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瓶子不想说话

沉迷王杰希。沉迷微草。沉迷茨狗。沉迷叶蓝。沉迷普爷。

【宝贝】叁

大天狗一天天强大,不再需要带着保命的蝠翼,阴阳师冥思苦想,将家里属性最好的一套日女巳时给了大天狗,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比起蝠翼让大天狗更加如鱼得水。孟婆和傀儡师包括莹草和大天狗,前前后后都换过好几次御魂,唯一不变的是茨木,他的那套破势是当前阴阳师能凑到的最强的御魂。


  作为家里最得宠的大天狗有些坐不住,说好的最爱我呢?好东西为什么都给茨木?阴阳师似乎看出了大天狗所想,但只是笑笑不说话。


  阴阳师不知道从那里弄来了西瓜,茨木看着西瓜,想也不想就是一拳头,瓜碎,取了最大的一块丢给了大天狗。“谢谢。。”大天狗猝不及防的接到西瓜,因为暴力砸开,形状并不完美,大天狗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无从下口,一边茨木已经开吃,吃得毫无形象。


  大天狗看见如此的吃相不禁紧皱眉头,看看四周,却发现长长的走廊上只有他们两个人。“快吃啊。”茨木已,经解决了两块,看着大天狗手里还没动的西瓜,疑惑。“哦!”茨木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吃不下吗,看你那么一小只,哪吃得了这么多。”说着要把挂抢过来给他掰一掰。见状大天狗立刻就是一口“我吃得下!”有些赌气的说,“哦。”金色的眸子满含怀疑。


  大天狗对茨木是很不满的,抢走了阿爸的宠爱,抢走了最好的御魂,抢走了一半的房间。因为两人几乎是一前一后到这个家的,阴阳师将两人安排住在了一起。  而茨木改不了脾性,做事一如既往,睡觉就穿着那身重甲,往地板上一躺了事。大天狗受不了这样的粗枝大叶。


  茨木对大天狗是很不满的。他崇拜力量,往昔与酒吞齐名的大天狗他很肯定,他很尊敬。但现在这个......茨木对他一个手掌就能捏住的人,表示怀疑。怀疑他是不是拿点重物就能把手弄断,所以从不让他干重活,阴阳师的态度让他更加肯定,这个废物,干什么都不行。茨木看着生活得异常精致的大天狗心生鄙夷。


  坐在长廊上,四周异常寂静,其他人不知道去了哪里。月亮高悬在夜空,起风了。大天狗赌气的吃着瓜,突然被软软厚重的外衣盖住了头,“你干嘛!”两人说话的语气不友好,分分钟能打起来似的。“晚上冷。”怕冻死你,茨木没说完。


  “不需要。”大天狗把外衣一甩,抱着未吃完的瓜飞到了树梢。茨木不再管他。躺在长廊上,似乎,有点困了,睡一觉吧。


  阴阳师回来的时候,笑了。两个人一个睡在屋外一个睡在屋内,隔着一扇纸门。想也是没心没肺的茨木以天为被以地为床睡在了外面,大天狗没有管他。


  阴阳师叫醒了茨木,将他叫到自己房中,“你今晚好好休息,明日要在外战斗一整日。”茨木明白,躺下继续睡,阴阳师在为明日的行程做准备。


  茨木醒来,一把冷水浇脸,就要出发。阴阳师拉住茨木,“诶,等等狗子,傻儿子。”茨木看了一眼大天狗的房间“带他啊?拖后腿?”这话被刚来的大天狗全数听进。大天狗稳住脾气“走吧,阿爸。”


  阴阳师笑笑,想了想,这两个人似乎还没有一起上过战场。


  出战的是莹草,大天狗,茨木。大天狗速度很快,先声夺人。茨木站在一旁看着这个瘦弱的身影,生怕他飞起来把自己的翅膀扑腾坏了。


  就见,泛着妖气蓝紫光芒的黑羽飞速旋转,羽羽如利刃,硬生生将敌人刮成了残血。茨木下意识丢了一个球,完成收割。


  茨木看大天狗的眼神改变了。


  而大天狗依旧注视着前方的敌人。


  (莹草默默加血)

   如阴阳师所想,他们在外战斗了整整两天。阴阳师看了下包中的物品,确认收集完成。“好了,我们回家吧。”两天高强度的战斗,大天狗有点吃不消了。而茨木一直担任收割者,并没有耗费什么体力。莹草给大天狗治疗完,发现大天狗居然睡着了。


  阴阳师正要说什么。茨木让莹草把大天狗搬到他背上。“走吧。”


评论(1)
热度(30)

© 熊瓶子不想说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