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维恩图

sada酱世界第一可爱
伊达沼民
全员粉。

【鲸之家】2.永恒的乐园

【鲸之家】2.永恒的乐园
→长船•备州群像
→现代架空设定
→残酷正戏向

开始发盒饭咯。

————————————
就算没有了思考的能力,
就算被剥夺了一切,
就算成为他人的提线木偶,
我也不会放弃你。

【一】
笑面青江觉得面前这人很不妙,
是指身体机能上的不妙,对方面无血色唇色苍白眼球布满血丝……没有表情只能看出神情有些恍惚,恐怕下一秒就要晕倒了。
“是谦信的熟人吗?先上车吧”青江邀请他上来,数珠丸没多说什么,默默打开了车门的锁。

红发的男人朝车里看看,沉默的拉开外套,拎起白猫丢进了车里,在谦信反应过来的前一秒转头又奔向雨里。

“景秀!”谦信想喊,对方却什么也听不见似的,消失在尽头。

笑面青江意味深长地朝谦信一笑,
“真是有趣的人啊。”

白猫钻到车坐垫底下取暖,谦信把猫抱起来用随身带的小毛巾擦干了。

“啊……他,他是……亲戚一直在乡下老家的,不知道为什么来了,那个,笑面老师,可以借您的手机打电话给光忠吗?”
谦信不知道该怎么样把事给青江说清楚,不过既然看到景秀了,就要给烛台切汇报,说不定景秀是一个人偷跑出来的?

青江给了谦信手机,已经拨通了烛台切的手机号。

【二】
在前往公司的车上,烛台切接到了电话。那头的谦信告知了他鞍切景秀来到这里的事实。还有那一番荒唐的作为。

打电话回老家确认,无人应答。看来是跑过来了。烛台切一下子气不打一处来,只想揪住那个小兔崽子按回老家。
最不省心的弟弟,需要人照顾的存在。这是烛台切对鞍切景秀的看法。

“现在该怎么办?停下工作回去找鞍切吗?听谦信的形容情况似乎很复杂。”小豆长光询问,也在头疼。

“不,还是工作重要,我给大般若打电话,他如果有空的话就去警察局看看吧。”烛台切手里攥着大计划,实在无法放下,担心鞍切也没有办法,想着大般若应该快下班了,请他帮忙吧。

给大般若发了短信,还在头疼鞍切的“洒脱随性”,又给在警局工作的朋友去了电话。

“喂?膝丸前辈吗,啊啊,是我,我弟弟一个人从老家离家出走来了这里,现在找不到人,最近一次出现是在备州小学附近,特征……一头红发,金瞳,188,瘦瘦高高的一个人,对……叫鞍切景秀,感谢您了。”

【三】
还在美术馆里整理资料的大般若长光接到了烛台切的短信。鞍切景秀,离家出走。
这鞍切还是他的长辈呢。
这个消息可够光忠胃疼一阵了。

“馆长,我要提前下班,去警察局找人。”
大般若有了名正言顺的下班理由。

“找人的话,我弟弟或许能帮上忙呀~”
和莺丸坐在一起喝茶的髭切如是说。

“光忠肯定找膝丸前辈帮忙了,我就不去那里了,换一个地方找找。”大般若摆摆手离开了。

收拾好东西背上包离开美术馆,撑着雨伞慢慢悠悠的走在路上,完全没有半分担心的样子。
鞍切景秀虽然每次出现准没什么好事,不过人家都会自己解决,不知道烛台切他们在担心些什么。

大般若长光来到最近的一个警局登记寻人启事,
“姓名,年龄…啧他多少岁来着?职业,似乎是个家里蹲啊……”思考着如何填表,
忽的转头看向了玻璃门外,扎眼的红发一下就映入了他的眼帘。
“等等!”
大般若立刻收拾好东西冲了出去。

“鞍切,你等等”
握住那人冰冷的手腕,如冰块一般,他到底淋了多久的雨?

“啊,找到了。”
鞍切景秀眼眸里一下子闪过一丝光芒,反握住了大般若长光的手。
“大般喵!”
鞍切景秀用充满惊喜的语气大声呼喊大般若的外号。

“你这样我会觉得你和我们美术馆那位大神一样得了老年痴呆症的,鞍切,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还淋雨……嘛,总之先和我回家吧。”
大般若忍耐脾气,好好和对方说话。

“家,已经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
景秀淋着雨,用大般若长光听不到的声音小声说着。
“这个世界,没有可以称为家的地方。”
低头看着脚尖,大般若听不到他说话,雨实在太大了,只能凑过去拉他。
“没有,长……”
“没有什么?长?”
靠近以后大般若只听到这句话,但没听完,好奇询问他,而鞍切此时已不说话了。

“走啦,一会儿烛台切又要生气了,你可为他的发际线考虑考虑吧。”
大般若把鞍切拉进伞里,走到路边拦了辆出租车,把鞍切塞进去,还不慎让他撞了头。

“我不应该和你走的。”鞍切景秀突然说。
“不然他会生气的。”鞍切景秀突然很激动,拉住车门就要逃走。

“谁?”大般若拖住他的胳膊。
“可爱的后辈!”鞍切景秀一脸认真的表情让人觉得有些好笑。
“那打电话让他来家里吧。”大般若长光提出建议。

“不,他不会来的。不过他应该会去一些地方吧……”鞍切景秀话里有话,大般若长光听不出来,只当他在装神弄鬼。

【四】
小龙景光的学校来了一个转学生。和他一样金发,蓝色的眸子如图湖水一般宁静深邃。
本人看起来也安静极了,话少却很温和。

转校生名叫——山姥切长义

转校生被安排到了他的前桌。
对方友好的向他打了招呼,就再也没转头。

小龙景光一直打量着这个转校生。
潜意识中对这个人有一丝不可思议的熟悉。但他从来没见过这个人。
男人的第六感让他觉得这个长义肯定有故事。

盯——
忽然和那双蓝眸对上了眼。
“你好,请问——哪里能看到「最美丽的风景」?”

【五】
谦信景光抱着白猫不知所措。
青江提出他来代养,谦信带着猫不能上学,反正放学要一起回家,目的地是一样的。
白猫似乎听懂了,忽然跃到数珠丸怀里,窝着不动了。

“看来小家伙更喜欢恒次啊。”
青江一笑,数珠丸没有什么表情变化,顺了顺猫背的毛,觉得手感还不错。
“那就由我来代养吧,可以吗?谦信君”

谦信景光向他用力点头,“感谢老师,啊!我要去教室了,再见”
小孩急急忙忙的跑去教室了。

数珠丸抱着猫和笑面青江告别,走向自己的办公室,白猫突然跳出了怀抱,跑向远处。
数珠丸追了上去,好奇这猫究竟会去哪里。

下了楼,绕过了教学楼,穿过灌木丛。来到一片连数珠丸都没来过的草地。
天空中浮着一面钟表,西式的。时针指在“8”附近,分针将要走向“12”。
场面可以说是玄幻。
数珠丸却看不破这里面的玄机。

“为您准备的,乐园。”
白猫忽然口吐人言,攀上了钟表,
“作为第一个得到解放的,您应该感到荣幸”

猫爪拔动分针,指向了“12”,
时钟敲响,一切只发生在一瞬间,
数珠丸恒次的身形就完全消散在了空气里。

评论
热度(6)

© v维恩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