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维恩图

sada酱世界第一可爱,伊达沼民,全员粉。

【黑书】1.Je mise tout

Je mise tout
(大概会成为一系列套文)
食用说明
鹤狮子
现代设定,异能√
放飞自我。
_(:з」∠)__(:з」∠)__(:з」∠)_

“新的一局开始了,您的赌注是什么,鹤丸先生?”
......
.....
鹤丸国永在放满冷水的浴缸中醒来,颈椎疼痛得几乎要折断,鹤丸国永就着冷水抹了一把脸,回忆起昨晚彻夜的荒唐赌博。
————
你可能误会了什么。
这不是一次简单的赌博。
赌注没有金钱。
也不是人体器官。
更不是人身契约。
他们是正经的黑社会。
对自己人开放的赌博。
赌注是回忆。
手气背到极点的鹤丸国永几乎把自己从小到大的所有蠢事全部抖了出去。并且连带隔壁组织老大三日月宗近的糗事一起公诸于世。
既然要丢脸,还是拉一个垫背的。隔壁那位比他更爱面子。
平时脸皮厚过天的鹤丸国永难得的脸红了,丢脸到把自己灌晕,不去想那些下属可能对他的嘲笑。
然后把自己的回忆几乎输光的鹤丸就看见地上笑成一团不明物体的狮子王了。
这家伙,没有输过。
鹤丸国永很不爽。
    狮子王是本家boss的亲孙子,俗称小太子爷的存在。当然,他也是鹤丸国永的搭档。
狮子王和组织内部的所有人都打成一片,并没有人把他当作高高在上的太子爷,就是当成一个兄弟一样处。毕竟没有哪家的正经太子爷是会抱着自己宠物笑得在地板上打滚的。
    看见搭档一脸要杀人的表情。狮子王整理了一下自己要笑歪掉的脸。“继续吧”
——————
“鹤丸先生,您又输了”
鹤丸捂脸,从头输到尾,他都要怀疑是不是这群人在骰子里做了手脚了。
“请开始你的表演”
鹤丸国永想打死对面可以吗?不,要忍耐,那是他的手下小弟。
“我想不到我还能说什么了,干脆你们直接问啊!”鹤丸烦躁。
“说起来鹤丸先生的恋爱生活一直是迷”一个小弟说到。
“恋爱的话有的啊!”鹤丸国永很干脆的说,“就是这个啊!”鹤丸国永指了一下缩在一边吃烧烤的狮子王。
众人一脸迷茫的看向狮子王。
“鹤丸国永你皮痒!”炸了毛的狮子王一个扫腿,冲上去勒住鹤丸国永的脖子,成功制服了鹤丸国永。
鹤丸国永说这话的时候显然没有经过大脑。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就约好了不公布。
因为喝高了,鹤丸国永没有经过处理就什么都说了出来。
狮子王气得想咬死他。
众人尴尬了笑了笑。全当无事发生,各干各的。心里面暗自猜想着两个人到底是怎么样搅到一起去的。
——————
两个人的日常相处模式是非暴力不合作。狮子王,阳光大男孩,看起来就是一个还在高中念书的篮球男孩,武力值比看起来要可怕的多,尤其是他那团谜之宠物,其实是某种恐怖的大妖怪。鹤丸国永以诡计,出其不意的手段混迹在组织上层,见识过他手段的人形容,鹤丸国永是恐怖的,在他面前任何人都只剩一副骨架。只能任意的被他剥皮拆骨。
平时鹤丸都是一副跳脱的样子示人。经常以各种方式骚扰狮子王,然后被狮子王打趴下。
现在的鹤丸已经要被狮子王打成鹤饼了。
鹤丸觉得自己在不逃就来不及了。
狮子王又一拳打在了地板上,“啧!”狮子王不屑的转过头。
鹤丸国永漂浮在半空中。
鹤丸国永的异能,没有人具体能说出到底是什么,包括他自己。他能漂浮在空中,他就像一个分子,融在世间的每一寸。
如果他这么做了。他就会死。
他从没尝试过。
——————
“呐,小狮子,今天晚上陪我吧”鹤丸国永不知死活的挑着狮子王的下巴说。“你想我怎么陪你?你想当沙包,还是想当人柱?”狮子王忍耐着现在打死他冲动。
鹤丸国永下巴搭在狮子王肩上,双手环抱着狮子王纤细的腰肢。在狮子王鬓边落下一吻,轻轻的说“想当按/摩/棒”,并恶趣味的像耳根吹了一口气。
狮子王红着脸把人一把推开。
转身走了。
鹤丸国永笑嘻嘻的跟在他身后。
——————
房间内,
两人喘息着,狮子王的衣服被一件件脱下。
鹤丸抱着狮子王。
事情要向下继续发展了。
........
.......
怎么可能
如果真的向下发展了。
他今天早上怎么会在冷水缸里醒来。
鹤丸国永冷静的思考了一下昨天最后发生了什么。
——————
鹤丸国永跟在狮子王身后。
然后拉住他了。
当着众人热吻。并收获了一巴掌。
然后鹤丸国永把狮子王的外套运动服扒了,看见了黑色的小肚兜。
他吹了一个口哨。
左脸也来了一巴掌。
鹤丸国永像一个婴儿一样赖着狮子王不放。
鹤丸国永打了一个酒嗝。
然后吐在了狮子王身上。
————————
杯具就是这样发生的。
鹤丸国永从冷水缸里爬出来。
已经着凉了。
打着喷嚏,哑着嗓子。
打了一个电话。
连接到联系人——小狮子
“对不起啊,媳妇儿——”
被挂断了。

设定大概是。
本家

各大组织
三日月宗近,鹤丸国永等人是组织的boss,头上还有boss。
狮子是给家里打工的宝宝。

评论(2)
热度(19)

© v维恩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