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维恩图

sada酱世界第一可爱

【本丸日常】当第一场雪降临

当第一场雪降临。
亲情、友情向。
多cp,
本丸群像。
今天学校下了第一次雪,纪念一下。

【青江】
笑面青江正在被窝里熟睡,被同刀派的佛刀先生残忍摇醒。

“贞次,再睡下去烛台切就要收饭了”数珠丸恒次耐心的面对同刀派的问题高中生。

青江尝试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接触到冰冷的空气以后立马缩了回去。

“怎么那么冷!”瑟瑟发抖。

“下雪了哦”怕青江不信,数珠丸“贴心”的打开了房门,

冷风立刻灌入整个房间,笑面青江紧紧的裹住被子。

“恒次,你是恶魔吧,哪里像个佛刀”抖抖抖,说罢,数珠丸恒次沉默了一会。

“贞次你继续,我去向烛台切为你浪费的那一份食物道歉”

青江看着数珠丸离开,突如其来的罪恶感涌上心头,

“等等,恒次!我起!”

【左文字】
江雪和小夜起得很早,江雪把弟弟裹得厚厚的,一起在院子里和小短刀们玩雪。

宗三左文字的小身板怎么想都是耐不住寒冬的,半夜冷得受不了,摸到小夜的被窝里,抱着暖乎乎的孩子才好受些。

江雪起来时发现下了雪,为宗三点起了暖炉,宗三才回到自己的被窝。

被强行叫起床的青江很不愉快的来到左文字家的房间,看见左文字家点着暖炉,宗三还躺在被窝里,就很郁闷了。

别人家的哥哥。

和宗三开始语言上的互怼,不动突然跳了进来,缩到宗三怀里。

“宗三,你怎么还不起,你知不知道长谷部那个混蛋一大早就开始折磨我!他一大早把我拉起来去铲雪!”没娘的短刀像棵草,他也只敢来宗三这里抱怨。

“你跟我说也没用,我也救不了你,他不喊我一起去铲雪就谢天谢地了。”宗三摆摆手,不动思考了一下,长谷部确实是这样的性格,“嘛,我先躲一会”

过度劳动的小短刀一到暖和的地方很快就睡着了。

长谷部来到左文字家时,看了一眼睡着的不动行光,又看了一眼没事干的青江。

“走吧,铲雪去”

于是青江被抓了壮丁。

【栗田口】
小短刀们一大早就围着一期一振跳,希望得到允许去玩雪。

一期一振给每个人穿好厚衣服,带着他们一起到庭园玩雪。

“秋田,小心地滑哦”一期一振提醒着弟弟们,放开手以后小短刀们都找自己喜欢的地方玩去了。

“一期一振!”听见有人喊自己的名字,一期一振转过身,一个大雪球迎面而来。

被糊了一脸的一期一振一个不注意,脚下打滑,摔了一大跤。

扔雪球的罪魁祸首跑过来查看情况。

一期一振倒在雪地里,头发衣服都打湿了。

鹤丸国永有些心虚的跑了。

跑路的过程中被正义的大俱利伽罗一个雪球击倒。

【伊达组】
太鼓钟贞宗一大早就跑到烛台切的房间把人闹醒。

烛台切一看小孩还只穿了短袖短裤,吓得赶紧把小短刀包进了被窝。

自己换好衣服以后把大俱利伽罗和鹤丸国永叫醒,抱着太鼓钟贞宗去了贞宗家的房间。

“小太鼓啊,昨天龟甲哥说可能会下雪,今天一大早爬起来看下雪,然后就跑没影了,根本追不上他”

物吉贞宗一边找着太鼓钟的厚衣服,一边向烛台切解释着。

太鼓钟被温柔的训了几句话,烛台切就带着小短刀去庭院玩了一会。

时间差不多了,烛台切去做饭,鹤丸国永和大俱利伽罗带着太鼓钟,太鼓钟被大俱利伽罗抓住,叫他不要跟着鹤丸被带坏了。

被无情舍弃了的鹤丸国永决定一个人去骚扰太刀们。

在狮子王的衣服里放了一块冰,狮子王被刺激得跳起来以后吩咐鵺咬鹤丸,鹤丸国永慌不择路的跑到三条家,一群平安老刀围坐在被炉里,看电视。

鹤丸国永突然来到,正好打断了精彩片段。

鹤丸又被赶了出去。

在庭院又害了一期一振,看不下去的大俱利伽罗使用正义一击,打倒了鹤丸。

“你精力旺盛的话还不如去帮长谷部铲雪!”大俱利伽罗朝鹤丸吼了一句。

鹤丸国永老老实实的帮忙去铲雪了。

【堀川】
堀川国广去新选组的房间照顾一群问题儿童了。

堀川家从来不开暖炉,山伏国广说这样可以锻炼意志力。

并且把大门和窗户全部打开。
家里的厚衣服也是不存在的。

所以现在山姥切国广只能用自己的白布包着自己,缩在墙角瑟瑟发抖。

山伏国广还抓着山姥切准备去冬泳。

山姥切觉得一向很可靠的兄弟这下子简直是恶魔。

还好堀川回来了。

及时制止了山伏国广谋杀山姥切的行为,苦口婆心的劝了几句,山伏国广才放弃全家一起下池塘冬泳的计划,自己一个人去了。

堀川简直就像天使一样,把被炉打开了,还给山姥切把棉衣找了出来。

“谢谢兄弟”
山姥切红着脸低下头,小声的说。

堀川摸摸山姥切的头。
“我们是兄弟啊。”

【兼定】
新选组的房间没有被炉。

一开始吵嚷着受不了歌仙管教而搬去了新选组屋内的和泉守,像只乖巧的猫一样钻回了兼定家的屋子。

歌仙没多说什么,把准备好的橘子放在被炉上,丢了一个给和泉守,自己吃了一个。

“二代目,商量一个事”和泉守望着橘子。
“说吧”歌仙心里有底了。

“能不能,收留一下他们。”和泉守指了指门口探着的三个脑袋,可怜兮兮的看着歌仙。

歌仙叹了一口气,“进来吧”

得到允许的三人飞快的跑进了暖炉里。
歌仙给每个人都发了橘子。

“歌仙先生人真的很好啊,和这个人一点都不像~”大和守安定看看和泉守,加州清光在一边应和“是啊是啊,人超好的~”

和泉守立刻炸毛,“你们以为是谁过来求情让你们进来的啊!”

歌仙一拍桌子,东西都被震飞起来,“坐下”

和泉守立刻老实了。

【虎彻】
长增祢虎彻。一个可怜人。

被虎彻家(蜂须贺)拒之门外,住在了新选组屋子。

是新房间,还没有装上炉子。只能靠抖取暖。

安定和清光怂恿着和泉守去找歌仙求情,收留他们。
歌仙是一个好人,真的收容了他们。

正在被炉里睡着回笼觉的长增祢,被敲门声吵醒。

打开门,来者是浦岛。“哦哦,长增祢哥哥,你在这里啊?歌仙桑在吗?灯泡坏了,蜂须贺哥哥说换灯泡太不符合虎彻的气质了,要我请歌仙去帮忙。”浦岛一脸天真烂漫。

歌仙头上的青筋已经要暴出来了,两人关系好,他也知道蜂须贺那点小性子,但是还是恼火。长增祢笑笑“我去换,我去换。”

兄弟俩迅速离开现场。

蜂须贺坐在黑暗的房间里。看见长增祢,一脸不爽。“浦岛,我不是让你去找歌仙吗?怎么找了这个赝品来!”
浦岛拉着蜂须贺的手,“歌仙他啊,一脸要杀人的表情呢,长增祢哥哥就来了”

长增祢一言不发的换完了灯泡。

浦岛和蜂须贺坐在被炉里,看着长增祢换灯泡。浦岛说“长增祢哥哥住的地方没有炉子,回来住吧!好不好啊蜂须贺哥哥。”浦岛向蜂须贺卖萌,像只小猫一样在蜂须贺手边蹭啊蹭。

蜂须贺经不住弟弟的卖萌,咳嗽了一声。
“我允许你回来,赝品,但是只能睡在那一边”蜂须贺指了指房间的最远端。

“好好好”长增祢立刻答应了。

长增祢悄悄的给浦岛竖了一个大拇指。
好弟弟,亲的,哥没白疼你。

【本丸】
短刀们筹划着一场打雪仗。给自己找寻着帮手。

栗田口自成一派,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结果厚不慎丢了一个雪球在乱脸上,乱生气的回了他一个。
兄弟内战开始。
并不好动的信浓乖乖的缩在大包平怀里看戏,莺丸手捧茶杯,看着小短刀们闹腾,慈爱的笑了。
岩融还有三把枪和短刀们玩得最开心。
最后都累得瘫在雪地里。

太鼓钟坐在大俱利伽罗的肩膀上,拉扯着大俱利伽罗的头发。
“伽罗”没有回应,“春三番?”依旧没有回应。

“好嘞,我们要华丽的上了!”太鼓钟一个人很嗨的样子,大俱利驮着人往战场相反的地方默默离开了。
“伽罗,那边,在那边啊!”
“闭嘴,再吵就把你丢下去”
“切~”

和长谷部铲了半天的雪的青江差点支撑不住,长谷部看见人颤巍巍的样子,终于良心发现把青江放了。

经过庭院看见数珠丸和太刀们坐在一起看打雪仗。
长长的头发拖在了雪地里。
青江找了干毛巾和头绳来到数珠丸身后。
“冬天头发湿了会感冒的”
“诶,贞次真温柔”
“嘛~恒次也对我温柔一点吧。”
数珠丸浅浅一笑。拍拍身边的空位,让青江坐下来。

“晚饭做好咯”
烛台切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评论(3)
热度(158)

© v维恩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