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维恩图

sada酱世界第一可爱
伊达沼民
全员粉。

【黑书】5.le dauphin

【黑书】5.le dauphin
文章名是歌名系列,设定延续

兼堀向,
有包莺,鹤狮。

_(:з」∠)_。
这边不按刀派称堀川家,改称为国广家。

一个合集
——————————————
【一】
本家年会上。

和泉守兼定闷闷不乐的一个人喝着酒,同组的加州清光与大和守安定过来“安慰”了几句,和泉守兼定不耐烦的把看热闹的两人赶走了。

和泉守兼定,兼定家小一辈唯一的孩子。清肃行动时兼定家几乎损失了所有的主干成员,拥有直系血脉的只剩下了家主歌仙兼定与和泉守兼定。

歌仙兼定一手将和泉守拉扯大,过度保护使和泉守几乎不懂世界的黑暗面。

歌仙兼定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是愚蠢的。赶紧把小侄子丢到下级组织里去历练。

隶属于兼定家之下的执行部门——「新选组」。

组长是虎彻家的养子长增祢虎彻,组员都来自散家,歌仙兼定对长增祢很信任,就把和泉守放心的丢在了新选组。

于是和泉守兼定就认识了他可爱的小助手——堀川国广。说是小助手,但堀川其实是长增祢不放心和泉守一个人给和泉守安排的一个指导前辈,比和泉守还大了两岁,但是身材矮小,长了一张娃娃脸,和泉守喊前辈总觉得很突兀,堀川和他以平辈的身份来相处。

和泉守一开始以为自己结识了一个可爱的助手,没想到自己其实是认了一个“妈”,比他亲妈(歌仙)都管得多的那种。

两人住在一起,每天堀川会做好饭喊他起床,每天的起床时间都控制在六点,然后督促他打扫房间,不许边吃零食边看书,不论干什么都在堀川的约束范围内。

歌仙来看望过一次,和泉守可怜兮兮的看着歌仙,歌仙夸堀川干得漂亮,就再也没来过,把和泉守放心的交给了堀川。

两人也经历了许多次的出生入死,在相处中和泉守也正式向他的小助手告白,确定了关系。

“真是的!兼先生,我就来晚了一会,你就喝了那么多酒”堀川支撑着已经醉醺醺的和泉守,把和泉守送回房间。

“国广,你别管我啦!”和泉守推开堀川,失去支撑倒在地上,“不行哦,我可是兼先生的助手!”说着向和泉守伸出手,把和泉守拉了起来。

堀川小小的,才到和泉守的下巴。和泉守很容易就将人抱个满怀。

时间就这样停止该多好。

属于两个人的小小幸福。

第二日

“兼先生再睡一会吧,我有事要处理一下”堀川吻了一下熟睡中和泉守兼定的额头,起身离开。

做好了爱心早餐,一杯牛奶,面包夹培根鸡蛋,“记得把早点吃了哦”堀川最后提醒了一句,和泉守发出不耐烦的声音,将头用被子包住。

“再见了”
堀川看着爱人,小声而冰冷的说。

【二】
和泉守醒来以后慢慢的打理着自己,吃着半冷的早餐,打开电视。

正在播送一条紧急新闻,关于某大楼的爆破案件。和泉守立刻呆滞,眼前的大楼正是他所工作的地方。

和泉守反复给堀川打电话确认,却始终没有人接,打给长增祢,终于有人接,“堀川?堀川今天没有来上班,没有任何人出事,现场处理起来有些麻烦,你就不要过来添乱了”

堀川没有出事,这是和泉守第一反应。旋即又想到堀川没有去上班,还不接电话。和泉守着急了。

和泉守在家等得难受,还是出去转了转,随手买了零食水果。“晚上一起吃吧”和泉守有点开心的想着。逛着街来到自己上班的大楼。

“哇,真是惨不忍睹”和泉守不由的发出感叹,又给堀川打电话,已经没有接,上去确了一下,堀川也没有来过。

已是黄昏,天边的火烧云照得整个世界都是一片红色。

回家吧,和泉守想。这也是现在唯一能做的。

走在观景大桥上,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车、人都很少,两辆拉风的高级跑车针锋相对的竞速着,“真是没素质,这可是市区”和泉守抱怨着。

两辆车在离他大概500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下来一个一身白的男人,是他认识的,本家的大红人——鹤丸国永。另一辆车上下来的男人一席大正风的绿衣,看起来温和优雅,两人交谈着什么, 和泉守路过他们身边时还听到了笑声。

和泉守期待回家可以看见堀川已经做好大餐等着他。

美好的心愿被凄厉的惨叫打破。叫声从身后传来,和泉守什么也没想就向后跑去。

然后就看见了他铭记一生都画面,绿衣的男人倚靠在跑车旁,看戏一般的看向另一边,

另一边,地上,白色的男人已倒在血泊中,腹部还插着红色刀柄的刀,一个黑发的人坐在鹤丸国永身上,手握着那把刀。

和泉守看见黑发人干脆利落的又捅了鹤丸国永几下,和泉守立刻冲上去,一脚踢向那人,黑发人反应极快,灵活的避过飞踢,一下子来到和泉守面前。

和泉守看清了,那人的样子,

不就是他今天找了一天的堀川国广吗?

只是眼神冰冷,脸上还沾有鹤丸国永的血。

“国广?”难以置信的惊呼。

堀川国广面无表情的举起刀向他刺来,刺在他的肩头。
「这不是我的国广」和泉守兼定内心生出一个想法。

绿色的男人拍拍手,“可以了,堀川君,放过这个小朋友吧。”

绿色的男人对他温柔一笑,“和泉守君,请回去以后把你今天看到的事好好说出来哦~”

然后两人扬长而去,留下呆滞的和泉守和重伤的鹤丸国永。

如果不是鹤丸国永痛苦的呜咽和泉守估计会一直发呆。

反应过来以后和泉守立刻报警,打急救电话,在去往医院的过程中与歌仙通话。

“鹤丸国永重伤了”
“谁干的?”电话那头传来歌仙兼定紧张的声音。
“堀川......国广”
眼泪顺着脸颊止不住的往下流,
他已什么都听不见。

【三】
和泉守兼定安静的坐在急救室外。
狮子王和伊达家的人都已赶来,还有他的同伴,歌仙和新选组。
和泉守慌张的扑向歌仙,细细的念着“堀川”二字,他现在只想找一个能让他安心的地方。

狮子王焦急的等待结果。
急救室内鹤丸国永一度心跳停止,所有生命体征消失,
狮子王大哭大骂,扯着和泉守问是谁干的。

和泉守一言不发,
直到鹤丸国永突然有了心跳。
鹤丸国永的异能发动,使他留在了死前的一刻。
但这是幸运还是不幸?
如果找不到强大的治愈术,鹤丸国永只能做一个植物人了。

“和泉守,你真的看到是堀川国广动的手?”烛台切光忠想要确认。
“是的,但旁边还有一个穿绿衣的男人,一只眼睛被头发遮住了,他放过我,要我给你们说,是他动的手。”和泉守兼定冷静了一点,可以回忆起现场了。

烛台切光忠看了一眼歌仙兼定,两人都皱紧眉头,歌仙拿出手机调出一张图片,“是这个男人吗?”

“没错”和泉守记忆中又浮现出堀川冰冷的眼神。
“国广是不是被人利用了。”和泉守不相信堀川国广的背叛。
“堀川国广,也许从一开始就一直背叛着我们。”狮子王说,说完就离开了。

从一开始就是一个背叛者吗?
怎么可能。
和泉守不敢相信。

歌仙兼定着手追查此事,
最终扒出了堀川国广的底细。
像是故意放出的一样,详细的资料都查出,和歌仙第一次调查堀川时完全不一样的资料。

“起初看到国广这个姓氏的时候我就很担心,找人调查过以后发现只是相同而已,和那个国广家并没有关系,就放任他了,没想到是假资料。”歌仙兼定与烛台切沟通情况。

“对面正式和我们撕破脸皮了呢,拿鹤丸开刀,结果最强治愈师也在对面,我们也救不了鹤丸。”烛台切看过资料,将一叠纸直接塞进了碎纸机。

另一边,狮子王找上了三日月宗近。
“那个混蛋变成植物人了”狮子王说。
“嗯,听说了。”三日月宗近喝着茶,很悠闲的样子。

“把那个人杀掉,不行吗?”狮子王盯着三日月宗近充满笑意的双眼。
“如果我们真的能杀死他,就不会有这么多事了。”三日月宗近很恭敬的微微曲身。
“那个人究竟想要什么?”狮子王费解。
“谁知道呢”三日月宗近笑笑。

“你们是青梅竹马”狮子王揭露,“鹤丸也是,但他现在躺在哪里?”三日月说,“我们早就回不去当初了”

【四】
“堀川君好像不太高兴呢?”莺丸坐在副驾驶位看着身边专注开车的堀川国广。“怎么了?莺丸大人?”堀川国广向莺丸展露笑颜,表示自己很好。
“不用对自己太严格”,「舍不得就是舍不得,不用压抑自己的情感,就算你只是工具」后面的话莺丸并没有说出来,莺丸坐在副驾驶刷着手机。

“今天晚上我们吃杂煮吧,大包平说他想吃火锅”莺丸说,“莺丸大人,杂煮和火锅不是同一个东西。”堀川回答,
“诶,这样吗?但我想吃”像一个小孩子一般赌起气来了。
“回去之后我马上准备”堀川国广笑笑答应了。

“把青江家的两位也叫来吧,热闹”莺丸琢磨着要邀请些什么人,“遵命,虽然我觉得数珠丸先生并不是喜好热闹的人”堀川还是吐槽了几句。

“他会喜欢的,毕竟今天是我们宣战的第一天”莺丸瞥了一眼堀川国广,堀川国广也正好看向莺丸,两人的视线交汇。

“为了痛苦的将来,庆祝吧。”

评论(3)
热度(9)

© v维恩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