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维恩图

sada酱世界第一可爱,伊达沼民,全员粉。

【江宗】修罗(中)

修罗(中)
江宗,左文字中心
有魔王宗,织田组。出没。
架空私设!

————————
江雪背着宗三来到歌仙兼定家。
歌仙兼定出生书香门第,住在不远的小镇上,兼定家与左文字家父辈交情很好,宗三和歌仙也是好朋友。
他们出事的那天江雪像是早有预知一般把小夜托付给了歌仙。
歌仙是当时江雪唯一可以信赖的人了。

歌仙看到满头是血的挚友时吓了一跳,赶紧请来医生为宗三治疗。
歌仙询问江雪到底出了什么事,江雪避而不谈,一直守在宗三身边。

歌仙一直等不到宗三醒来,只能去照顾小夜玩。

三天后宗三终于醒来,原本就瘦弱的他经过这次的伤害更加消瘦,嘴唇都是惨白的。

歌仙高高兴兴的做了很多药膳给宗三补身体。江雪一直不说话,宗三醒了以后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江雪一直逃避宗三。

歌仙问宗三真相。宗三只说了村民要烧死他们的事,并没有说出江雪用奇怪的方式屠杀了全村的事实。

“江雪哥把我救出来以后就赶来你这里了。”
宗三喝着挚友做的大补汤,感叹到“歌仙你真的太贤惠了,怎么不是个女孩呢”
歌仙兼定挑起宗三的下巴,“你怎么不是个女孩呢,明明长着那么漂亮的一张脸。”宗三只是笑笑,继续喝汤,这样的对话在他们之间发生过很多次了。

宗三觉得自己好了一点,想去看看小夜。
小夜手上抓着一张纸。宗三拿过纸,纸上写着两个字。「珍重」

江雪左文字不辞而别。

江雪离去以后歌仙一直观察着宗三,但是宗三并没有在脸上表现出什么多余的情感,和他最初认识的那样,温柔的笑着。

宗三和小夜一直寄宿在歌仙家,宗三过意不去,一直努力在外找工作。偶然在路上会听到人们谈论某个村子被残忍屠杀的事件。宗三只是冷漠的路过,路过一切。

“喂,你,等一下”宗三被人喊住。
一个穿着打扮很将就的人带着一群士兵向他走来。
“还真的有这样的人,你跟我们走一趟吧”领头的人说。
“为什么?你是谁?”宗三往后退了一步,面前的人一把将他抓住。
“都是为了主命!吾名压切长谷部,主上想见你,跟我走一趟吧”。男人一个手刃将宗三拍晕,让士兵抬走。

歌仙一直等不到宗三回家,开始着急,找人去打探,才知道宗三被人带走了。“是谁?”歌仙只想问清楚,把人带回来,小夜不能再失去一个哥哥。

“是,是...信长大人的走狗。”探子胆怯的说。歌仙一懵,织田信长,最恐怖的大名,为什么会抓走宗三?

歌仙担忧着宗三的安危,不断想着办法。“走,去一趟虎徹家”歌仙穿上外套,对随从说,能接触到织田信长的只有皇商虎徹家了。

另一边。
宗三在华丽的床榻上醒来。
男人坐在床边,看见宗三醒了,开心的哈哈一笑,“压切那小子太不懂事了,感觉还好吗?”男人关切的问。

宗三摇摇头,警惕的看着男人。
男人自报家门“我叫织田信长”宗三立刻反应过来,恭敬的下跪,低下头“不知信长大人找小人有何事?”
织田信长把宗三拉起来,“我做了一个非常美丽的梦,一只红色的蝴蝶飞进了我的世界,变成了世界上最美丽的人,对我说‘我来了,来接我吧’真的是,非常美丽的,蝴蝶。”织田信长把宗三按倒在床上。

“那只蝴蝶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织田信长说。
“所以?”宗三其实已经心里有底。
“希望你留在我身边”织田信长直说。
“当一个男宠?信长大人真是看得起在下,我只不过是一个除了脸长得好一些,别无长处的平民罢了”宗三别过脸,不看信长。

“你有个弟弟?还有一个怪物哥哥”织田信长呵呵一笑,宗三难以置信的看着信长。“你怎么知道的?”

“蝴蝶告诉我的,我让人查了一下,居然是真的,还有你那个朋友,兼定家的少爷...”织田信长还没有说完,被宗三打断“你想让我做什么?”

“很简单,当我可爱的小鸟够了”
“我答应你”
宗三咬着牙答应。

织田信长笑着离开了,临走前吩咐人,为他准备一个精致的鸟笼。

歌仙拜托蜂须贺给了他一次进入主城的机会。

歌仙再次见到宗三时,宗三已经和他之前认识的那个宗三完全不一样了。

穿着大红色的宫装,头发披散着,涂抹着妖艳的红唇。坐在织田信长为他准备的华丽鸟笼中。

宗三看见歌仙时表情变了一下,宗三坐在织田信长腿上,在男人的颈边摩挲了一会,说了些什么。

织田信长放宗三见歌仙最后一面。

“照顾好小夜,不要让他知道他的哥哥变成了这样。”
宗三低着头说完了话,头也不回的走了。
边走边脱下衣服,然后陷入男人的怀抱。

歌仙不知道自己是以怎样一副表情离开主城的。
他只能好好的照顾小夜。
活在乱世,每个人都身不由己。宗三有自己苦衷,那江雪呢?那个歌仙记忆中一直淡漠的男人,突然消失,了无音讯。

歌仙真希望江雪突然出现,暴怒,杀到织田信长那里,把宗三接回来。
这样才对得起宗三对他的爱慕。

但这是不可能实现的。
江雪左文字是绝对的“和平主义者”,绝对的逃避战争。
这是歌仙多年来对江雪深刻的认识。


评论
热度(30)

© v维恩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