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维恩图

sada酱世界第一可爱
伊达沼民
全员粉。

【黑书】6.Ça ira mon amour

【黑书】6.Ça ira mon amour
本章包莺。
伊达组,
贞宗家。
年龄操作,包比莺大。

什么时候写完1789的所有歌什么时候完结(大概吧)

合集链接

————————————
【一】
“会好的,亲爱的”

莺丸跨坐在红发男人的腿上,捧着爱人的脸落下深沉的一吻。

吻没有持续多久,愣了一秒后男人别过了脸,“莺丸,我说过了,不要再这样”起身远离莺丸。

“诶,我可是为了你杀掉我的青梅竹马呢”莺丸不可能听话的,跑到男人面前整个人粘在他身上,

“谁都可以,只是让他们知道而已,是你选鹤丸国永下手”男人还是耐不住莺丸的磨人,抱住人亲亲。

“这是我的心啊,为了你,过去的一切都可以抛弃,呐,大包平,抱抱我嘛”莺丸下巴垫在大包平肩头,

“不是已经抱着了吗?”
“那个啦,那个~”

莺丸提醒了大包平,脑海内立刻萌生了奇怪的画面,大包平清了下嗓子,准备把人抱走。莺丸却突然推开他,

“嘛,我请堀川君做了好吃的杂煮,不能浪费啦~”
然后迈着轻快的步伐留下了大包平一个人。

“这个混蛋!”大包平气得牙痒,追了上去。

……
如堀川想的一样,青江一家没有应邀而来,
“太郎先生,次郎先生,还有贞宗家的两位都已经来了”
堀川向莺丸汇报着。

堀川还围着围裙,显然刚刚做好食物。旁边山姥切在帮忙布置碗筷。

“看起来真好吃,堀川君真的太棒了。”莺丸一脸期待,“我去泡一点麦茶好啦~”莺丸还是改不了的视茶如命。

不过一会,众人落座,开始大快朵颐。

堀川国广的手艺很好,因为失去父母,大哥干不了细活,三兄弟都靠堀川养活,后面还养了新选组的众人,做饭事业从未放下。

得到众人的夸赞,堀川很高兴。

饭后,大包平不知道从哪里掏了一瓶香槟。“庆祝一下?”

开瓶以后分到每人手里,

“为了将来干杯!”

【二】
龟甲贞宗坐在堀川国广身边,看着堀川的手开始感叹“真是可惜,这双手,要用来杀人。”

“龟甲你别假惺惺的,你明明想说的相反。”
次郎反驳,
「可惜了这双杀人的手,用去做饭」才是龟甲贞宗所想。

“不想打扰良好的气氛嘛,饭都吃过了,该谈正事了。”龟甲贞宗收起笑容,严肃的看着大包平。

“鹤丸国永没死,本家一定会有反应,伊达家也不会罢休的”大包平说,

“那孩子,和鹤丸是恋人呢,本家的那位继承人。”莺丸滑动着手机屏幕,里面都是狮子王和鹤丸的照片。

“说起伊达家,贞宗家还有一个孩子被伊达政宗收养了。”莺丸看着龟甲贞宗,
龟甲推了推眼镜,
“太鼓钟贞宗,当年逃难时遗失,如果本家真的开始全面调查,把贞宗家也参与的事查出来了,伊达家或许会受到牵连。”
龟甲对这个没什么印象的弟弟没什么关注,他只想到伊达家被当成叛徒之后的场景。
龟甲贞宗捂着嘴笑了起来。

“那位老祖宗没这么糊涂吧?”太郎打破龟甲的幻想。
“他是为了保护整个家族舍弃一切的男人,就算不被清肃了,伊达家也不会好受。”大包平回忆着那个如少年般的“老人”

本家真正的支柱——小乌丸。
不老不死的存在。
大包平真正要对抗的人。

“接下来要做什么?”堀川国广询问莺丸,

“那就让伊达家再难受一点吧。”

莺丸说着戳破了碗中的溏心蛋。

【三】
大包平是莺丸表亲,比莺丸大一辈。
莺丸和大包平都直属本家,是本家的分系家族中的孩子。小时候都感受过本家的教育,尤其是小乌丸对他们的教育。

家主都是从这些小乌丸亲手教育出的孩子中诞生的。

其实当年的大清肃,完全是为大包平一个人准备的。
大包平是小乌丸最宠爱的孩子。
家主之位几乎唾手可得。

但大包平害死了人,那就是狮子王的父母。在执行任务中,大包平舍弃了无法行动的两人,造成了死亡事件。

后来还是家主的狮子王的爷爷对此事并没有表态,小乌丸对大包平的态度也不如从前。
大包平开始担心,开始努力改变小乌丸的态度。

可是大包平努力太过了,犯的错太大了。小乌丸一声令下,“清肃”开始了。
与大包平交好的所有人都囊括在清肃范围之内。

那是大包平一直缠绕在心的噩梦。
无非是一个孩子对得到长辈肯定的愿望而已,为什么会演变到今天这一步呢!

【四】
鹤丸国永成了植物人,光忠也忙于此事。家中只剩下大俱利伽罗和太鼓钟贞宗。

烛台切光忠要求两人回到伊达家寻求庇护,太鼓钟软磨硬泡,不想回去受管束,最后演变成绝食威胁,烛台切还是拗不过太鼓钟。

“伽罗,小光什么时候才回来啊?”
“伽罗,鹤先生什么时候能好啊?”
“伽罗,……”
一连串炮弹似的问题把大俱利伽罗弄得很烦躁,
“啰嗦,不要什么事都问我”留下一句话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太鼓钟看着紧闭的房门,不爽的把游戏手柄一摔,穿了外套就跑出了家门,并且很用力的把门砸关上。

尽管烛台切说过最好不要出门,但都被正在气头上的小少年忘记。

太鼓钟决定去游戏厅玩几把,找找他的几个好伙伴。

进了游戏厅,并没有发现熟人,于是坐在某个射击游戏前投了币,开始游戏。

有个很厉害的人一直将他杀死,太鼓钟想尽办法都没能战胜,太鼓钟生气的站起来看究竟是哪路大神光临。
他的旁边坐着一位身穿白色洋服的少年,比他要大一些,气质上像是个小王子,整个人仿佛在闪闪发光,与游戏厅的氛围格格不入。

“你真厉害呢!”太鼓钟真心赞赏他,“我们交个朋友吧!我叫太鼓钟贞宗!”说着向“小王子”伸出了手,“小王子”笑笑,握住了那只手,“很高兴认识你,我叫物吉贞宗。”

“诶?我们姓氏一样呢!”太鼓钟更加兴奋了,“真是巧呢”物吉依旧优雅的微笑着。

两人很快的成为了好朋友。太鼓钟贞宗是个自来熟,又是个小话匣子,与物吉贞宗无话不谈。

两人从游戏厅出来,太鼓钟热情的邀请物吉去吃小吃,又在街上逛了一会。
太鼓钟了解到物吉家一共有三兄弟,最小的弟弟小时候失散了,他很伤心。太鼓钟当即就安慰他,让物吉把他当弟弟就好了。

“小太鼓真是个好孩子呢”物吉夸赞太鼓钟,“哼哼,当然啦,我在家里一直都是活跃气氛的角色呢。”太鼓钟很自豪。

“小太鼓钟真的很喜欢你的家人呢,经常提到他们。”物吉笑,
“嗯嗯,小光游有些严厉,但是从来不对我发脾气,而且做饭很好吃。伽罗虽然老是一个人闷着不说话,但是我累了他会背我~鹤先生,我最喜欢他了!他经常和我玩,可是他现在受伤了。”想起重伤的鹤丸,太鼓钟有些难过。

物吉贞宗拍拍太鼓钟的背表示安慰,“你有去看过他吗?”物吉问,“没有,小光不许我去。”太鼓钟失落的看着地板。

“趁着他们不在,偷偷去拜访一下又没事,你的那位鹤先生那么喜欢你,肯定很希望你去看他。”物吉鼓励到。
“好!那我们就去看鹤先生吧。”太鼓钟拉着物吉贞宗向医院的方向走去。

天真烂漫的少年还不知道前方的苦难。

“喂?小伽罗吗?小贞呢?”烛台切收到一份情报,立即向家中打电话,却得知太鼓钟出门了。

……
烛台切感觉大事不妙,
“伽罗,你快点出去找小贞”
……烛台切欲言又止
“恐怕有大事要发生了。”

评论(1)
热度(12)

© v维恩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