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维恩图

sada酱世界第一可爱
伊达沼民
全员粉。

【黑书】番外3.lifeline

【黑书】番外3.lifeline

鹤丸国永中心

鹤狮子向

有三日骨,伊达组,伊达政宗出没

架空私设。        

顺便一提看不到的番外2其实是一段黑车。

lifeline

【一】

  人为什么要活在世界上。

  鹤丸国永反复思考这个问题,但一直无解。

  他活在这个世界上也许是个错误,他的家族在“大清肃”中全灭,年幼的他被织田家收养,织田家对他也没有什么不好,但是织田家总体气氛压抑,小小的孩子很快消瘦下去,都拿他没有办法。他在最坏的时候遇到了最好的人,他遇到了伊达家主,那位独眼的男子,把瘦得只剩下皮包骨的他带回了家。

  “连一个小孩都照顾不好”伊达政宗正式要过了鹤丸国永的监护权。伊达政宗会亲自下厨做饭给家里人吃,伊达家的氛围比织田家好不知道多少,但鹤丸国永的食欲一直不高。伊达政宗始终担忧他能不能活下去,一次高烧中,伊达政宗寸步不离的照顾鹤丸国永。

  “你的家人们已经离你而去,你不能陪伴他们,你只能在这世界上痛苦的活着”

  “忘不了他们,那就好好记住他们陪伴你的往昔,你要活下去,再痛也要活下去,你要记住他们。”

  意识模糊中聆听着男人的教诲,鹤丸国永奇迹般的活下来了。食欲也恢复正常,身体日渐强壮。并开始展露自己顽皮的性格。

   年纪在伊达家众多孩子显得稍大,于是担当起了哥哥的角色,成为孩子们的领头羊,开始执行起了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的恶作剧。其中最要好的死党是隔壁家族的三日月宗近和莺丸友成。可以说是“无恶不作”了,基本上都是鹤丸为首,三日月帮忙,莺丸引人上钩。

  伊达政宗开始烦恼破小孩该如何整治,除了他的话完全不听,但他的话也只听一半,伊达政宗担心自己百年以后鹤丸再闹出什么幺蛾子就没有人能救他了。鹤丸国永不可能是伊达家的继承人,但他在伊达家永远拥有一席之地,这个伊达政宗可以保证,但其他家族就说不定了。

  “国永,你以后处世还是要谨慎一些,我不能救你一辈子。”刚刚把鹤丸国永从房顶上捞下来的伊达政宗语重心长的说,“知道了,政宗大人。”鹤丸国永很恭敬的说,看着伊达政宗抱着一个小孩在哄,“您的收养癖又犯了?”鹤丸国永在伊达家呆了两年,伊达政宗时不时就会收养一些无家可归的孩子,鹤丸只能感叹伊达政宗好心,再感叹伊达家大业大,才养得起那么多人。

  “等到国中时就会区分开了,天份不足的孩子会分散给下面的散家,有前途的就留在主家,安排进本家做事,国永,我期待你以后能成为我最大的帮手。”伊达政宗拍了拍鹤丸国永的肩膀,似乎把重任全交给了他一样。

  鹤丸国永从心底升起无限大的厌恶,小孩开始决定,永远不展露自己的真实,永远不要受摆控,永远不要进入本家。

【二】

  鹤丸国永的性启蒙在国中,喜欢上的第一个是他的青梅竹马——三日月宗近。

  鹤丸国永是无性恋者,凭着一张脸交过不少男女朋友,但都只是过眼云烟,从未有真正喜欢过谁,鹤丸国永在那时想他大概会孤独终老吧。

  然后鹤丸国永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自己的青梅竹马,三日月宗近只是哈哈一笑。鹤丸国永觉得这人很顺眼,观察了很久以后发现自己越来越在意这个人,于是很大胆的提出了交往的请求,被彻底的拒绝了。

  “我有一个要等的人。”三日月说着,眼底净是悲伤。

  鹤丸国永的第一次恋爱无疾而终。之后再看三日月也没有当初的感觉,鹤丸国永觉得当时大概是脑袋被小伽罗打傻了,才会看上那个老头子。

  然后鹤丸国永一直单身,烛台切和伊达政宗都给他介绍过不少对象,但都没有对上眼的。

  他就算一直装傻也是伊达政宗一手带大的,没有顺应心愿分往散家,鹤丸就闹了起来,他要脱离家族,把一切还给了伊达家,只偷偷留下了属于他的那个小小的家纹,净身出户。

  鹤丸国永打着零工过日子,住在鱼龙混杂但租价低廉的小街中。

  烛台切有了自己在外的房子后搬去和烛台切一起住,按年给租,租金随意,烛台切没有想收租金的,鹤丸国永强行塞给他而已。烛台切其实也受了伊达政宗的嘱咐,多照顾鹤丸。

 

   鹤丸国永有了舒适的住所以后开始了腐烂的生活,吃穿不愁,平时和小贞一起打电玩,不时骚扰一下大俱利伽罗,惬意,鹤丸国永想,自由的生活大概就是这样了。

  直到鹤丸国永遇到狮子王前他都洁身自好,没有跟谁交往过。

  鹤丸国永腆着脸回了伊达家乖乖认错,开始在本家当职。

  看到政宗大人鬓角的白发

  他才意识到伊达政宗已非当年。

  “死亡”一词重新攀上心头。

【三】

  “这就是你的小情人?”鹤丸国永久违的见到挚友,三日月身边带着的白发少年一脸无知的看着他。“别说得那么难听,是正式交往中的恋人,你不是也勾搭上了本家的小太子爷了吗?”三日月宗近揽着少年,骄傲的说。

“我真不觉得一期一振会同意你拐走他弟弟,我家小狮子跟我好着呢,嘿嘿。”鹤丸国永从包里抓了一把本来准备投喂太鼓钟贞宗的糖果塞给少年。

  “是吗?那祝福你,我们不理他了,骨喰。”拉着人迅速离开,鹤丸国永想感叹他三日月宗近也有这么狗腿的一天,看那一副把人小心翼翼捧着爱的样子。鹤丸国永终于知道当年三日月说过的等待的含义,如果自己也拥有那样的回忆该多好,这样无论死亡如何对待他们,他也能记得小狮子。鹤丸国永羡慕着拥有前世记忆的三日月,同时恐惧着死亡。

  他等来了第一个死亡,对他恩重如山的伊达政宗大人,在一个秋日的下午最终寿终正寝。

  鹤丸国永安静的参加了葬礼,回家后把脸埋在狮子王的肩头放声大哭。狮子王顺顺鹤丸的背,想要安慰他,却被抱更紧。

  死神一直在他身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

  鹤丸国永珍惜着自己的一分一秒。

  “小狮子我们领个证吧。”抱着人撒娇,“又在说什么奇怪的话了,这个人。”狮子王当他在开玩笑,把人推开走了。

  鹤丸国永当真的,他想和狮子王结婚。于是上街买了钻戒,去民政局办了婚姻申请书,订好了高级餐厅,使出自己从未荒废过的恶作剧头脑策划了一场求婚。

【四】

对了,求婚。

他准备好的戒指呢?

花束呢?

鹤丸国永感受不到这些东西的存在,更准确的说,他连自己的四肢都感受不到了。

嘀-嘀——嘀——

这样的声音随着自己的呼吸不断在脑海里放大。

对了,这是,他心跳的频率。

鹤丸国永戴着氧气面罩,全身插满各种管子,连接着不同的仪器。

显示生命指数的仪器正常运作着。

鹤丸国永等到了第二个死亡,他自己的。

鹤丸在归家的途中遇到了许久未见的莺丸。

停下来和莺丸打了一个招呼,

转瞬间腰际一疼,

黑发少年的利刃深深的插进腹腔。

利落的拔出,再次刺入。

鹤丸国永看见莺丸一如既往的微笑着盖上了他的眼。

嘀-嘀——嘀——

他的生命线上下起伏着,

在他的小狮子推门进入的那一刻

归于平稳。

嘀————————

他为什么还能听见其他声音?死亡的世界看起来也不是那么安静,他庆幸自己没有在政宗大人的葬礼上大闹一场,不然听到那么吵的声音政宗大人可能会跳起来打他一顿。嘛,开个玩笑。

“国永,你可以的。”政宗大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记忆中的那个男人对他微笑,犹如当年

“记住他们。”

-——嘀-嘀——嘀——

狮子王惊喜的听见仪器重新传来规律的频率。

鹤丸国永,

停在了死亡的前一刻。

评论
热度(17)

© v维恩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