熟悉的妖气,袭来,大天狗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钢铁羽翼顺势顷刻爆发,向袭击者卷去。


  袭击者大天狗很熟悉。但茨木比他更加熟悉。来者正是茨木心心念念嚎着的“挚友”——酒吞童子。


  酒吞的后面,钻出一个阴阳师。“大秃子你别激动!”来者抓住酒吞童子的手臂向这边一直赔不是。接着又钻出一只妖狐,“阿吞你怎么那么冲动,我不是告诉过你,你......”妖狐看见茨木,立马就懂了。酒吞的本能驱使,保护自己,看见茨木就照脸喷。“二秃子。闭嘴吧。”酒吞说。“哦~”妖狐妖媚一笑,“你叫我,二秃子?”酒吞高傲“二秃子,走开!”妖狐看酒吞就要攻来,向后一跳,连着就是疯狂暴雨一般))))))))))))))))))))

(酒吞卒)

  

  事情似乎一下就被暴力解决了。来者尴尬一笑。他家的妖狐到家就是最好的培养,不知道比酒吞强上多少。酒吞被打成重伤,不再多留,打个招呼,便让两面佛扛起酒吞走了。


  一场闹戏。大天狗笑,被打的不重,莹草已经快速治疗了。茨木一副搞不清楚状况的样子,我的挚友被打败了???酒吞在茨木眼前被突至倒地的景象历历在目,茨木越发不懂这个世界了。


  阴阳师向大天狗调侃了几句他那个朋友,便邀着大天狗去吃饭,大天狗看看依旧呆滞的茨木“走了,傻狍子,对了,你自己把那个坑填了。”傻。。狍子??茨木呆,好像,上回某次战斗后阴阳师在名册上愤怒的划去了他的名字,改成了傻狍子。听说是因为他不听阴阳师的指挥,随意乱打人。


  茨木恹恹的跟着大天狗去了饭厅。阴阳师为这次给两只大妖进行了觉醒洗礼感到十分高兴。就喝了点小酒,不一会便醉醺醺的嚷着要看椒图跳舞,椒图摇了摇尾巴很尴尬的笑着,新来的镰鼬三兄弟自告奋勇跳起了舞,孟婆也弹起了伴奏。大天狗只是这么安静的看着一切,茨木跟小妖混成一团,肆意喝酒。


  酒过三巡,大天狗早已离开,安静的躺在被褥之中。忽的门被推开,茨木摇摇晃晃的被小妖送了进来,身上的重甲被脱下,只剩单薄的里衣。大天狗毫无照顾他的意思,希望这个醉鬼不要来烦他。


  “小鸟,过来扶本大爷。”茨木斜倚在墙边,想站起来。想也不用想是在交叫大天狗,大天狗翻了一个身,依旧是睡自己的。


  茨木见喊不应,只有自己努努力,勉强挪到了自己的床铺的位置。


  大天狗感觉到了熟悉的触感,毛茸茸的什么东西拱着他,坚硬如石头一般的东西硌着他的骨头,(垂死病中惊坐起ing)和见面的时候一样,茨木钻进了自己被子。大天狗微微一笑,做出了和当初一摸一样的动作......

--------------------------------------------------------------

开车吗,

我怎么可能

开车

(狗子式微笑)

我(阴阳师)对狗子迷之宠爱,狗子对茨木迷之宠爱,茨木对狗子迷之宠爱。(我狗子是大家的宝贝)

大概这种感觉吧。

评论(6)
热度(32)

© 熊瓶子不想说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