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维恩图

sada酱世界第一可爱

【安达组】香赏·柏林少女


柏林少女是一款香水的名字。

一款味道比较特殊,我很喜欢的香。

早就想写这款香的文,一直找不到落笔之处。

吃了这口冷cp,觉得超合适的。

架空现代。

安达组,互攻!互攻!

——————————————

【一】玫瑰与老鹳草

  “这孩子名叫髭切,从今天起就住在家里了,他比你小一点,要好好照顾弟弟啊,鹤。”

 

  温暖的触感自头顶传来,那只大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后就离开了,

  鹤丸国永全部的注意力都在将要成为他家一份子的那个孩子身上——髭切,静静的站在原地看着他的眼睛,毫无避让。从琥珀色的双眸中透露出的是令人窒息的魄力。

  这个人不简单,他能肯定。

  这不是一个普通小孩能具有的魄力与贵气。宛如初生的香槟玫瑰,还未绽放,但人已能知晓其魅力。

  鹤丸国永正要发出警告时,面对着他的那双眸子中所包含的感情突然变了,柔软,温情,搭配上孩子奶金色的外表,在夕阳下闪闪发光。

  美丽如斯——

  鹤丸国永呼吸一窒,把想好的话全部咽了回去,想了一阵后,终于挤出几个字“你好,鹤丸国永。”紧张的向对方伸出自己的手,髭切看了看鹤丸,看了看鹤丸的手,眸中又流出一丝狡黠,软软糯糯的声音传进鹤丸的耳中“诶~请多关照了。”

  髭切笑时会露出漂亮的小虎牙,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一个小精灵一样,明朗而可爱。

  这是他们的相遇。

  后来鹤丸被告知了髭切的真实身份,是源氏家族的幼子,近来家族纷争混乱,为了保护他的安全,才放在了安达家。

  身份一出,两人的身份地位一下子拉开。两人之间不可能是什么兄弟玩伴,鹤丸国永于髭切而言,不过家臣而已。

  鹤丸国永从来不是一个屈服于命运的人,他已决定等到成年,自己就脱离家族,白手起家。他不会把髭切看得太重,这样一个贵族少爷,在他的生命中反正只是匆匆过客,好好待他,相安无事就罢。

  玫瑰的一生才刚刚开始。

【二】玫瑰草

  遇上髭切是他鹤丸国永这辈子最大的不幸。

  此刻站在走廊罚站的鹤丸如是想。

  遇上鹤丸国永是他髭切这辈子最大的失败。

  此刻站在走廊的另一边罚站的髭切如是想。

  小玫瑰是娇生惯养的,少爷脾气让鹤丸国永侧目。鹤丸国永决定离髭切远一点。

  髭切立刻感知到人对他的疏远,立刻不高兴的使出各种手段折磨鹤丸国永的神经乃至肉/体。

  两个人都是外表欺骗系,

  面对大人的问,都选择装可怜,这样的手段面对对方却完全不管用。

  但大人似乎更偏向于更软糯一些的髭切,最后遭殃的都是鹤丸。

  在成长的过程中他们打过很多架,鹤丸从没有手下留情过。在其他地方受的委屈,全部发泄在髭切身上。鹤丸打断过髭切的骨头,髭切害鹤丸左眼失明三个月。

  作为对方最扎眼的存在,一起成长着。

  “吃饭啦。”鹤丸国永不耐烦的喊着,只喊了一遍,如同进行某项常规仪式一般,喊过后就坐下自己吃了,

  这个家只有他们两个人,鹤丸国永多次抗议不想照顾这个不谙世事的大少爷,但都被回绝。

  “诶,不想吃。”瘸了一条腿的髭切躺在沙发上,有气无力的说着。

  少年时期,鹤丸的成长更快一些,比髭切高了不少。

  腿伤之后髭切便一直躺在家里不出门,食欲也越来越小。整个人瘦了一圈,大人眼中要可怜得不行了,更加指责鹤丸。但鹤丸知道这家伙是故意玩他的。

  “吃。”鹤丸拿了一片面包糊在髭切脸上,“唔...唔..唔”几乎被堵得不能呼吸了,挣扎着抢过面包,甩在鹤丸脸上,“你自己留着吃吧。”

  然后一脸嫌恶的摸了摸脸,满脸是油和糖浆,看向鹤丸,对方毫无心情的又坐回去吃饭。髭切开心的滚下沙发,成功的磕到了脑袋,笑了笑以后,继续以爬行的姿势到达厕所,成功的弄了一身水。

  然后鹤丸当晚又被骂了。

  恶魔......形容髭切再贴切不为过。什么香槟玫瑰,就是一棵长得漂亮一点的草而已。

  年少无知,只能感叹年少无知。

  鹤丸觉得自己肯定是单身久了看什么都眉清目秀,

  这是感情欺诈。

  那年的年华正好

  想到两人偷偷,在巷子中亲吻。

  那个人却突然推开他,对着脸就是一记耳光。

  当时就被打懵了。

  坑了他一把,

  到头来还装可怜。

  又坑了他一把。

  越想越生气,越想越想去掐死髭切。

  然后他真的这么做了——

  用力掐住髭切的脖子,手上的青筋都爆出。髭切没有过多的挣扎便晕了过去,鹤丸突然冷静了。却突然被压在身下的用力一推,形势逆转。

  髭切坐在鹤丸身上,抄起床头的台灯冲着头砸去。——

  给鹤丸一个时间倒流的机会,他绝对不会去招惹髭切这个灾星。他发誓,绝对不!

  打打闹闹的成长着。

  髭切开始帮助家族做事,鹤丸一直“碌碌无为”更加热衷于玩乐。

  髭切其实性格很温柔,鹤丸国永承认,平日里普通的欺负一下人,对方也只是笑笑就过去了。

  髭切说,“我喜欢你”

  鹤丸国永把人一个过肩摔甩在了地上,

  “别开玩笑了,你以为我还会被你骗一次吗?”

  髭切委屈。

【延香】

  他还记得那天,

  那群人冲进他家,

  带走了他所爱着的一切。

-----------------------------

  “你怎么连洗个碗都不会啊,大少爷。”在髭切摔了三个碗,并成功把自己手划破以后,鹤丸国永终于看不下去了。

  难得髭切大少爷自愿提出洗碗,鹤丸国永以看戏的姿态在一旁围观,结果还是他动手。

  看着髭切双手鲜血直流,还呆呆的看着自己。心里便烦躁起来,向髭切喊了一句“去包扎啊,笨蛋。”髭切后知后觉的离开了。

  鹤丸国永嘟囔着髭切的傻呆笨,继续洗着碗。

  外面却传来一阵刺耳的枪声。

  当即鹤丸国永就冲了出去,客厅内一片狼藉,玻璃碎了一地,而髭切就躺在那些玻璃上面,被人踩在脚下。

  发现有人,入侵者枪口调转,冲着鹤丸就是一枪。鹤丸来不及反应,被射中了肩膀。

  “你们是什么......”还没有问完,迎接他的就是雨点般的子弹攻击,鹤丸只有蹲下,借助椅子的靠背抵挡。

  等到一切平息,鹤丸立刻站起来。

  入侵者已经带着髭切离开,只留下他与一片废墟。

  鹤丸与父亲联系,没有得到回应。只能亲自去找。

-------------------------------------------------

  鹤丸站在自家门前,看着一片残骸,近乎绝望。

  安达家,灭门

  只剩他。

  为什么?是谁?这是鹤丸国永最想知道的。

  跪在尸体面前哭得几乎要背过气去,鹤丸突然想起了髭切。入侵者带走了他,他们的目标是髭切,那也就是整个源氏。

  慌乱的踏上寻找髭切的路程,刚要离开就被击倒。一枚子弹射向了他的体内,他没有躲避成功。

  鹤丸看见了,

  髭切被人按在地板上,脸上尽是不甘与愤怒。

  鹤丸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他能清晰的看见那群人对髭切的折辱,

  

  不应该,不应该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高贵的香槟玫瑰被人碾碎在泥土里,散发着死亡的气息。

  这不应该是髭切的结局。

  那个人还是目光坚毅,双眸中是他最初所见的威严。

  在这样的注视下,鹤丸闭上了双眼。

【三】广藿香、橡木苔、蜂蜜

  鹤丸国永最终是得救了。

  以一个守墓人的身份,守着全家的墓地,独自活着。

  源氏战败,髭切不知去向。

  心里空了。已经没有留恋的存在了。

  之后鹤丸因为身份,被一些家族强行“收养”了,都期盼他能做为一枚出色的棋子,被仇恨所支配。

  鹤丸没有,他选择强行成为一个“乐天派”开开心心的过每一天,心底埋葬着死去的玫瑰,飘零的生活在权力的中心。

------------------------------------------------

  “鹤先生,有客人拜访”

  “不见。”鹤丸随意的答着。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想着昨晚未通关的游戏。

  “诶,真厉害,好宽敞的地方。”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这样的话。

  “啊啊,先生,请你不要随意闯进来。”又听见小秘书这样说了。

  鹤丸抬起头,看了一眼。

  玫瑰从未死亡,只是被人藏起来了。

  “嗨,好久不见。”奶金色的那人向他挥手问好。“诶,那个,那个...鹤,鹤永...?”那人皱着眉头,无法完整的说出那四个字。

  “鹤丸国永。”他淡淡的提醒着。

  “对,鹤丸国永。”那人恍然大悟一般。

  鹤丸笑了笑,让小秘书倒茶来。

  “你和我差不多大啊,怎么就老年痴呆了?”鹤丸嘲笑髭切。

  髭切笑嘻嘻的坐到鹤丸身边,把刚打的开水直接倒在了鹤丸的手上。

  “我!”鹤丸被烫得跳起来,髭切看见鹤丸这副样子,一直微微笑着。

  “啧,这么多年,性格还是这么恶劣。”鹤丸擦着手,嫌恶的看着髭切。

  “彼此彼此。”髭切依旧是笑着。

  “今天回家吃饭。”

  “诶,吃什么?”

  “鱼,补脑。”

  “给你补?”

   “你!”

   “谁洗碗?”

    “你。”

    “好的~”(手滑摔杯子)

   “我洗,我洗!”

   ......

-------------------------------------

关于柏林少女,个人评价:

最开始是清新的香甜

突然燃烧的烟火,散发出浓烈的香气,呛人的芬芳。

最后温暖柔情的余香

调皮又沉稳,让人感觉捉摸不定。

浓烈又热情的玫瑰,散发着肆意的气息,浸透着爱与死的知觉,宣示着向死而生的欢乐。

爱它的人视它为朱砂痣,恨它的人视之糟糠。

评论
热度(23)

© v维恩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