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维恩图

sada酱世界第一可爱
伊达沼民
全员粉。

【本丸日常】流浪者的灵魂

食用说明
小龙景光X浦岛虎彻
日常向。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小龙的立绘一下子就想到了虎弟【金橘毛色配一脸】【蓝色衣装什么的】,听了小龙的语音觉得和虎弟更配了。
一个流浪者。一个探索者。自由的流浪着的灵魂,会互相吸引的吧。
——————————————
浦岛虎彻,是一个好孩子,家里有一个性格别扭并对他教导严格的二哥,因为二哥的严格,所以浦岛更喜欢二哥不在时,可以和大哥放纵的大玩特玩。于是这就是他为什么中午过后才起床的理由。
被蜂须贺哥哥知道了一定会死得很惨,嗯。我指的是大哥。
浦岛准备摸到厨房看看有没有中午的剩饭可以填肚子。
天气很热,阳光很刺眼。浦岛刚站在厨房门口,突然有人拍了他一下,还没有转过身来,浦岛感觉自己被什么人抱了起来,浦岛以为是大哥或者是抓他偷吃的烛台切之类的。
这个高度,应该是烛台切吧。
没有短刀矮小但胁差依旧是一个小个子。被这样一抱起来久违的看到了高处的风景。
浦岛准备认错了。
却听到远处传来他二哥愤怒的吼叫
“新人!快把我弟弟放下来!”
新人??!浦岛感到一阵迷茫。
“小龙,快把浦岛放下来!”传来的烛台切的声音。烛台切在那边,那这个是,新人吗?太刀?
“切~”下方传来不情愿的声音,浦岛被放在了地上,眼前是一个非常华丽的男子,金色的长发,蓝色的大披风。“你好,我是备前长船派的太刀小龙景光,寻找着主人四处漂泊流浪的旅人”
男子非常的高,似乎要比烛台切更高一些,“浦岛,对不住了,这孩子他有点兴奋过头了”烛台切一派犯错孩子家长的语气向正气上头的蜂须贺和还在发呆的浦岛道歉。

烛台切拉着小龙景光几番道歉,后者毫无自觉,还在和浦岛摆手打招呼。蜂须贺原谅了烛台切却没有原谅小龙景光,看他不顺眼,拉着浦岛走了。临走时,小龙景光还向浦岛挥手告别“待会见啦,小可爱”
——
虎彻派屋内。
大虎悠闲的躺在地板上,看着电视里播放着的肥皂剧。享受着没有傲娇与小屁孩的假日。
下一秒。
门被粗暴的打开。
蜂须贺气冲冲的走进来,狠狠的瞪了一眼长增祢虎彻。然后又走了出去。
状况外的大虎一脸懵逼。莫名其妙的又被凶了是什么情况。
长增祢问浦岛发生了什么,浦岛把小龙景光的事说了一遍。大虎冷静的听完,不冷静的站起来,拔出本体“哪个小兔崽子欺负我弟弟!”
浦岛费尽全身的力气才拉住愤怒的弟控。
——
小龙景光跪坐在烛台切面前。
烛台切忧虑的看着眼前的问题儿童。
“以后注意一点,在本丸不要太胡闹了”烛台切语重心长。
“是——知道了——”对面却非常的敷衍。
“你到底是为什么要去招惹浦岛啊?”烛台切不解。
“诶,我只是很喜欢小小的东西而已啊”说得大义凛然。不远处的一期一振带有杀气的盯着小龙景光。
小龙景光被盯得发怵。烛台切连忙向一期一振道歉,说这孩子其实没有恶意的,只是喜欢和小孩子做朋友而已,不太会说话。
一期一振强行温和的微笑了一下,带着弟弟远离了这里。
“你到底想给我找多少麻烦啊”烛台切烦恼。
刚说完,烛台切就发现。小龙景光没影了。什么时候跑没的??
——
夕阳。
茜色洒满了庭园。浦岛用小水壶给龟吉浇水散热。
“哟!”
熟悉的声音,是早上的小龙景光。
“小龙先生为什么穿运动服要披披风呢?”浦岛问,这个问题大概就像在问山姥切为什么要在运动服上裹破布一样。
小龙景光尴尬的咳嗽了一下,并不向他解释。“不用叫我什么小龙先生,叫我小龙就好了,你叫什么名字”
浦岛突然反应过来没有自报家门。“我叫浦岛虎彻!”
“你好哟,小浦岛”小龙景光正式的打招呼。
“为什么要加个小!”虽然和他比起来真的很小。
“因为小小的东西很可爱”
无法反驳。
——
“说起来,小龙你说你在流浪?”
“对啊”
“那你一定去过很多很多地方吧!”浦岛兴奋得要跳起来了。
“嗯哼,当然”小龙景光自豪的说
“那你去过龙宫城吗!”浦岛期待的看着小龙景光。
小龙景光捏着下巴思考龙宫城是哪里。无果
“抱歉了,我没有去过”
浦岛低沉下来,
“我们可以一起去找龙宫城啊!”小龙景光说。
那一刻,小龙景光仿佛在浦岛眼中真正倒映着大海......

评论(1)
热度(14)

© v维恩图 | Powered by LOFTER