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维恩图

sada酱世界第一可爱,伊达沼民,全员粉。

【黑书】4.Tomber dans ses yeux

【黑书】4.Tomber dans ses yeux
鹤狮子。
标题是歌名系列。
延续黑书第一篇的设定。
日常谈谈恋爱,撩撩狮子,打打鹤丸。
超喜欢这首歌。
超缠绵。
————————————————
【一春】
鹤丸国永很多年以后还记得他们相遇的那一天。
那年的鹤丸国永刚刚走上社会,并不想屈服于伊达家主去本家工作,他宁愿自己白手起家,甚至是去送外卖,或者是坐在广场上卖一整天的冰淇淋。和同族的烛台切光忠一起租了一套房子,一起住的还有同族的两个小辈,大俱利伽罗和太鼓钟贞宗。
那天鹤丸国永坐在墙边卖报纸。
然后他的“公主”从天而降。
把他砸晕了。

鹤丸国永事后回忆,感觉一团重物垂直掉落,正好砸在他头上,他眼前一黑,就失去了意识。
醒来的鹤丸国永被绑在一个仓库里。
这地方好像有点熟悉。
不是以前和隔壁三日月还是小屁孩的时候战斗过的地方吗!
一种不妙的想法涌上心头。
鹤丸国永又看见了旁边地上躺着的人。黑色的洋装,瘦小的身材,金色的长发,紧闭的双眼,吹弹可破的肌肤,纤细的手指。
还处在昏迷状态的“少女”,对他有不可思议的吸引力。
这就是上天送他的礼物?(上天派来从天而降砸晕他的人)
就在鹤丸国永沉迷于美色(?)之时,进来了一群黑衣人。
鹤丸国永沉默的看着这些人。
“把你们老大叫来”确认了家纹以后鹤丸国永终于证实了他心中不好的想法。这些人是三条家的从属,是老熟人的话就好打交道了。
然后一把枪就抵住了他的头。“你们把那个带走!”为首的黑衣人吩咐小弟,鹤丸国永看他们要把人抬走,一急“你们要干什么!我是你们boss的熟人!从小穿一条裤子的那种!”但很显然黑衣人并不吃这套。
“你们要把她带去哪里?”鹤丸国永见他们实在不信,开始着急,他看上的人,不能丢了。“这么多废话,先打死吧”黑衣人淡淡的说,准备开枪。
“靠!”无法交流,鹤丸国永只有暴露底牌,其实他早就解开了绳索。一脚就把为首的黑衣人踢飞,捡起他的枪,抵在他头上,其他黑衣人紧张的看着注意着鹤丸国永的动作,左手翻了翻口袋,手机被收走了,“把手机给我”,黑衣人颤颤巍巍的掏出了手机。
“喂?臭老头?你家是人把我绑了,还有我媳妇,嗯?你问我什么时候有的媳妇?刚刚!总之快点过来解决一下”鹤丸国永把电话拿给黑衣人,接到电话黑衣人吓得脸都白了。立刻恭恭敬敬的给鹤丸国永道歉,把人放了。
“你们刚刚到底要把她送到哪里去?”鹤丸国永问,“上头有个大哥在场子里看上她了,就下了安眠药,结果她抵死反抗,从窗台跳下去了”然后就砸中他了,很好,现在人是他的了。

鹤丸国永高高兴兴的抱着人回了家,美其名曰照顾,实为揩油,毕竟是真的喜欢,所以不会再有其他更多的行为。简单的换个衣服。
然后鹤丸国永就发现了他的公主是个男孩子。
鹤丸国永愣了一秒,又笑了笑。他是无性恋主义,是男是女并不重要,重要的只有眼前这个人。

【春后】
狮子王是本家所有势力唯一的继承人,权力巨大,父母很早就去世,由祖父养大。他从来没有因为出生就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他都是悄悄的埋伏在第一线,兢兢业业的工作着,当一个狗腿的小弟也不是什么坏事。
体质原因他一直都是很瘦,身高也没有同龄人那样高,脸长得还不错(自认),个人觉得是很帅气的。直到他今天接到任务,穿女装去场子里刺探情报,他的同胞们像发现了新天地一般,狮子王的女装可以说是非常好看了,天生自带一种贵气,装扮上像一位英姿飒爽的贵族少女。
一切都是为了任务,狮子王默默接受。
然后就是被下药,跳窗逃跑,昏迷。再醒来就是被脱去了一身的洋装,穿着大一号的衬衫,躺在不熟悉的被窝里。
发生了什么?狮子王很疑惑。
鹤丸国永拿着面包和牛奶进来了。“醒了吗?吃点东西吧。”狮子王警惕的看着鹤丸国永,“你是什么人?”鹤丸国永觉得自己像是被某种大型猫科动物盯着一般,仿佛下一秒就扑上来咬破他的血管。
鹤丸国永把东西放下,举起双手,毫无保留“我是伊达家的鹤丸国永,你昨天把我砸晕了,我也被一起绑了,然后顺便把你救回来了”反正鹤丸国永已经做好了追求眼前这人的觉悟,自报家门是必要的。
狮子王环视了一圈房间,看到书桌上代表伊达家的家纹。狮子王终于放松下来,是自家人。
狮子王也准备自报家门,然后鹤丸国人突然对他单膝下跪。
“嫁给我!”
“哈?”
鹤丸国永在脑内把他们相恋到结婚的全过程想象了一遍,然后脱口而出。
“不,不,是,请和我在一起吧”鹤丸国永赶紧改口。
狮子王觉得眼前的人看起来特别莫名其妙。
“我是.......我叫狮子王,是本家的,继承人。”狮子王一笑,
然后鹤丸国永就呆滞了。
他看上的人,是他最不想去的地方的继承人。

【至夏】
狮子王被接回了本家以后。
鹤丸国永鼓起了万分的勇气回伊达家认错。
然后领了一份工作。
命运是眷顾他的。
他在工作部门再次见到了他的小狮子。
“哟,早上好,媳妇!”鹤丸国永一脸爽朗的打着招呼。但他并没有经过大脑,所以还停留在自我幻想阶段的称呼。
然后鹤丸国永遭到了非人的暴打。
心里苦,需要抱抱
——————————
大家都发现鹤丸国永来以后狮子王的脾气变差了。
爽朗少年变得整天大吼大叫,另外一个从开始就一直作死,不断撩拨着狮子王的底线。
越来越欢乐了。
众人喝茶。看着狮子王把鹤丸国永华丽的踢飞。
不愧是他们的太子爷,身手真漂亮。

【秋后】
是什么改变了他们的命运呢?
和敌派的一次战斗。
倒在血泊里的小狮子。
鹤丸国永赶到现场后目光就被地上奄奄一息的那人紧紧抓住。
鹤丸国永没有想到如此灿烂,背上人就赶紧逃命。
最后无路可走,鹤丸国永把狮子王护在身后,独自战斗。
狮子王眼中一席白衣的那人渐渐沾满了血色,一番死战之后受了重伤,但一波敌人已经被解决,温柔的抚上了狮子王的脸颊
“已经没有什么可怕的了”
狮子王失去意识前最后听到的话。
“我要做你的剑,杀光所有伤害你的人”
“我永远都不会背叛你”
在狮子王是唯一的继承人,必然经历许多的孤独和创伤。或许有背叛,有暗伤,但绝不会是他。
他永远都不会离开他的小狮子。
不知是不是有了感应。昏迷的少年笑得满足天真。

【冬去】
平安夜,两人一起在本家度过。
烛光摇曳下,鹤丸国永邀请一舞。
吻是缠绵,眼是柔情。
“在一起?”
“不是早就在一起了吗?”
一夜的温情。

Je sais bien que tout nous sépare
我明知我们有天壤之别
Je sais qu'il faudrait s'enfuir
我知道我该逃离
Mais je n'irai plus nulle part
可是我哪里也不去
Sans vouloir lui revenir
只想着回到她身边
Sans vouloir nous retenir
彼此牵连
Je veux vivre au bord du vide
我宁愿活在空虚边界
Pour tomber dans ses yeux, tomber
只为沦陷,沦陷在他的双眸
M'abandonner au désir qui s'embrase
任欲望之火将我燃烧
Danser dans ses yeux, danser
起舞,在他的眸中起舞
Je veux tanguer aux accents de l'extase
在狂喜的音符中踉跄而行
Avant que la vie nous sépare
直到命运将我们离散
Avant que l'envie vacille
直到欲望退却

评论(1)
热度(8)

© v维恩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