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维恩图

sada酱世界第一可爱,伊达沼民,全员粉。

【大般若中心】算命游戏

→大般若长光中心,长船派,足利组出没。
→现代架空设定
→悬疑中带着一丝沙雕
折腾般喵很快乐系列。
————————————————
1.
今日没有工作的大般若长光瘫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节目,一个综艺,大概讲的是一些现实生活遇到的灵异事件,最近一段时间风靡网络,他也就凑一个热闹看看。
烛台切光忠从房间里出来,手里抱着一堆收拾出来的杂志,大大小小的堆在茶几上,
“你看看有没有要留下的,不要的就拿去处理了,太多了。”烛台切嘱咐大般若,自己也在茶几边坐下,一本本翻看,看有没有重要文件夹在里面之类的。

大般若认命跟着翻书。

烛台切偶然发现了一本杂志,刊登着看起来很有趣的人生测试,招呼大般若来玩。
“我不要,太幼稚了,你还信这些啊。”
被一口回绝了。
“不,就是看一看嘛,在年轻人里很流行这种测试题,或许真的很有趣呢,你试试吧。”烛台切为自己辩解,说完把书丢给大般若。

闲着无聊的大般若长光翻了翻测试题,
“从日常小事预测你的人生”
无聊,
抬头看看烛台切,一脸期待。
闲着也是闲着,便向下看了起来。
1.“休闲时喜欢独处还是和朋友家人一起?”
独处
2.喜欢烧酒还是红酒?
红酒
……
接连几题都是很无聊的测试,
13.对现在的工作生活感到疲惫吗?
是。对被逼着做这样的题感到很疲惫。
14.如果要选择一处墓地,你会选择哪里
A水边B森林C公墓
这是什么问题……?森林吧,把墓碑做成艺术品也不错。
……
完成测试,算分得到答案,大般若继续向后页看去。
“你是拥有着高雅品位的人,对生活却没有什么热情,机会不会自己到来,所以要抓紧机会才能成功。身边有一群很可靠的朋友,值得信赖但不能依赖。近期运势不错,多多留意身边的事,幸福会很快降临哦。”
这种模棱两可的答应他见得多了,
对这份测试题的印象不好不坏,就像生活中随意呼吸了一口气,呼进来又吐出去了,毫无感觉。

“是,是……马上去,抱歉我要先走了,晚饭不用等我了”烛台切接到工作通知出去了。
家里又只剩下他一个人,寂静的没有实感,这样想想他在家的日子都是周末,很少这样工作日在家,不似平时热闹。

手机突然传来震动,是骨喰藤四郎打来了电话,对方是自己大学时的后辈,关系不错,毕业后也经常联系。

“喂,骨喰吗?怎么了”大般若问,骨喰寡言少语,倒是很少打电话过来,一般都是短信来着。
“今天三日月前辈非要拉着大家出来吃饭,我现在和髭切前辈,大典太前辈在一起,他们让我问问你来不来。”骨喰的语气明显带着疲惫,电话里还时不时传来髭切逗大典太的声音。
“三日月啊……他的话一定会准备美酒吧,期待了,在哪里啊?”出去玩玩总比在家闷着好,还不知道其他人要多久回来呢。
“五点到村野烧烤来~”电话里冰冷冷的声线突然变成了甜腻腻的奶音,应该是髭切抢了骨喰的手机,
“是吗?”大般若突然不敢相信了。毕竟是髭切说话,多多少少都要怀疑一下。

“是七点,不是五点。还有……是村野烧烤楼上的料理店。”电话那端又突然传来了低沉的声线,这是大典太。
“了解,还有记得给髭切点一盘猪脑。”大般若损完髭切就立刻挂了电话,这样的日常在学生时代就经常发生,他们还是没有变啊……哼着小曲回到房间换衣服。
……
家里两辆车都被开走了,大般若只能搭公交,很快到了见面地点附近,骨喰又打来了电话。

“嗯……地点换成了村野烧烤,到了吗?”
果然是这样啊……那两个人又嘀嘀咕咕的商量什么了吧。听到地点换了,大般若第一反应就是髭切是不是和三日月说了什么,不过不影响,吃什么都好。
终于到了店里,角落的位置里坐着白发的少年,却没有看见其他人?大般若走过去打招呼,“哟,我来了,他们呢?”
“啊……他们突然有事走了,抱歉。”骨喰眼底突然流过一丝悲伤的情绪,被大般若捕捉到了。
“哦呀哦呀,那真是不走运啊,不过来都来了,我们两人吃也好啊。”大般若坐在了骨喰对面的位置,先安抚了一下骨喰的情绪,招呼服务员点单。
“好了好了,多吃点。”大般若长光给骨喰倒了啤酒,“拍照传给髭切,馋一馋那个人。”——虽然他不会太在意就是了,大般若了解髭切。

骨喰默默吃着美味的烧烤,大般若不断和他说着话,偶尔答应一下。

“那个,葬礼没有去参加……我很抱歉,那天和一期哥……”
吃着吃着,骨喰突然说。
“葬礼?什么葬礼?”大般若打断了他,
“你们家的……信函寄到了一期哥那里,那天我们要出远门,真是抱歉。”骨喰诚恳的向大般若道歉。大般若却一头雾水,他们家的葬礼?他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还想问骨喰这个话题,
骨喰却被一期一振一个电话叫走了。这顿饭三日月买单,大般若一个人吃好了就收拾东西走人,路上还在想着那件事。

葬礼……?
说起来,很久没有看到小豆了……难道是!
大般若刚要掏出手机向小豆长光确认一下,路边突然有人朝他按喇叭,顺着看去,正是他熟悉的三日月的豪车,副驾驶座的窗户被摇下来,髭切探出了脑袋冲他微笑。
“呀,小般般”
髭切向他挥手示意。
大般若没有纠结这个奇怪的称呼,走过去向车里看,三日月指指后座,给了大般若一个上车的手势。

“呼,你们这是要去哪里,不是说好一起吃饭吗,我还等着和你们喝酒呢,你们却把骨喰一个人丢在那里。”大般若指责两个为老不尊的前辈。
“现在要去祭奠。”三日月说,目视前方,专心开车。
“祭奠?”大般若茫然。
“是呀,去看望我们最好的同伴……”髭切话说了一半,突然从身前的抽屉里翻出一包饼干,“我能吃吗?”是询问三日月的语气,但问的同时就拆开了包装袋。
“这个你要问今剑,给我一块”三日月张嘴,髭切顺手给他喂了一块,然后把饼干盒子递到后座,
“吃吗?”髭切嘴里塞得满满的,咀嚼的时候两颊鼓起来,像一只仓鼠。
“刚才吃饱了……你们要去祭奠谁?”大般若没有因为这个插曲而忘记他真正在意的事。

“我们呀……去看——大般若长光”髭切语气超随意的说着,
“什么嘛,我不就在这里吗?”大般若一笑,摆摆手,这俩人又合伙逗他玩,他才不会上当。
一切都被髭切看在眼里,髭切只是看着他笑笑,却没有继续说什么。

“真怀念啊,你以前还在的时候,我们就是这样经常开车出去玩。”三日月说,
“不知道是髭切在的原因,还是我真的想念你,我居然也看得见你……”三日月抬眼通过后视镜看了看后座的男人,确实是大般若长光没错。

“你的意思是,我已经死了?现在是一个幽灵?”真是难以置信,
“你真的已经死了,但也没有忘记家人呢……”髭切突然搭话,看向大般若的眼神,如同猛兽看着猎物一般,看得大般若头皮发麻。
大般若开始观察自己有哪里不对劲,却怎么也看不出个结果,又听到髭切开口
“你是看不出来的,在你的意识里,你相信自己是活着的,所以你看不出真实的样子,在我这里看…倒是一副很可怕的样子哦”

三日月叹息一声,从侧面的袋子里取出信函,是烛台切光忠发出的,邀请三日月去参加为“大般若长光”举行的葬礼。

“骨喰没有去你的葬礼,他一直很愧疚,你也觉得遗憾吧,今天终于见上面了吧。”
原来今天的一切都是三日月的安排吗……

大般若长光不得不接受自己已经死亡的事实,
“大典太呢?”大般若想起另一个人,
“他害怕他的灵力把你冲散了,他乘另一个车去了。”三日月笑着回答他。
他该感动吗?就算他死去,但还有这么多人记得他,会去看望他。
“多谢了。”大般若长光向前面的两人深鞠一躬,
“受各位的照顾,已经足够了,来世再见。”

车开到了一处森林,一座华丽的墓碑,如同完美的工艺品,墓碑后面的土却被挖开了,棺材里只躺着一件与他同款式的西服。
这是衣冠冢吗?他死的时候,没有留下尸体……这样想想真是悲伤啊。谦信和小龙一定哭得很伤心吧。

大般若长光躺进了棺材,三日月为他盖棺,大典太和髭切为他填土。送他最后一程。

2.    
头顶传来唦唦的声音,是沙土的声音。呼吸不过来,窒息的感觉,就像被水淹没……
大般若长光意识到自己的呼吸越来越弱。

突然传来的亮光将他的梦境打碎,氧气重新进入肺部,他“活”了过来。
“你是笨蛋吗!居然就让人这样活埋了。”
熟悉的声音,大般若长光看向声音的源头,那里站着的,是他的侄子……小龙景光。

“我,没有死?”
大般若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
“你觉得自己死了?”
小龙景光忍住想打大般若的冲动,耐心等着和他解释。
“三日月,髭切说我死了……”
小龙景光重重的拍了拍大般若的肩,
“他们说你就信啊,你是真的老傻了吗?不管你了,我先走了”
小龙景光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大般若还在生与死之间纠结,手机突然响了,来电人是小豆长光。
“喂,小豆……我死了,我又活了。”大般若恍惚的看着高悬的明月,向兄弟诉说着。
“你没事吧?来医院看看?”小豆长光关切的询问,他是医生,听起来自己的兄弟似乎经历了什么了奇怪的事。

大般若忽然被小豆提醒了,从墓地出来,拦车去往医院。
大般若没有把自己经历了什么告诉小豆长光,小豆给他检查了身体,什么也没发现,只能让大般若在这里睡一会儿,休息一下。

谦信放学了,跑到医院找小豆,看见了大般若,小豆还要忙,让谦信在办公室做作业,顺便看护一下大般若。

“大般若睡吧,有我在呢!”小孩满脸自信的站着大般若床边拍着胸脯向大般若保证。自家的孩子果然很可爱,大般若欣慰的揉了揉孩子的头,却觉得自己睡不着,倚着床头看书。

大般若看向谦信手边的杂志,正是早上烛台切给他做过的那本杂志。
“谦信,把那本书给我好吗?”
谦信小跑着把书送过来,“大般若也喜欢做心理测试吗?”
面对孩子的询问,大般若只能苦笑以对。

一样的题目。
13.对现在的工作生活感到疲惫吗?
不,我想活下来。
14.如果要选择一处墓地,你会选择哪里
A水边B森林C公墓
c,寿终正寝时……再用上吧。
向下看答案,却只写了一句话
“恶魔在身边。”

大般若总觉得不太吉利,而且今天经历的事太诡异了,三日月和髭切虽然不正经,却不可能真的要他的性命。
还有突然出现的小龙……?
小龙为什么会在哪里!大般若突然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什么。小龙突然出现在那种地方,还救了他。是三日月告诉小龙,让小龙来救自己的吗?

一切都太过诡异。
大般若刚要放下手里的杂志,忽然有人敲门,谦信去开门,进来的人金发紫眸,戴着口罩。谦信亲热的贴上去,“小龙哥!你怎么来了。”
来着揉了一把谦信的脑袋,摸出几张零钱让谦信去买饮料。
谦信离开后,小龙景光坐在了大般若床边,
“你来得正好,你怎么知道我在那里的……!?”大般若刚要问清楚,“小龙”却突然抽出来一把匕首,就要向他的胸口扎来。

还好反应及时,成功避开了这次攻击。大般若觉得情况不对。伸手去抓“小龙”的口罩。
口罩之下的面容是大般若不熟悉的,
一张普通到了极点毫无特色的脸。
不是小龙景光……

还在思考的大般若被“小龙”一刀刺伤,血沾染了衬衫……他恍惚间能听到谦信的哭声。
……

“啊,你醒了?”从黑暗中苏醒,清冷的声音传入脑海,他看见了窗边正在摆弄百合花的骨喰藤四郎。
“太好了,你没事,居然遇到车祸……”骨喰看见大般若苏醒以后松了一口气。

车祸?他不是被歹徒杀死了吗?怎么是车祸?
骨喰坐在他身边,满脸歉意
“没去参加葬礼,我很抱歉……”

评论(14)
热度(26)

© v维恩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