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维恩图

sada酱世界第一可爱

【黑书】8.pour la peine

8.pour la peine

本章青江家

鹤狮子向。

链接合集

【一】

  数珠丸恒次被家中的某只“米虫”赶出来买食材了,

  

  因为数珠丸拒绝了上次莺丸的邀请,青江失去了一顿大餐,不开心。

  青江写了长长的菜单,然后磨数珠丸给他做饭。被青江三番五次的打扰礼佛,数珠丸没脾气的答应了,毕竟也是他欠青江在先。

  数珠丸将青江一手带大,对他的口味再熟悉不过,看了看青江给的清单,没有一样是青江真正爱吃的。

  叹了口气,

  将纸条收了起来,在超市中自行寻找起需要的材料。

  数珠丸站在一堆萝卜前思考是做白萝卜还是胡萝卜,想到青江最近老是熬夜,决定做一些胡萝卜给他补眼。

  刚要拿起一根品相不错的,那根萝卜却被另一手拿走了。数珠丸把目标转移到别处,依旧是被人抢先一步拿走了。

  数珠丸才抬起头看抢了他萝卜的人,手臂吊着购物筐,里面是两根胡萝卜。

  这个人数珠丸是认识的,看到他时,数珠丸已经想到了这位是为什么出现在这里,还跟他抢起了胡萝卜。

  这个人,狮子王,本家已经认定了的下任继承人,按理应该和属于“叛徒”范围内的数珠丸水火不容,但数珠丸很清楚,狮子王现在有求于他,因为他的能力可以救某人一命。

  “数珠丸恒次,青江家的长子,没错吧。”狮子王问,数珠丸并没有任何反应,静静的等待着狮子王的下言。

“我来这里,不是作为本家的继承人,我仅代表我个人,我求你救救鹤丸。”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狮子王眼眶微红,咬紧了牙。

  关于鹤丸国永的事数珠丸了解并不是很多,大包平、莺丸和本家的抗争他几乎没有参与,也限制青江参与,没什么效果,青江还是进去掺和了一脚,关于鹤丸的事数珠丸都是听青江讲述。国广家的堀川埋伏在本家,听从莺丸的命令,找寻时机,从伊达家的鹤丸国永下手,正式向本家宣战。鹤丸国永和本家的继承人是一对恋人,这个目标看起来还挺合适的。

  “你知道我的身份,你怎么确定我会帮你?你们一家和我可以是血仇的。”数珠丸转向一边,边挑选西红柿边和狮子王说。

  “你是唯一可以救他的人,就算只有一丝希望我也不能放弃。”狮子王坚持的说。

  “你就不怕大包平在这边设下埋伏,以我为诱饵,将你一网打尽。”数珠丸又站在冰柜前看起了牛奶,思考起要不要给弟弟补补钙,一天到晚不出门,防止骨质疏松。

  “不怕!”狮子王回答得很肯定。

  数珠丸挑完了他需要的所有东西。“那两根萝卜可以给我吗?”数珠丸问,指了指狮子王篮子里的两根胡萝卜。

  “啊?”狮子王有些愣神,跟这个人讲了半天,对方似乎没有意识到事情的重点。

  “去我家吃个饭吧。”数珠丸邀请到。

  “边吃边谈。”

【二】

  本家,茶屋。

  三日月宗近身着和服,为小乌丸点茶。

  三日月手法利落的做好了一杯,送向小乌丸的面前,小乌丸捧起茶杯喝了一口,评价道“宗近的手法还是如此高明。”

  三日月宗近笑笑,“哪里哪里,我的手法不及兼定家主,我只是略懂皮毛而已。”

  小乌丸浅笑,孩童般的外表却透露出深沉无比的气场。

  “能和我说说话的,也只剩下你了啊。”小乌丸双手摩挲着茶杯,“能真正理解我的,也只有你啊。”小乌丸看向三日月宗近。

  “不过只是拥有多一点的记忆而已,小乌丸大人夸赞太过了,理解什么的,谈不上吧。”三日月一句话将两人的关系撇清,丝毫不在意会触怒小乌丸。

  “都说了,你很理解我,不然怎么敢说出这样的话。”小乌丸对三日月也很了解。

  三日月只是笑笑,自己也捧着茶杯喝了起来。

  “狮子王,那孩子还是忍不住行动了。”小乌丸叹气,“那孩子要是再沉稳一些就好了,再等一等,一切都能解决了。”

  “哈哈哈,年轻人嘛,就是要急躁一些。”三日月宗近说,小乌丸扶着下巴审视般的看着三日月,“宗近明明也只是一个小孩子呢。”

  三日月摇摇头,苦笑。小乌丸再问,“前些时候不是很有活力的去栗田口家大闹了一场吗?被那群小孩赶了出来。”被小乌丸一提起,三日月就想到了前些时候的惨状,轻咳一声,“小乌丸大人,现在最重要的是伊达家之事。”

  小乌丸轻笑,“伊达家被陷害,我很明白,我需要一把剑,可以直接击入对方的心脏的利剑。”

  “哦哦,小乌丸大人是看上了伊达家?”三日月宗近问。

  “宗近应该早就明白了吧,你是有记忆的。”小乌丸话只说了一半,站了起来。“那孩子,请你去接应一下。”说完便离开了。

  三日月从本家的宅院出来的时候下起了绵绵细雨,骨喰撑着伞已在外等候多时,三日月笑着走过去,接过伞,由他撑着,两人沿着本家院子外种满紫阳花的小路走着。

  “之后都住在髭切那里吧,家里恐怕不太安全了,如果回家的话记得提醒一期,让他也多加小心。”三日月提醒着,

  “嗯。”骨喰应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

  走到马路上,三日月发现他的车后还停着另一辆车,一期一振正在那辆车上,看见骨喰的身影,一期一振下车,把骨喰拉到身边,“骨喰由我带回家,您不用费神了。”

 

  三日月看着一期叹了一口气,想要说什么,却忍住了。对着一期微微一笑,“照顾好你的弟弟们。”挥着手向自己的车走去。

【三】

  青江高高兴兴的打开门,准备迎接数珠丸和他的食物,却发现数珠丸身后多了一人。

  “哦呀,真是奇怪的客人。”青江有些惊讶。

  “我请他来家里吃饭,贞次,不要胡闹。”数珠丸的意思青江马上就明白了,点头“好好好,我不做了。”

  狮子王一脸莫名奇妙的看着兄弟俩的小动作,然后他被青江推着走到了客厅,青江拿来茶和点心,数珠丸去厨房做饭,

  “贞次,买了牛奶,记得喝。”数珠丸想起来了就顺口一提醒。

  “没有零食吗!”青江看着购物袋,难以置信的说。

  “你没写。”数珠丸说。

  「 你买的哪样是我写了的」。青江知道数珠丸只是不想买而已。

  狮子王没有兄弟,看着青江兄弟相处,不禁有些羡慕。“你们感情真好呢。”不由的夸奖了一句。

  青江看着狮子王,直直的盯着看,狮子王被他盯得发毛,“怎么了,我不就是夸了一句吗。”

 

  青江摸了一颗糖塞进嘴里,“没什么,看着你,觉得你可怜罢了。”

  狮子王想起自己是为何而来,心情一下跌回谷底。

  “我不讨厌微笑哦。”青江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

  青江继续说,“伊达家的那个小孩,笑起来真的很可爱哦,所以我让他的幻境变成了游戏的样子。”

  狮子王反应过来,说的是太鼓钟贞宗,听青江提起“幻境”,狮子王不得不好好打量一番眼前这人。伊达家叛变,医院中所有的监控摄像头被破坏,是隐蔽起来的线人报告是伊达家的人杀了所有保护鹤丸国永的人。太鼓钟贞宗就是那个人。

  说真的,狮子王根本不相信,他见过太鼓钟贞宗,一个小太阳一般的孩子,在全家的宠爱中长大,最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如果把一切归咎于幻境的话就合理了。但是,那样一个小孩是怎么样杀死那么多高手的?

  “我最喜欢小孩子了,怎么可能让小孩杀人,大包平也是,那些都是被提前杀死的,再通过我的能力,让太鼓钟陷入幻境,哦,还有你家的几只小老鼠。”青江笑着说完了一切。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狮子王好奇,同时也生气,就是眼前的人害得伊达家陷入困境,伊达家是鹤丸的归属,这样等于把鹤丸也拉入了泥潭。他和青江离得很近,以他的能力可以简单的杀死青江。狮子王差一点就这么干了,但是他最终冷静了下来。

  这里有最强的治愈术,而且他不能保证,他现在是不是处于笑面青江的幻境之中,不能冒险。

  “你想杀了我吧。”青江笑着看狮子王。狮子王诚实了点了头。“你很聪明,没有动手,虽然恒次救不了我,但是你无法摆脱我的幻境,我死了,恒次会为我报仇。”

  “为什么无法救你?”狮子王的关注点在这里。

  “我啊,死过一次了哦。”笑面青江靠在沙发背上,“在那次大清肃里,我死了,恒次救了我,他的能力对一个人只能用一次,如果我再死一次,他就不能救我了。”

  狮子王想到现在濒死的鹤丸国永。

  狮子王走向厨房,数珠丸在忙活着,狮子王看着那个人的背影,跪了下来。

  “求你救救鹤丸!”大声的喊出了自己的恳求。

  数珠丸停下来看了狮子王一眼,“接你的人来了,下次再请你吃饭吧。”

  门铃响起,青江开门,门外站着一身和服的美丽男人,“哈哈哈,我来找狮子王,他还在吗?”三日月问。

  狮子王最终跟着三日月离开了。

  “诶,是恒次通知三日月的吧。”青江趴在厨房门口,探头向数珠丸问。

  “不是哦。”数珠丸笑笑,

  “来,吃饭吧。”

【四】

  鹤丸国永身处一片黑暗之中。

  没有一丝光,没有一点声音。

  这就是死亡的世界,鹤丸国永一直这么想着。

  狮子王去找了数珠丸的这一天,鹤丸国永也终于等到了一丝光明。

  一朵莲花出现在他眼前,绽放出美丽的光彩,缓缓掉落了一片花瓣,消失不见。

评论
热度(10)

© v维恩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