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维恩图

sada酱世界第一可爱

【伊达组日常】无法忘记的故事

鹤丸带孩子。
烛俱远征。
本丸日常(?)
没有物吉和龟甲。(我也确实没他俩QWQ)
弥补一下花丸伊达没有鹤的悲伤。

——————————————————

第三部队出阵回归。
“辛苦了,大家好好休息吧”迎接第三部队的是一期一振。

鹤丸国永边向房间的方向走去,边脱下染血的外衣。

“鹤丸殿下,请等一下。”突然被一期一振喊住,鹤丸国永有些诧异,“怎么了?”

一期一振面露难色“是烛台切和大俱利伽罗都去远征了,你也出阵了,太鼓钟就和弟弟们住在一起了,结果昨天晚上太鼓钟突然发烧了,现在还......”话还没说完,鹤丸国永停下手上的一切动作,没多说什么,径直向栗田口刀派的房间走去,

一期一振跟在后面“是我照顾不周,让如果不是弟弟们和他玩闹发现他不对劲,不知道还要拖多久......”

鹤丸国永强行镇定下来,对一期一振说“没事,贞坊一直都是个健康的孩子。”

其实心里很慌张,
「那孩子,应该很难受吧。
没有人陪着生病的他。
为什么没有早一点发现呢?
或许在我出门的时候就已经不对劲了。」

赶到房间,药研和信浓正在看护太鼓钟,见到鹤丸国永时两人都松了一口气,

“小贞的情况怎么样了?”鹤丸国永问,“还没有完全退烧,但比昨晚好了很多”,药研答。

看来很严重,鹤丸国永看着躺在被子里烧得迷迷糊糊的的孩子皱紧了眉头。

“我来照顾小贞吧”鹤丸国永把太鼓钟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
“多谢你们照顾我家小贞了。”鹤丸国永不忘答谢藤四郎兄弟们。

回伊达组房间的路程很短,鹤丸国永感受着怀里轻飘飘的小短刀不经叹气,“明明光坊的一直投喂着,这孩子怎么还是这么轻呢?”

回到房间,把太鼓钟放在床铺上,换上新的退烧贴。

鹤丸国永静静的看着小短刀,小小的,一切都很小,和他这把太刀比起来,太小了,小到让人不自觉的去怜惜。

实际上也是这样,他们三人都无条件的宠爱着小短刀。小小的短刀,是他们的小太阳,照耀着心里的每一个角落。

“唔...鹤...桑?你回来了啊”太鼓钟稍稍恢复了意识,瞥见了鹤丸国永,“哦哦,感觉怎么样?难受吗?”鹤丸国永立即查看太鼓钟的情况,测试体温,还在发热状态。

“还没有退烧呢,继续睡吧,饿了吗?”鹤丸国永询问着。

太鼓钟几乎没有力气行动了,颤巍巍的伸出右手,想要触碰鹤丸国永,但只抓住了鹤丸的一根手指。

“怎么了?”鹤丸把太鼓钟的手用两只手包住,

“鹤桑......现在的样子......一点也不华丽......”太鼓钟艰难的说,鹤丸国永闻言,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着装,还是沾了血的出阵服,

“是啊,太不华丽了。”鹤丸把外套脱下,随手一丢。
“小光,看见了会生气的。”指随手乱扔衣服的行为。

“嘛,别管这么多了,倒是你,为了光忠,要快点好起来啊,他看到你这样肯定会急哭了,连我都吓了一跳,小伽罗肯定也会着急的。”鹤丸国永都能想象到烛台切看到这样奄奄一息的太鼓钟会哭成什么样。

“对不起”太鼓钟把脸埋在被子里。

“不,是我们不好,都没注意到你生病了”鹤丸国永摸摸孩子的头,

“我自己也没注意到,不知不觉,就晕了。”太鼓钟现在还是很难受,说话声越来越小。

鹤丸国永干脆躺下来,和太鼓钟处在同一平面。

“快点好起来,再一起玩吧。”鹤丸国永祈愿。

“嗯,快点好起来,约好了,不让鹤桑再...寂寞.....了......”说着,小短刀最终睡着了。

鹤丸国永还沉浸在太鼓钟最后的发言中。

让他不再寂寞了。

太鼓钟总是这样惹人怜爱,
太过懂事,总是家里活跃气氛的那一个。

身处伊达家的那段时光确实从未寂寞。
一起在田里摸爬滚打,一起欺负俱利,一起看星星......

小短刀曾经就许诺让他不再寂寞。

结果他离开了伊达家。

是鹤丸国永让太鼓钟贞宗寂寞了。

他们三人,到底没有陪他到最后。

胡乱的思考着,重新为太鼓钟掖好被角。
“因为我们重逢了......”

不知道是不是心灵感应,睡梦中的小短刀模糊的说了这样一句话。

“是啊,我们重逢了,就有新的故事了。”

——————————————
我家的第三部队其实才是主力呢(捂脸)(方便丢出去远征(*/∇\*))
第二短刀队。
第一部队全是欧气象征(›´ω`‹ )

我家的小贞是鹤丸亲手带回来的。
战扩400战。

评论(2)
热度(64)

© v维恩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