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维恩图

sada酱世界第一可爱

【三日骨】可见,不可见。

三日骨
一个想太多的老爷爷。
我觉得骨喰真的超适合紫藤花啊。
想写国广兄弟。想不到梗₍₍ (̨̡ ‾᷄ᗣ‾᷅ )̧̢ ₎₎
——————————

三日月宗近失明了,
出阵时误入敌方毒阵,迷了眼,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众人都担忧着他,但本人并不在乎的样子。

“哈哈哈,毕竟是老人家了,本来就老眼昏花”三日月宗近很豁达。

“可你现在不是老眼昏花,是彻底失明”药研藤四郎无情的纠正他。

三日月挂着一如既往的笑容,“漆黑的世界也是一种风景呢,老头子我付出一双眼睛的代价终于体验到了。”

自己并不在意的话旁人的担忧就是多余的,小短刀们护送着失明的三日月宗近回到自己的房间。

本来就是生活残废的三日月这下完全丧失生活能力,做任何事都需要旁人的辅助。本丸的内番项目从此多了一项——照顾三日月。药研经常来做检查,但无法判断究竟什么时候能痊愈。

失明的三日月总是起的很早,

因为睡眠和生活对于他来说都是漆黑一片,

很多次都分不清自己是睡着还是醒着。

“数珠丸殿下眼中的世界亦是如此?”三日月问。
“不见凡尘,却望天下”数珠丸只留下耐人寻味的回答,三日月宗近浅笑。

那天以后,三日月宗近总是坐在房间前的走廊上,对着本丸出口的方向,静静的坐着,手捧茶杯。

“三日月殿下在看什么?”江雪左文字来看望时问。
“看我原本拥有的世界”三日月宗近答。
“看见了什么?”
“永远存在的新月”

江雪左文字听罢,轻叹一口气,
“三日月殿下还请保重”

失明后的三日月宗近总是多梦。
梦是唯一有色彩的世界。
春日永不凋零的万年樱,夏夜的点点萤光,秋日壮美的连山红叶,冬日万籁俱寂的雪白。

还有令人怀念的紫藤。

紫藤。
说起来已经有多少年没有亲眼见过紫藤花了?
想要再看看紫藤花。令人沉醉其中的美。

强烈的心愿让三日月不安,努力的睁开双眼,却还是一片漆黑。
“看不见呢”三日月抓紧被子,“本丸也没有紫藤了呢”露出了自嘲式的一笑“真是老了,连这样的事都忘了。”

再次睁眼,
眼前是无比巨大的紫藤花团,
随风摇曳着,
绝美的紫藤花。

花下有白发的紫藤少年。

“三日月,我回来了”

真让人怀念呢。

“三日月?三日月殿下?”药研藤四郎的声音将他拉回了现实,
一片漆黑,三日月突然恐惧起来。
“哦,药研啊,有什么事吗?”三日月问。

“您自己到这里来的?”药研问。

“到这里?爷爷我不是一直都在这里吗?”

三日月宗近问。

“距您失明已经过了三天,现在是第四天的清晨,你日整天都呆在房间,现在却在栗田口刀派的房门前。”药研解释到。

三日月咬了一下嘴唇。
“这可就麻烦了”
三日月宗近患上梦游症了。
三日月的看护任务更加艰巨了,老人家不知道会梦游走到哪里去,去得最多的地方是庭园中那颗樱花树的面前。
第二天会发现三日月满脸幸福的躺在树下。

三日月宗近失明第六天。
本丸门口一阵嘈杂。

远征部队终于回归。
歌仙兼定为队长的第三部队在三个时代内进行了远征。
历时三月,第三部队众人都面带疲色,看见本丸内众人来迎接,顿时有了回家的感觉,和众人都抱在了一起。

“今天做一顿大餐,庆祝远征大成功!”烛台切光忠充满斗志的宣布,太鼓钟贞宗跟着嗷嗷叫好,跟着去准备食材了。

第三部队众人卸下武装,鲶尾看着三月未见的兄弟,有些难以开口,被骨喰察觉到,“怎么了?”

“三日月殿下,他,他失明了”鲶尾回答。

————————————
骨喰藤四郎不知道自己是抱着怎样的心情来到三日月的房间前的。

明明是个很烦人的老头子,

在听说他失明后骨喰胸口向被什么堵住一样,呼吸困难。
推开房门。

三日月宗近抱着茶杯,坐在老位置,望着远方。

“哦哦,来了啊,今天是谁呢?让爷爷我猜一猜?是乱,还是小夜啊?”三日月依旧笑呵呵的。
骨喰的视线与三日月天下无双的眸子对上。

“是我,回来了”

三日月宗近梦中熟悉的声音。
“回来了,回来了,回来了就好”三日月宗近旋转着茶杯。

“爷爷我今天又梦见了一样的事呢”三日月宗近一笑,

“不是梦”骨喰说着,坐在三日月的身旁。

“你真的看不见了吗?”骨喰询问,
三日月宗近想到什么似的,抬起手,放在眼前,“看不见呢,以前都是看得见的”,
三日月宗近又望向骨喰的方向,“不是梦”声音是颤抖的。

“怎么样?我的眼睛?”三日月宗近问,

“很美的新月”骨喰回答。

“真的吗?太好了,新月还没有消失。”三日月宗近如释重负的表情。

骨喰藤四郎问“现在感觉怎么样?”三日月宗近努力的睁大眼,却还是什么都看不见,摇了摇头。

“好好休息。”骨喰藤四郎咬着下唇跑走了。

留下三日月呆呆的看着空荡的房间。

当夜,
照顾三日月的人是骨喰。
刚刚远征归来,所有的内番表都没有排他,他主动申请照顾三日月。

“今夜如何?”三日月问。

“一轮新月”骨喰回答,为三日月准备好了床铺。

“失明的这些天,我却看到了我用千年才看完的一切。”三日月抬头望向天空,

“比如三条宗近,足利义辉,丰臣秀吉,高台院 ......”

又看向骨喰“再如大友薙刀,太刀骨喰,胁差骨喰,和现在的骨喰”

“三日月......”骨喰藤四郎不知道如何回答。

男人的面容在月光下更显柔美,新月的双眸即使失去光芒了却依旧美得惊心。

“那时候我也什么都看不见,在盒子里,然后就失去了骨喰,爷爷我看不见了以后渐渐分不清现实和梦境了,以为我再次失去了骨喰”

三日月宗近想要触摸骨喰,却被躲开了。

“三日月,你真的看不见吗?”骨喰藤四郎站在月光下问三日月。

三日月漆黑的世界突然照进了一束光芒,三日月一惊,然后哈哈一笑,
摇头

“看不见”,

“眼前只有绝美的紫藤花。”

评论(1)
热度(38)

© v维恩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