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维恩图

sada酱世界第一可爱,伊达沼民,全员粉。

【黑书】3.Maniaque

【黑书】Maniaque
三条大佬与源氏兄弟的场合。
maniaque=疯子。配适三条疯人院
食用说明
*三日骨_(:з」∠)_
*源氏骨科
崩坏与放飞并存。
三日骨,三日骨,三日骨*
其实都是三日骨的小甜文(捂脸)
——————————
【栗田口本宅】
那天在家里看到隔壁家族boss三日月宗近时一期一振慌得不行。认真思考了自己没有做过什么错事,应该不是来“清肃”自己家的。一期一振礼貌性的打了一个招呼,“三日月宗近阁下,您怎么来了?”
三日月宗近笑笑,答到“我来接骨喰啊”。
一期一振想到了骨喰跟随源家的髭切学习的事了。源家与三条是表亲关系,通过髭切这层关系认识三日月是完全正常的。只是一期一振没有想到,两人关系好到身为一个大家族中家主的三日月宗近会来亲自接送骨喰。

一期一振打量着笑盈盈的三日月宗近,一个表面精致得可怕的男人,一张脸堪称妖孽,脸上给人的感觉是温柔、随和,实际上也是这样的,被家中照顾得完美无缺,从小接受着精英教育,一直活跃在本家的前线。三日月宗近总是“柔和”的解决问题,实际手段相当强硬,三日月的习惯是直截了当的处理事件,不配合的话,有一万种强制配合的方法,毕竟他家就是生产各种“武器”的嘛。但有一个已经不是秘密的三日月宗近的缺点——他是高级生活残障,每天穿衣打扮都要仆人帮忙的那种程度。
这样的人,来接他家弟弟?如果不是三日月宗近坐在这里,一期一振觉得简直是天方夜谭。
“阁下不必费心。骨喰的话我们家会派专人接送。”一期一振说。三日月宗近摇摇头“不行不行,我要亲自看着小骨头”。一期一振差点跳起来指着三日月宗近问你算老几啊,我这个当哥的都没有跟那么紧。“既然阁下这样说的话,不如由我这个哥哥来接送好了”一期一振总觉得三日月宗近不怀好意,就算增加工作量也要把弟弟保护好。
“一期殿还是新官上任嘛,这么忙,别再给自己找麻烦了吧”三日月拆穿一期一振。“其实是最近发现了一些跟在骨喰后面不怀好意的小老鼠,有点担心他了”三日月宗近终于解释自己行为的意义。
“真的吗?”一期一振一惊,“真的哦,已经抓起来好好疼爱过了哦,把大老鼠也揪出来了,大老鼠就交给哥哥处理吧”三日月宗近拿出一个文件夹交给一期一振,一期一振心怀感激的收下了文件,“呀呀,骨喰也是我的‘家人’嘛~”三日月宗近意味颇深的一笑。

骨喰刚好从楼上下来,三日月宗近热情的上前打招呼,一期一振还没来得及反应,三日月宗近就揽着骨喰的肩走了,“一期哥,我出门了”骨喰还是打了一个招呼。一期一振看三日月宗近还是格外的不爽。

骨喰坐在副驾驶,三日月驾车。石切丸对三日月居然会开车的评价是“他头脑一向很好,什么都一学就会,所以对日常生活也失去了热情”
很显然,三日月宗近找到了自己生活的热情。他会早早的爬起来,考虑自己该穿什么会让别人看起来舒服;他会考虑该不该喷香水,思考着少年会喜欢什么样的味道;他会开着车,亲自接送少年。
简直就是恋爱中的花痴少女,今剑评价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说,他和骨喰上辈子就认识了。
但是骨喰忘记了。
就算骨喰忘记了他,他也会牵着骨喰走完今生。
超现实主义的单方面妄想。小狐丸评价三日月宗近。
不得不说髭切收徒也是有暗幕的,本家宴会上第一次见到骨喰时,三日月宗近就打起了小算盘,想尽各种方法接近骨喰。拜托了髭切,那位十分热爱看戏的表亲马上就答应了。
骨喰多次问起三日月宗近为什么会执着于他。三日月宗近只回答“我们前世就在一起了,你忘记了而已”。

【三条本宅】
岩融单手俯卧撑中,今剑坐在岩融的背上,一边吃爆米花一边看电视。小狐丸一副瘫痪的样子陷在懒人沙发中,也在看电视。石切丸并不在的样子。
骨喰一进门就看到这副光景。第一次见识到时相当震惊,但现在他已经习惯了。向众人打了一个招呼,骨喰就要去别馆找髭切了。岩融突然哈哈大笑,“骨喰,来帮我一起做运动吧?”骨喰面无表情的看着岩融,三日月形容他是“肌肉笨蛋”脑髓都被肌肉吸收了。“不行哦,小骨头是爷爷我的”三日月宗近自称“爷爷”,他说这样显得自己很高深莫测。“哦,老头子要来比试一下吗!”岩融突然兴奋起来。
小狐丸已经陷在沙发中,没有看一眼旁边的人。
“骨喰迟到的话髭切可是很恐怖的哦,你知道的吧”三日月一笑,搬出了髭切这尊大神。“嗯嗯嗯,说得对,比试的事情,骨喰学习结束再说吧。”岩融双手赞同。
【别馆】
源氏是三条家的亲族。
关系很好,
髭切和三日月还有五条的鹤丸,三人是从小玩到大的“恶友”。
髭切和膝丸很少回到源氏本宅居住,多是住在三条家的别馆。
髭切受不了源家老旧的气氛,会影响到他的研究心情。
做军火生意的家族里走出的一位生物学家和一位医生。在旁人听来是匪夷所思的,两兄弟并不在乎家族的反对与外界的议论,都只想走自己希望的路。

骨喰被髭切收为弟子后就和他们两兄弟住在别馆。
骨喰和髭切很像。
对一件事的执着程度,能让他们忘记一切。比如髭切,明明可以记住上万的生物知识,却记不住自己弟弟的名字。
“诶,那个,肉丸,帮我倒一杯咖啡好吗?”髭切笑着说。“兄长,我叫膝丸,你的咖啡。”膝丸忍着哭泣的心,认命的被叫成各种各样的奇葩名字。
“老师”骨喰进门,顺手把跟在后面的三日月关在外面。“哦呀,小骨头晚上好,还有,嗯...三个月亮?”髭切笑着向两人打招呼。“真过分啊髭切,明明很好的记住了骨头”三日月抱怨。“因为是骨头啊”髭切笑到,其实只记得“骨”,并记不得“喰”,反正爱称小骨头就可以了。
“你可以离开了”膝丸推走三日月。“诶,等等爷爷我还没和骨头说告别!”被无情的送走了。世界恢复平静。
“有人送了一些外国点心,我一会拿上楼给你。”膝丸说着拍了拍骨喰的头,骨喰点点头,表示感谢。骨喰喜欢和髭切呆在一起。可能是因为气场相近的原因,爱屋及乌,骨喰并不讨厌膝丸的照顾。骨喰是很认生的,面对外人,脸上写满了“生人勿近”。
在外人看来,髭切和膝丸是“异类”兄弟。性格差别很大,而且髭切我行我素的作风在外人看来十分反感,膝丸则很“老实”,本分的救死扶伤,一个正义感十足的主治医生。源家在推举家主时膝丸的呼声更高。但膝丸拱手让给髭切,髭切显然对家主之位毫不在意,就算成为了家主,也没有真正去管过什么,家族事物还是由膝丸代理。
膝丸向髭切宣誓过。“我的家主只有兄长一人”
有这句话,没有这句话。都不是很重要。在两兄弟心中,都只有彼此的存在。就算髭切表面上看起来不在意,甚至还忘记了他的名字。但弟弟的存在对他来说是唯一的,他对弟弟的好,只有膝丸一个人知道就够了。
——————
夜已深。
凌晨两点。
“哥哥,已经很晚了。”膝丸忍无可忍,先不说髭切,常年熬更守夜的研究对身体造成多大的影响。就说骨喰,还在成长期,长不高了怎么办?栗田口的家主会提着刀过来吗?
两人一致的看看膝丸,看看对方,继续埋头讨论。两个疯子看来还没有困。膝丸苦恼,决定采取措施,“好了,到这里为止了”膝丸抓住两人的笔。“骨喰快点给我去睡觉,哥哥快点把东西收拾好!”强硬的语气。
“弟弟你在开玩笑!”髭切一脸苦恼,膝丸看看房间的状况,这间髭切专属的书房,常年不用人打扫的,乱得只有两个人的位置。
收拾好,开玩笑的吧。
膝丸认命的叹气。
“好了好了,快点睡吧”膝丸推了推骨喰。
骨喰点头“晚安”然后离开。
膝丸随手帮髭切收拾了一下,髭切在这时突然从身后压制住膝丸。
“我的哥,你干什么!”膝丸挣扎了一下。“诶,弟弟你生气了?”髭切依旧笑着,“没有哥哥睡不着觉吗?”髭切伏在膝丸身上,对着膝丸耳根吹气。
“笨,笨蛋!”膝丸不知道是害羞,还是气的吼了一句。脸上泛着漂亮的粉红。
“好了,走了,睡觉吧,困死了”髭切把膝丸拉起来,揽着他的肩膀说。
“刚刚还很精神的人是谁啊!”
“不知道,大概是骨头小朋友吧”
“人家早就乖乖去睡了!”(还在和兄弟发短信的骨喰打了一个喷嚏)
“那就是弟弟丸”
“我,我....”
膝丸想了想,他确实很精神了。倒是髭切,现在一副困到死亡的表情。
“晚安,哥哥”
“晚安”
相似的黄金瞳相对,又同时闭上。
进入梦乡
他们都是疯子。
眼中只看得到彼此。
为彼此疯狂至死。

评论
热度(15)

© v维恩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