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维恩图

sada酱世界第一可爱
伊达沼民
全员粉。

【鲸之家】1.猫鸣

鲸之家•猫鸣
→长船•备州群像
→现代架空设定
→残酷正戏向
    中短篇
————————————
为何诞生
为何生存
为何延续

【一】
“死在了第一天,却活不过第二天。”
“你说错了吧,第一天就死了,怎么会活到第二天呢?”
“当规则一开始就被打破,就能一直活下去了吧”
“真是的,净说这种奇奇怪怪的话,快回家啦。”
夕阳下,两个学生模样的少年交流着,并肩走向了桥洞,正在桥洞下乘凉的白猫被两名误入的行人打扰,迈着轻巧的步子走到矮墙边,一跃而起跳到上方,不屑的看向两个学生。

“诶,这么白应该是家猫吧,真漂亮啊”其中一名学生发出感叹。
“如果这是你的选择,那就去做吧,我准许了”另一名学生看了白猫一眼,不理会同伴径直向前走了。
“喂,你是不是中二病犯了。”
“你才是中二病,这是工作啦,工作!”

两人吵闹着远去了。
……
在无人注意的角落,白猫抬头看了看天空,又看向两人离去的方向,转身跳入了矮墙之后的一片黑暗之中。

【二】
“诶,今天小豆……不送我去上学吗?”
身着西式校服的小少年站在餐桌前扭扭捏捏的拎着书包,餐桌旁还有两人,一个黑发眼罩,一个红发蓝眸皆是一脸抱歉的看着小少年。

“抱歉,今天有很重要的工作呢……时间恐怕来不及了,喂!小龙,早餐啊早餐!”
黑发男子正要和小少年解释,却看到另一名家庭成员风风火火的就要拎着书包冲出家门,连忙追上去递出了早餐和便当。
“Thank~”
对方头也不回的走了。

另一边,
“总之是没办法送你了,不过我请了隔壁的数珠丸先生带你一起去,他毕竟也是你们学校的老师,虽然是高年级部的,以后或许会碰到。”
小豆耐心的向谦信解释着。

“我知道啦……”谦信语气里有明显的无奈。小豆安慰似的揉了一把小少年的头,
这时门响起,烛台切开了门,来者正是数珠丸恒次。

“烛台切先生,早上好。谦信君,今天请多关照了。”
对方先是向烛台切礼貌的打了声招呼,又转向谦信的方向温柔的出声呼唤。

“您……您好,请多关照。”谦信有些紧张,甚至不能像平常一样叫出数珠丸的名字。
数珠丸向谦信伸出了手,谦信看看小豆和烛台切才乖乖握了上去。
“那我们先行一步。”数珠丸牵着谦信又向两位家长打了声招呼,才带着谦信离开。

“好了,谦信也送走了,大般若他一直没回来是吧?”烛台切揉了揉颈椎,收拾着桌上的盘子,一边问小豆。
“嗯,通过电话了,公司那边似乎很忙,有一批新东西运来,正在准备展览呢。”小豆长光跟着收拾了东西。

一切准备完成,锁好家门,出发。

【三】
“怎样才能看到更美的风景呢?”一身墨绿系大正风和服的男子站在一副巨型油画前如此说。

“我觉得你把刘海撩起来以后会看得更清楚。”银发黑西装的男子站在一边,回答他的疑问。

“嗯……说得也是,那请问你有夹子吗?”男人又问。

“人家有哦”另一侧身材高大,穿着有些女性化的男子拿出了一枚小发卡。

“真好呢”感谢了对方的好意,接过了发卡却没有戴上,目光直直的停留在面前的油画上。

画的是一副混乱的风景。
有死气的灰色,也有生命的绿色。
血的红色,阳光的黄色。
……
让人琢磨不透

“莺丸先生,请别看了,虽然我也认同鉴赏一件美丽的艺术品是很有趣的事,但我们现在还有很多事要做。”大般若长光忍不住了,拉走沉迷其中的莺丸。

“知道了知道了。”莺丸笑呵呵的老实跟着离开。“这里就拜托你了,次郎君。”走前不忘嘱咐一下次郎。

“了解,馆长大人。”
次郎行了礼,看两人渐行渐远以后退到办公室,桌面放置着新印刷出的广告。

美术馆画展——「生命」
背景就是刚刚三人欣赏的那一副油画。
没有作者,没有出处。
因为美丽,所以被人发现。

【四】
数珠丸恒次坐在驾驶位开车,副驾驶位是他的弟弟,同在一所教书的青江。
谦信乖乖坐在了后排。

灰色的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雨,数珠丸恒次打开雨刮器的按钮,雨刮器开始运作,雨越下越大,雨刮器也没什么作用了。

青江打开广播确认路况。
因为突然的大雨,果然造成了交通堵塞。
“应该来得及”数珠丸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淡然。

谦信抬头看见一窗的大雨,想到自己是跟着两个老师,迟到的话也有人帮忙说理由。开始为家人担心。
小豆和光忠会不会被雨淋,小龙出门那么急肯定没带伞,大般若是不是在回家的路上被堵住了。

汽车突然停滞,惯性让他向他一倒。

“抱歉,谦信,没事吧?”数珠丸立即确认谦信。
“我没事,发生了什么?”谦信回应。
“刚刚有只白猫突然蹿了出来。”数珠丸解释。

好在有惊无险。前方似乎出了事故,道路完全堵塞。
谦信无聊的看向窗外。风景都被雨水打湿,看不清晰。

他能勉勉强强看见外面的街道,红色的……和白色的,在向他们接近?

“砰砰砰”
敲玻璃的声音。

“收留一下我吗?”
对方隔着玻璃的声音很模糊。

数珠丸没有想摇下窗户的举动。
谦信却做出了令人意外的动作。

窗外的人被雨水打湿。赤红的头发糊在脸上,高束的马尾因为雨水变成了一条条,还在滴水。男人外套里塞了一只白猫,蓝幽幽的眼睛看着谦信。

这个男人,谦信是认识的。
“您,您好,好久不见,景秀。”

(未完)

评论
热度(4)

© v维恩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