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维恩图

sada酱世界第一可爱

【本丸日常?】一觉起来多了爹妈?!


疯狂玩梗慎入。

cp三日鹤。
其实是太鼓钟中心。

我也是深受毒害,
不是我先动的手。
( ´艸`)

————————————

清晨
“儿子,儿子,该起床啦。”
太鼓钟贞宗不耐烦的用被子捂住头,
“儿子?谁啊...烦死了....”

然后太鼓钟突然反应过来那个喊他的声音不对劲。

太鼓钟猛地坐起来,看着床铺旁的人——蓝幽幽的棉布家居服下面穿着一套老年人保暖套装,头上缠着超土气的黄色头巾,这个是——三日月宗近。

太鼓钟和这位天下五剑并不熟,好奇的看着老人家把被子叠成了三角形,然后笑眯眯的拿着梳子看着他。

“看什么呢?我的傻儿子,你妈把饭做好了,快收拾好去吃吧。”
太鼓钟贞宗感到一阵恶寒。

“那个,三日月殿下,你认识我是谁吗?”太鼓钟怀疑三日月和源氏哥哥一样患老年痴呆了。

“当然啦,你是我儿子太鼓钟宗近!”
三日月一脸奇怪的看着太鼓钟,想着这孩子是不是睡傻了。

“等等等等!我叫太鼓钟贞宗!”看来是真的犯糊涂了。
“儿子你怎么了?别吓为父啊,你的名字可是上了户口的,你要改多麻烦啊。”三日月纠结的点好像不对。

“户口?那是什么?”太鼓钟贞宗一懵,“等等啊,为父给你找找。”三日月从榻榻米上站起来,慢悠悠的走到柜子边翻找着什么。

太鼓钟才发现,他身处的这个房间和在本丸时的完全不一样了。

“孩子他爸,人醒了吗?”远处传来太鼓钟熟悉的声音。

不会吧......
太鼓钟心中一紧,有不好的想法。

走进来一个一身白衣,围着一条粉红色小围裙的男性,这位正是太鼓钟熟悉的——鹤丸国永。

“鹤桑!是不是又是你的恶作剧!”太鼓钟急得跳起来了。

“真是的,越来越没礼貌了,不叫我爸也算了,叫个妈也行啊,居然叫名字。”鹤丸国永一脸受伤。

“鹤桑,别跟我开玩笑了。”太鼓钟快要急哭了,
一边的三日月宗近终于掏出了户口本。

“来啊,儿子,来看看。”
三日月招呼着。

太鼓钟靠过去。
三日月手拿一叠资料,
“这是你的出生证明,这是幼儿园入学证明,这是小学的......你看还有你小学毕业的集体照呢。”
户口本上确实有着这么一个名字——太鼓钟宗近。
而且照片也是他的。

太鼓钟越来越混乱了。

一起床,三日月宗近莫名其妙的开始叫他儿子,鹤桑也开始叫他儿子,还有一堆可以证明这不是假货的证明。

依稀间,太鼓钟突然想起昨晚大家一起玩游戏的事了。
国王游戏,几个老爷爷也参与其中。

抽到国王的是笑面青江。
“2号叫5号爸爸,3号在4号身上做五个俯卧撑.......”

抽到2号的太鼓钟,看向5号正在喝茶的三日月宗近,也没有多想什么,健气的叫了一声「父亲大人」

“哈哈哈,近身前来,一直想说一次的台词呢。”
三日月笑着揉揉他的头,
“甚好甚好”

然后藤四郎兄弟就有出来起哄的,
说太鼓钟和三日月长得像,
不就是头发都是蓝色的而已吗!

又说太鼓钟肯定是三日月和鹤丸生的,
蓝色头发遗传三日月,黄金瞳遗传鹤丸,还爱穿白衣服。
这只是单纯的爱好而已啊!

不会就是因为一个破游戏吧。
太鼓钟有点绝望。

“好啦好啦,我们吃饭去吧。”三日月牵起太鼓钟的手,

“不好好吃饭可不行啊”三日月还真的有点慈父的风范,耐心规劝着太鼓钟。

既然已经回不去了,
还是接受现实吧。
太鼓钟突然看开了。

被鹤丸和三日月拉到饭桌前坐下。
桌上摆的居然是茶和点心。

“有茶和点心的话,不会觉得幸福吗?哈哈哈”三日月笑着喝了一口茶。

“儿子,快点吃吧,吃了长高高。”鹤丸国永拿了一块巨大的牡丹饼像太鼓钟塞来。

“咳,咳,咳.....唔唔唔唔”
太鼓钟明显被噎住了,
鹤丸笑着问“想再来一个吗?”

太鼓钟疯狂摇头,
又听到三日月说“嘛,人也好,牡丹饼也好,大一是好事。对吧?”

两位“父母”就这样不顾孩子死活的笑在了一起。

——————————
“sada酱?”
光忠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太鼓钟猛得睁开眼睛,看着烛台切光忠,

“咪酱,我叫什么?”
烛台切有些摸不着头脑
“太鼓钟...贞宗。”

太鼓钟长舒一口气,
“还是咪酱好。”
扑进烛台切怀里,
“我终于知道长谷部为什么不喜欢吃牡丹饼了”

评论(6)
热度(71)

© v维恩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