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维恩图

sada酱世界第一可爱,伊达沼民,全员粉。

【本丸日常】Oxygen

【本丸日常】Oxygen
烛台切光忠中心
本丸群像,亲情友情向
这大概是个假日常.
意识流

-------------------------
——缺氧、窒息、死亡?
——轮回、新生、回归?
......
...
似乎有一双手用力扼住了他的咽喉,呼吸不得。
“啊——”
  如溺水的人一般奋力挣扎,终于从意识之海里逃脱,能够大口呼吸着房间里并不算新鲜的空气,于他而言也是一件奢侈的事。

  精神恍惚间听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距离很近,声音很熟悉。

  “光忠...光忠?”发出声音的那人离近了,声音愈发清晰,红棕发色的青年担忧的拍拍了还在大口喘气的烛台切光忠。

  “没事吧?做噩梦了吗?”青年还是一身单薄的睡衣,头发也乱蓬蓬的,神色凝重的看着烛台切。

  终于找回了正常的呼吸节奏的烛台切,向青年投去虚弱的微笑,回应到“没事了,麻烦你了,小豆。”冷静下来看看周围,其他几人都还没醒,似乎只干扰到了离他最近的小豆长光,便安心下来,如果打扰到更多的人就不好了。

“不,没什么麻烦的,我们,是家人啊。”小豆长光拿来外袍给他披上,目光不自觉的被烛台切脚边的某不明物体吸引了过去。

  “光忠,这个是?”听到小豆的话,也顺着他的目线望去,床铺的另一头,蓝发的小少年裹着属于烛台切的被子,正睡得香甜。似乎就是“罪魁祸首”。

  “小贞?”烛台切难以置信的看着那个孩子,本丸是按刀派来分配的部屋,太鼓钟一直都是跟着龟甲贞宗、物吉贞宗居住的,虽然找他闹过几次,但都被他劝回去了。这次居然是偷偷跑过来了吗?真是黏人的孩子啊。反正自己已经睡不着,看着太鼓钟缩在一边,心疼的将他抱来自己的床铺上,让他好好的睡着。

  小豆没有多说什么,还没有睡够,便重新回去躺下了。

  这时天还没有完全亮,在房间里呆着怕吵醒其他人,穿好外衣离开了房间。走廊的另一端传来一些谈话的声音,看来有人和他醒的一样早,想着走过去打招呼。过去一看,原来是三日月和髭切、莺丸正在喝茶。三日月面前放了一个茶杯,正在说着什么;髭切懒懒的依靠着门框,打着哈欠;莺丸坐在一边,捧着茶杯,静静的听着三日月的讲述。

  “三位醒得真早呢,早安。”向三人打招呼,髭切摆摆手“早安,嗯,不过马上就要晚安了。”说着伸了一个懒腰,向后瘫倒了下去。

  “髭切殿——”烛台切被吓了一跳,连忙过去看看他发生了什么事。

  莺丸笑笑,“他是困了,送他去睡觉吧。”烛台切一脸茫然的看着髭切安稳的睡颜,这真的是睡着了?惊诧于髭切的光速入睡,不禁也替膝丸感到头疼。

  “哈哈哈,我们三人一直闲聊,因为太有趣了,都忘记了时间呢。”三日月最后喝了一口茶,起身离开。

  烛台切体会了一下这句话的意义,是不是,这三个人一直都没有睡觉,从昨夜聊到今早了?

  莺丸向烛台切道了一句晚安,转身关上房门睡觉去了。不能把髭切一个人丢在走廊上,烛台切只好把他背去了源氏的部屋,路上遇到顶着黑眼圈,一脸焦急的膝丸,膝丸看到髭切的时候差点没哭出来。向烛台切又是说对不起,又是道谢。

  “兄长不允许我去打扰他们,我一直等着。”膝丸心累,接过髭切背着。“请快些回去睡吧。”烛台切提醒了一下,膝丸没再多说什么,背着髭切回去了。

  原来,有这么多的故事可以聊吗?惊叹于三位平安时代的前辈能有这么多可以聊的,烛台切不禁想到了自己,想到刚刚那场令他窒息的梦。
 
漆黑的甲胄,独眼的男人……属于一人一物之间的回忆,终究沉底于时间大海,为何会做这样的梦?

  “原来的故事吗?能有人一起聊聊真好呢。”很早的时候,和鹤先生有过一次夜谈,到最后变成了不断喝酒。与俱利还有小贞都没有说过以前的事呢......

  思考着,走到公告栏看看今天有没有当番,发现公告栏上的各项任务均无自己,有些失落。

「果然是想被更多的使用呢」既然无事,就去做些日常锻练吧,毕竟不能让自己生锈呢。时刻做好准备,才能在关键时刻起到作用吧!自嘲式的安慰了下自己,来到道场锻练。

  天渐渐亮了,本丸里开始热闹起来。来到道场的人越来越多,烛台切也已完成了训练,方才看见小豆和大般若今日是要出阵的,去送送他们吧。

  “一路顺风”
看着出阵队伍消失在传送器前。这种心情是什么呢?担心?激动?失落?

人类的感情真是复杂多变,思索着这复杂又难以理解的感情,急促的呼吸着。
呼吸,必须保持正常的呼吸,
空气灌入鼻腔,通过血管,流入五脏六腑。这是活着是感觉。

后院的花坛边,一期一振带着几把短刀正在养护鲜花。
田地间石切丸和鹤先生正在平整土地。
每个人都好好的生活着。

大俱利伽罗搬着个箱子从主屋里出来了。好奇的刃们围了上去,烛台切也去凑热闹。
是一箱小玩具,短刀们开心的试探着这些新奇的玩意。

“……他说,给所有人的……”大俱利伽罗冷脸看了众人许久,最后走到烛台切身边说了这句话。

烛台切在箱子里发现了贴着自己名字的小物件,伊达政宗的头盔。
“礼物吗?感激不尽”这是令人高兴的事不是吗?

眼前却是一片火红,「呼吸……呼吸……」

“光忠?”回过神来,伽罗正抓着自己的手腕,略带担忧的看着自己。
“嗯,小伽罗你得到了什么礼物呢?”转移话题。
大俱利伽罗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把一个猫形的挂件丢给了烛台切,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真是可爱的礼物啊。
帮伽罗收好了小猫挂件,此时已是正午,阳光有些刺眼了。

抬起一手稍稍遮挡阳光,仰望着这一片蓝天。

这——不是海吗?

那是一片红,与他争夺着氧气。轰鸣,爆炸,塌陷,将他覆灭。
那是一片海,从海底深处伸出的手牢牢的掐住了他的脖颈,把他拖入深渊。

每夜与那位大人跨越时空与空间对话

【光忠,你有什么心愿吗?】

愿我所爱着的一切完好,
愿我可以守护他们。

“政宗大人。”

我已不惧怕呼吸。

评论(4)
热度(27)

© v维恩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